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322章 宫中台阶有些高(为‘庞煌’加更)(1/2)

春天,万物复苏。

但杨玄依旧没回来。

周宁坐不住了,令人准备礼物。

“娘子可是要回娘家吗?”

怡娘进来问道。

“回去问问子泰的消息。”周宁拿着个木匣子,外面写着字:回春丹珍藏版。

这是杨玄私下打造的送礼版本。

“娘子安心。”怡娘轻声道:“老贼机警,老二修为越发的高深了。。还有一个屠裳在,除非是被大军围杀,或是被一群好手围困,否则郎君必然能回来。”

“可西疆那边却没有消息。”周宁说道:“阿耶总是说无恙,可若是好消息,他就该不耐烦了。”

周宁带着礼物回到了娘家。

“阿宁!”

春天来了,但天气依旧有些冷,周勤正在后面溜达,见到孙女来了,招手道:“上次你做的药酒不错,可还有?”

周宁摇头,“这酒不能多喝,否则适得其反。”

周勤冷着脸,周宁说道:“要不换一种吧?”

“还是阿宁孝顺!”

周勤觉得儿子可以丢掉了。

等周宁拿出一坛子药酒来,他迫不及待的打开塞子。

“阿翁小心!”

一条毒蛇猛地从坛子里探头,张嘴就咬。

周勤的修为自然不可能被咬中,屈指一弹。

“阿翁,别弄死了。”

娘的!事情就是多!

周青干脆撒手不管。

周宁轻盈的握住了毒蛇的七寸,随手丢进坛子里。

“阿翁,这酒再泡半年就能喝了。”

“想毒死老夫?”

“这個药酒对阿翁的病情颇有些帮助。”

“这酒老夫没法下口。”

“那就给阿耶吧!”

周宁逗弄着好酒的祖父。

晚些,她问道:“阿翁,子泰还是没消息吗?”

周勤摇头,“估摸着是在西疆那边有些事。”

“可是出事了?”

“哎!”

周勤叹息一声,“说是和人比试,两败俱伤,子泰伤了经脉,正在养伤。”

先忽悠过去再说吧!

在家吃了一顿饭后,周宁带着更多的礼物回去。

回到家中,怡娘来了。

“娘子,可有郎君的消息?”

周宁坐下,“阿翁说子泰在西疆与人比试两败俱伤,伤到了经脉, 正在养伤。”

怡娘说道:“不能。”

周宁点头, “就算是伤到了, 他也会令人送来书信,令我安心。”

周勤父子都是那等大男子主义,自然不会想的这般细。

“唯有一等可能, 子泰遇到的麻烦,比自己命脉受伤更严重。”

周宁当机立断, “令人去西疆打探消息, 越来越好。”

韩石头在宫中也在牵挂着杨玄。

开春了, 皇帝和贵妃的歌舞事业也开始了。

吏部,罗才正在看文书。

“东宫增添一个太子中允?为何?”罗才抬头问道。

“尚书, 说是增补一个。”

“太子中允二人,这是规矩。大唐的钱粮可是多的用不完了?”

“尚书,说是……那杨玄怕是要被贬谪了。”

“为何?”罗才下意识的摸摸老腰, 自从吃了杨玄给的草原草药后, 他的老腰就越发的坚挺了。

官员说道:“下官今日才听闻, 好似出了事。”

“广陵王!”凭着多年吏部的经验, 罗才下意识的想到了这个。

“多半是。”

“选了何人?”罗才心中叹息。

随即人选送上去,没啥问题就送到了皇帝那里。

“可!”

皇帝随意的道。

韩石头的眼中多了一丝阴霾。

新官上任, 东宫的人诧异之下议论纷纷。

傻子也知晓事儿不对了。

“杨中允怕是倒霉了。”

“定然是。”

消息随即散播了出去。

周家终于遣人来了杨家。

“广陵王跑了,姑爷率军去追,还未回来。不过……贬谪在所难免。”

周宁沉稳的道:“告诉阿翁阿耶, 他去哪,我就去哪。”

回头周宁就令人收拾东西。

留在长安不叫做贬谪, 所以,杨玄此次大概率回去某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待几年。

至于皇帝的怒火, 周氏蹲在那里,皇帝也不好迁怒!

这便是吃软饭的好处。

真香!

……

“快些!”

杨玄归心似箭, 可半道上广陵王装死,他干脆弄了一辆马车,一路换马不换车,就这么风驰电掣的赶到了长安。

进城没问题,只是守城的军士看向他们的眼神不大对劲,好像是看着……

“怎地像是地狱归来?”

老贼想到了自己当年盗墓的经历,“那年老夫去盗墓, 里面竟然有流沙,老夫被困了半日,外面把风的觉着老夫去了,就在外面烧香祭拜, 等老夫爬出来时,他那个眼神就和今日那些军士的差不多。”

王老二有些好奇,“既然这般危险,那你为何还要下去?差钱?”

“那时候倒是不差钱。”

“那差什么?”

“就是不安分。”老贼唏嘘道:“那时候老夫连娘子都不找,一心就扑在了地底下。”

进城,杨玄令人回家报信,自己带着广陵王去皇城。

……

皇帝今日亲自上阵,和贵妃排演了一出双人舞。

乐声缠绵,二人深情对视,也是缠缠绵绵。

贵妃下腰,皇帝单手托着她的腰肢,刚想转身。

这是一个高难度的动作。

“陛下!”

一个内侍急匆匆的进来。

“何事?”皇帝依旧保持着姿势。

“太子中允杨玄求见,还带着广陵王。”

皇帝下意识的松手。

贵妃一屁墩儿坐了下去。

“带了来。”

皇帝的眼中多了冷意,贵妃识趣的告退。

少顷,杨玄带着广陵王到了梨园外。

“见过陛下!”

皇帝淡淡的道:“说。”

杨玄说道:“此行一路顺遂, 随后臣把广陵王交给了西疆来迎的人马, 刚回头走了半日,就接到消息,说广陵王遁逃。”

皇帝没吭声,只是看着跪在边上的广陵王。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