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355章 干饭(为‘烟灰黯然跌落’白银加更4)(1/2)

长安的宗室也分高低。

立国时的那批宗室当年也曾叱咤风云,甚至有人统领大军征战一方,为皇室大将。也有人辅佐帝王理政。

但立国后,皇室掌兵就有些不合时宜,在朝中为官更是明晃晃旳碍眼,于是宗室渐渐就远离了军队和朝政。

手中没了权力,要想保持影响力只有两条路,其一是和皇帝的关系,其二是威望。

威望在许多时候可以理解为拉帮结派。

和梁王比起来,赵王的朋友更多一些,于是威望更高一些,号召力更强。杨松成想找个宗室女婿,就这两家竞争力最强大。

本来一切都好好的,大伙儿竞争一下,也顺带给老杨家造个声势,但李索下药,李志动刀,一下就把两个金龟婿给废掉了,杨家的女儿据闻很是恼火,说不嫁了,回头找地方出家。

在李索看来,梁王府就是个比青楼还脏的地方,所以哪怕李志条件不错,仅此一条就不可能成为杨氏的女婿。

能宠妾灭妻的男人,兴许哪日看着儿媳妇动心了怎么办?

别人说这话,大概会被骂成狗。

可皇帝现在的宠妃就是前儿媳,这个怎么说?

李索并未把李志当做是对手,可没想到却阴沟里翻船,栽在了他的手中。

杨氏女婿美梦成空,继承赵王府凭空多了艰难。

李索咬牙切齿的道:“动手!”

张文策马疾驰。

双方距离越拉越近。

张文突然从马背上飞掠过去,半空中暴喝一声。

一拳。

卫王回首,同样是一拳。

呯!

卫王的身体颤抖了一下,战马长嘶一声,竟然加速了。

张文倒飞回来落在自己的马背上。

“如何?”李索问道。

张文说道:“他受了伤。”

“那匹马颇为神骏。”李索有些狐疑,“一般人无法拥有这等骏马!”

张文眯眼看着前方,“先前那一拳,那人尽数挡住,却不肯把力卸在战马的脊背上,可见爱惜此马。是个痴人。”

“痴人?”

“没错,不是痴人,谁会为了一匹马受伤?”

李索笑道:“没想到李晗在这里倒是认识了些人,痴人,死去的人才是痴人。”

张文一边催动战马,一边调匀内息,“小郎君放心,只需再拼一拳,那人定然就撑不住了。”

“好!”李索抬头看去,远方早已失去了李志的身影。

“兄长救了他,他却一去不回头,梁王府的兄弟之间,果然情深义重啊!”李索笑的格外的萧索。

赵王府的兄弟情义比塑料也好不到哪去!

张文看了他一眼,“小郎君放心,回头寻了好伤药,兴许这刀痕就能复原。”

“宫中女人为了美颜,愿意把灵魂交给厉鬼,可有疤痕的依旧有疤痕。赵王府虽说资源不少,可能与宫中相比吗?”

张文叹道:“李志该死!”

“我下泻药认了,那无伤大雅,不会损及他们的前程。”李索冷笑。

张文说道:“李晗愚蠢,李志阴狠,梁王府的下一代没指望了。”

“赵王府呢?”

李索问的漫不经心。

张文深吸一口气,“想来那些能与小郎君争夺继承王爵的兄弟,都会出些小事,或是名声扫地,或是……断胳膊断腿。”

“不要喊打喊杀,毕竟是兄弟。”

“是,小郎君仁慈。”

作为赵王府倾力培养的继承人,李索拥有的资源不是其他兄弟能比拟的,只需动用一些,就能让其他兄弟退出王爵继承权的争夺行列。

但还得要看父祖的意思,若是父祖依旧疼爱他,会默许。若是父祖觉得他再无希望,那么就会制止。

就如同后宫女人争宠那样。

张文突然长啸。

原来,双方的距离已经拉近了许多。

这声长啸就是警告之意,再不停下,就不死不休。

“哎!丢下我,反正他也不敢杀我!”

“可他会羞辱你。”卫王反手搂住了李晗。

“你不是常说我不要脸吗?羞辱就羞辱吧!”

“你不要脸,那为何来救你阿弟,别说你和他有什么兄弟情义。”

母亲去后,李志因为还小,就被接到了李珍那边抚养,别的不会,把李珍的寡情和阴毒学了个底掉。

“我答应过阿娘。”

“你阿娘去了多年,再说,你那阿弟就是李珍第二,你阿娘在地底有知,定然也不愿你去救他。”

“你何时这般尖嘴利齿了?”李晗挣扎了一下,没挣脱,“他若是没了,我也就没了家。”

卫王默然。

李晗问道:“哎!那你为何来救我?”

卫王板着脸,“你吃我的,喝我的,欠我多少?”

“没听过债主救欠债人的。”

卫王说道:“你说过做本王的军师。”

身后掠空声传来。

“扛不住了,拉开面巾吧!”

军师在身后苦笑。

卫王回首,轻轻一拉。

面巾被风吹走。

“是卫王!”

张文就像是中箭的大鸟,从半空中落了下来。

“是他!”李索身体一震,咬牙切齿的喊道:“张文。”

张文落地,旋即身体前冲,“小人在!”

“把李晗弄下来!”

他想看看,自己手握李晗,李志是否能无动于衷。

“把消息传回去,我要让李志声名狼藉。”

“领命!”

张文身形快速闪动,竟然迅若奔马。

近前后,他伸手抓向李晗。

卫王反手一拳。

呯!

卫王的身体摇晃了一下。

张文狞笑,“还请大王避让!”

在宗室看来,除非皇帝废掉杨氏,改立乔氏为后,否则卫王再怎么折腾也进不去东宫。

太子之外的皇子,那就是个闲散宗室。

只要不下狠手,赵王府怕了谁?

想到这里,张文心中大定,但内息却撑不住了,止步,等战马过来跃上马背。

这一段官道坑洼较多,两边被迫减速。

两侧是田地,能快速通过,但不小心马蹄陷在里面比较危险。

李索喊道:“包抄!”

护卫们从两侧田地冲了过去。

一骑长嘶,却是踩到了泥坑,战马跌跌撞撞的跑了几步,止步不前。

但更多的护卫冲了过去。

张文笑道:“咱们人多,磨也能磨死他!”

哒哒!

哒哒!

前方出现一骑。

看着懒洋洋的,甚至还伸手在眼前搭个凉棚。

“好热闹!”

两翼的护卫已经和卫王平行了,正准备超越拦截。

“滚开!”

有护卫冲着前方的男子喊道。

哒哒哒!

马蹄声连绵不绝。

前方,百余骑出现,正在加速。

男子笑道:“我说你们这出门时还好好的,怎地现在吐血的吐血,瘸腿的瘸腿,干啥了?”

卫王没好气的道:“后面是赵王府的好手,你那修为闪开些。”

杨玄嘿嘿一笑,“好手?我也有啊!”

后面百余骑加速赶到了他的身后。

屠裳一杆长枪在手,盯住了张文。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