第八百二十四章 闯祸了(三更)(1/2)

第八百二十四章 闯祸了(三更)

第八百二十四章 闯祸了

五月的京城,炎热开始流淌,高楼大厦也多了一丝浮躁,只是游人一如既往地来往。

现代化气息与悠久历史底蕴碰撞产生的裂痕,冲击着人们视觉的美感,也是京城这座千年古都的缺憾,但不影响它的独特之处,天子脚下,始终比其余城市多点森严王气,恢宏气派,还有一个市井小民都深以为然的认知,藏龙卧虎。

没有人能断定,今天还在胡同弹唱的女孩,下一刻不会红遍大江南北,也没有人敢断言,穿着拖鞋咬着雪糕的猥琐大叔,不是花旗银行的贵宾,就连街头擦肩而过的车子,也可能坐着大人物,京城,太多的奇迹,成就太多人的梦想。

然而,并非每一个人都能成为这座城市的宠儿,更不可能人人都扎根京城发迹,有很多人成功,但有更多人失败,二八法则适用于任何一个行业,不过有一个地方,大多数京城市民乃至华国民众,都坚信他们是天之骄子,未来栋梁。

京大,华国人民心中的教育图腾。

昔日的京师大学堂,如今是华国历史最悠久最著名的学府之一,不管华国怎么发展经济怎么富裕,多少人渡洋求学,它始终是华国高校的一座标杆,学子的圣殿,父母的庙堂,不可否认,进入这儿的学生,绝对算十几亿人中的骄子。

柳絮飘飞,夕阳西照,又是一个日落时分。

绿树环绕朗朗读书声的未名湖,曾是清朝巨贪和坤宅邸淑春园的一隅,随着岁月流逝,师生的沉淀和推崇,跟博雅塔一样衍变成京大的象征,也许它积淀百多年的人文气息,不属于京大的人,驻足湖畔,八成会产生教徒朝圣的心境。

虔诚,激动。

此刻,湖畔的凉亭中,一个白衣青年坐在石凳子上,手里捧着一本《宏观经济学》,目光平和的翻阅,但给人的感觉却不是在看,而是在审视,因为看,只是泛泛的浏览,而审视则可以发现每一字后面的内容,吃透其中含蕴的精神。

白衣青年的半个身子被夕阳笼罩,斑驳的金黄中,他的身姿,仍然保持着挺拔,但在挺拔之中,又含蕴着一股悠然和凝重,悠然的如同不远处的碧绿柳树,伏昂之间自得天地之趣,凝重的仿佛是云雾中的山脉,有着深不可测的幽思。

这两种感觉,原本是一种矛盾的对立,但在白衣青年的身上,却得到了和谐的统一。

这是一个读书的好地方,不少抱着书本的京大学子却无法靠近,不是白衣青年气场强大的惊人,而是散落四周的衬衣保镖,阻挡了一切陌生人的靠近,彬彬有礼却不容置疑,学子茫然,不解甚至愤怒投诉,可最终结果还是低头离开。

这些保镖,全都带着枪械。

“哗啦!”

一阵微风吹拂过来,掠起了湖水中的波纹,也掠起青年手中的书页,微风的清爽,让他把目光从书上收了回来,随后深深呼吸一口气,抬起头望着笔挺的博雅塔,喃喃自语:“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小日子,还真是悠闲啊。”

“也不知墨七熊他们情况怎样了?”

白衣青年正是叶子轩,在华海取出子弹跟母亲见过一面后,他就被锦衣令秘密送到京大养伤,一个京大领导腾出来的小院子,占地五百多平方米,前后住的都是国宝级人物,来往无白丁,锦衣把他丢在这里,确实可以遮掩不少耳目。

这是这个居住,可以说软禁,也可以说保护,说软禁,是因为锦衣不让他跟外界有任何接触,电视、手机、网络全部切断,也不让他人拜访叶子轩,院子里更是只有家具和书籍,说保护,是守卫全天候贴着他,不让他受到半点伤害。

叶子轩耐得住这种日子,当年在山里熬过更让人心悸的寂寞,只是他心中有不少牵挂,不知道各方博弈到什么地步,也不知道墨七熊他们是否还好,所以这种悠闲日子总是无法过于淡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结束这种日子。”

“叶少,差不多天黑,咱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当叶子轩放下书本拿起保温瓶喝入茶水时,那名被人称呼为苗姐的中年女子从暗影中走入进来,毕恭毕敬向叶子轩发出询问,虽然他们限制着叶子轩跟外界联系,每日自由活动的地点也有限,但不代表他们对叶子轩不够客气和礼貌。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