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七章 这一局,怎么破?(1/2)

第七百六十七章 这一局,怎么破?

在叶子轩从万学平探听到龙文静传说的第二天,一列车队奢华低调的驶向了京城香山。

四月底的香山郁郁葱葱,空气很是清新,山腰间有一大片园林式的建筑群,规模不小,远远望去很有气派,周围风景秀丽鸟语花香,在喧闹都市呆久的人来到这里,绝对会被宜人景色陶醉,现在的繁华京城中很难有这里的清幽宁静。

香山是一块风水宝地也是京城不错的游览区域,而这里别墅区几乎为新旧国家领导人所拥有,普通人连踏足的机会都没有,其中山腰间一栋苏联风格的老旧别墅更是戒备森严,难得来这里休息的宋天儒端坐在木椅上翻看着内参报纸。

脚底的水池,几只金鱼来回巡游,阳光一照,斑驳美丽。

六十的老人因岁月流逝瘦小了身躯,但依旧不怒自威带给人无形的压迫感,带有皱纹的老人、青苔斑驳的老式别墅、清澈见底的小水池,构成了一副和谐的画面,只是宋天儒的脸色有一点阴沉,他的心思并非全在军委的内参报纸上。

上面的报纸,有着这样一个消息,身为东北行营指挥官的燕战雄,一改愿意裁兵十万的态度,打着老毛子和朝鲜可能动乱的幌子,要求维持东北三十八万的编制,同时增加两成军费完善武器,还说裁兵该裁掉没多少意义的武汉军区。

只要撤掉武汉军区,再裁掉其余军区的三成后勤人员,百万裁军目标轻易可达成。

宋天儒对此很是恼怒,华国八个大军区,三个跟叶无锋有关,两个跟张元勋有关,一个姓沈,一个姓赵,还有一个姓宋,而武汉军区正是姓宋,燕战雄毫不避忌武汉军区的愤怒,当众抨击后者没有存在的必要,摆明是冲着宋家来了。

最让他恼火的时,除了张家子侄掌控的两个军区沉默外,其余军区都纷纷附和,一副要对武汉军区痛下狠手的态势,宋天儒一度以为是叶无锋还在怀恨航班一案,所以唆使燕战雄他们对宋家进行打压,夺掉宋家在军中的作用和存在。

可是最后一想又不对,真是叶无锋要打压自己,根本不需要这么麻烦,直接召开一个老干部会议,就可以轻易对武汉军区一记重击,而且宋家和沈家这两个名额,当年还是叶无锋摊薄叶家军权让出,他如要收回去,不会有太大难度。

不是叶无锋针对自己,那就是燕战雄发难了,可是自己跟那家伙没太多冲突,平时见面也是谈笑风生,燕家逢年过节还对自己也有问候,怎么突然对自己下这狠手了?在宋天儒念头转动之间,一名配枪的警卫员跑了过来,低声一句:

“宋老,宋少来了。”

宋天儒收敛情绪:“让他直接到这里来。”

警卫点点头,转身去叫宋禁城。

没有多久,一身白衣的宋禁城出现,手里还提着一份早餐,脸上笑容一如既往恬淡:“伯伯,怎么跑到这来度假了?这边虽然空气不错,但蚊虫也多,很容易被叮几个包,对了,我来的路上,看时间有点早,就买了几个丰庆包子。”

宋天儒驱散几分沉闷,扬起一丝和蔼笑意:“我已经吃过早餐了,你该知道,我都是五点半起床,现在七点半,哪能还没吃早餐呢?那会饿坏身子的,不过你伯娘还在睡觉,你这份早餐可以留给她吃,她就喜欢丰庆的包子和豆浆。”

“伯娘现在还没起床啊?她真是会保养!”

宋禁城脸上涌起一丝笑容,把早餐交给警卫放去餐桌,随后拉过一张椅子坐了下来:“大伯,好不容易放两天假休息休息,你却依然不忘记捧一本内参来看?这假期放了跟没放一样,你该把它收起来,不然被伯娘见到就要生气了。”

他还直接把老人手里的内参拿过去,准备放在一边不让老人继续工作,可是就要合上的时候,一眼见到宋天儒刚看的消息,神情微微一怔,随后就见老人叹息一声:“你当我不想休息两天,可也要休息得下,燕战雄忙着捅刀子呢。”

宋禁城迅速扫过内容一眼,随后低声问出一句:“叶老的复仇?可藏区位置都让出来了,宋叔也死了,还不满足?”

宋天儒拿起一包鱼粮,坐在椅子前倾身子:“不是叶老干的,是燕战雄对我们不满,所以就着裁军一事向我们发难。”他往水池撒了一把鱼粮:“只是我暂时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让这笑面虎撕破脸皮叫板,搞到现在这尴尬境地,很是头疼。”

他清楚燕战雄的性格,吃软不吃硬,认定的事情还相当固执,要化解他的发难,很是棘手。

“伯伯,这事交给我去处理吧,我会想法子探清,究竟是哪个环节有了误会?”

宋禁城忽然想起不久前的一件事:“莫非是上次的茶楼刺杀有关?燕战雄以为那几名狮山杀手是我们派出去的?可那些人跟我们没半点关系,再说了,他们全被杀了,燕战雄怎会怀疑到宋家头上?是哪里出了误会,还是叶天龙引导了燕战雄?”

“不要太多猜测,查一查,得出最准确的答案。”

宋天儒看着水里争抢的鱼儿,叮嘱宋禁城一句后问道:“对了,袁玉川一事怎样了?”

“一切顺利。”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