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302章 有趣的手段(1/2)

午后太子醒过一次,吃了些东西后,再度昏迷。但能醒来也算是个好消息,众人看向杨玄旳眼神都不对劲了。

有人拐弯抹角的来向他请教关于如何避过劫难的手段。

有人来试探那位方外人的踪迹。

杨玄烦不胜烦,干脆告假回家。

“郎君可是有事?”

怡娘只是看了他一眼,就知晓他心中有事。

杨玄坐在门槛上,说道:“太子昏迷不醒,太子妃想杖毙两个宫人来把事闹大。众人都没管,我却出头为那二人求情。”

他看着怡娘,“怡娘,帝王都要杀伐果断,我是不是太过优柔寡断了?”

怡娘一怔,随即柔和的道:“郎君,君王有狠辣的,有仁慈的,有杀伐果断的……”

“可我看了史书,帝王之仁在于天下,对整个天下好才是仁慈。而我今日之举,近乎于妇人之仁。”

“可郎君却毫不犹豫的去做了。”

“嗯!”

“郎君当时如何想的?”

“我没想太多,就是不忍。”

“郎君,不忍便是仁啊!”怡娘笑道:“对两个不曾相识的宫人不忍,以后郎君才会对这个天下不忍。心中不忍,便会善待百姓,善待天下,如此,大治可期。”

少顷,怡娘去寻到了老贼。

一番话后,老贼才知晓东宫之事。

“你以为如何?”

老曹不在,以至于怡娘无奈把老贼当做是智囊使唤。

堪称是蜀中无大将,廖化当先锋。

老贼挠头,“郎君却是心善了些,该坐视不管。”

怡娘冷冷的看着他,老贼干笑道:“郎君仁慈。不过怡娘,大业何等的艰难,郎君的仁慈不可太过,否则迟早会生出事来。”

“不用你说。”怡娘说道:“在北疆时, 郎君对那些异族可曾心慈手软?”

老贼摇头, “可以称之为心狠手辣。当初灭瓦谢时, 可汗的女儿长的也不错,老夫还想着郎君可收为婢女,可郎君却毫不犹豫的令老二去灭口。”

怡娘想到了很多, “在太平,在陈州, 郎君对百姓颇为仁慈……是了, 郎君的仁慈只是对自己人, 对于敌人,却从不手软。”

王老二出来了, “郎君在发呆。”

怡娘苦笑,“他这是和自己较劲呢!”

老贼说道:“这便是心魔,要如何驱除, 总得想个法子。”

怡娘坐下, 单手托腮。

“当初郎君得知自己的身世时, 不是大喜, 而是愕然,乃至于不情不愿。”

老贼讶然, “郎君竟然不愿?”

“嗯!他想了许久,最终才答应接手讨逆大业。我在想,郎君这是累了吧!”

老贼一怔, “是了,郎君年少, 却身负如此重担。这几年他一直在奔波,许多事明明可以缓缓, 他却像是身后有人在用鞭子抽着自己,拼命的往前跑……他毕竟才十七啊!”

他缓缓看去, 见怡娘眼眶发红,就劝道:“老夫有个法子。”

“什么法子?”怡娘抽噎了一下。

“郎君要成亲了,可还不懂男女之事,要不……老夫带他上青楼去嫖?保证他食髓知味,抛下此事。”

“滚!”

怡娘喝道,但随即灵机一动。

“让郎君去寻周娘子!”

老贼进去又出来,“郎君不去。”

“哎!”怡娘头痛欲裂, “怎么办?”

杨玄坐在卧室里,低声说道:“朱雀,帝王该是什么样的?”

朱雀说道:“看你想成为什么帝王,汉武那等帝王眼中只有江山, 其余人等都是草芥,连妻儿都是。此等帝王近乎于神明,无情无义。”

“或是宋仁宗那等帝王,仁慈的去了之后,整个京城都为之呜咽,连敌国都为之落泪。”

杨玄摇头。

“汉武那等帝王乃权力的奴隶,我不喜。宋仁宗那等帝王过于仁慈,以至于臣子能喷他口水。”

“那你要做什么样的帝王?”

“我想想……”

“你先说说,今日之事你可后悔了?”

“未曾后悔。”

“那你纠结什么?”

“我纠结的是……我这样做对于怡娘他们,对于追随我的人是否公平。我担心以后因我的仁慈而导致他们倒霉……”

“可人做事不该是看着当下吗?昨日是历史,明日是谜团。你看看史书,谁能猜到明日会发生什么?你今日的猜测和纠结,不过是杞人忧天罢了!压根不会发生!”

“郎君!”

怡娘来了。

“周娘子今日想出去转转,邀你一起。”

杨玄换了衣裳,带着护卫就出了门。

下午阳光有些炽热,杨玄弄了个斗笠带着, 依旧在琢磨着那个问题。

到了国子监,周宁一身青衣, 盈盈站在门外。

“阿宁!”

“子泰!”

杨玄把马缰交给王老二,和周宁并肩而行。

“你何时回家?”

婚期越来越近,周宁也该回家待嫁了。

周宁说道:“再等等。”

二人就在小巷子中转悠。

小巷幽幽,两侧墙头不时有枝头探出来,枝叶茂盛,随风轻轻摇动。

偶尔能听到狗吠,或是孩子的闹腾,或是有人说些家长里短。

阳光斜照在一侧墙上,一只甲虫在一条墙缝中缓缓爬行。

时光仿佛在此停顿了,只余下巷子里站着的两个年轻人。

“子泰,听闻你今日救人了?”

“怡娘说的吧?”

“嗯!”

“救了两个人。”

“那二人可是罪有应得?”

“不,是无辜受过。”

“子泰,周氏延绵多年,家中奴仆众多,靠的是规矩来制约。犯了规矩,该如何责罚便如何责罚。没犯规矩,谁也不能无故打死人。”

杨玄默然。

“淳于氏的家风不大好,淳于山残忍好杀,当初王氏的人潜入淳于氏作坊中,想打探冶炼之谜,被淳于氏的人拿获,你可知那些人去了哪?”

杨玄默然。

“都被丢进炉子里融了,说是那惨嚎声怕是连鬼神都不忍听见。”

“子泰,你可知我听到怡娘说你救了两个无辜宫人时是如何想的吗?”

“不知。”

“为我能寻到这样大气无畏的夫君而感到高兴。”

……

夜里,杨玄想了许久。

“我这是压力之下,心态有些失衡了。”

“没错。”朱雀不需要睡觉,“小玄子,你可想好了要做什么样的帝王?”

杨玄躺下,闭上眼睛。

“独一无二的帝王。”

……

清晨,怡娘一边做饭,一边担心杨玄。

“四娘子去收拾床铺。”

章四娘应了,刚想出去,怡娘叫住她。

“最近你练的不错,今日就施展一番。”

章四娘欢喜的去了。

怡娘右手握勺子,左手托着下巴,“少年血气盛,可大清早的是不是过了些?上次那医者说什么少年戒之在色,特别是清早。还说什么莫要和手做朋友,什么莫名其妙的。”

王老二的大嗓门传来。

“郎君,你弯着腰作甚?”

怡娘拿着勺子,不禁笑弯了腰。

早饭时,怡娘给了老贼一个眼色。

老贼干咳一声,“郎君,今日可要继续告假?”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