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264章 一家有女百家求(1/2)

凛冬将至,但长安某些人的心中却春意盎然。

人生中有几重季节。

春夏秋冬。

春,是属于年轻人的。

他们在这个季节成亲生子,随后承担家庭责任,努力奋斗,进入火热的夏季;经过努力打拼后,事业有成,孩子长大成人,迎来了丰收的秋季……随后就进入了靠着回忆度日,撒泡尿都得担心淋湿鞋子,晚上每次起夜从恼火不已,到麻木不仁……

一蹶不振也就罢了,孩子渐渐不听话,展翅高飞,留下你独自回忆着那些年的孩子,那些年的酸甜苦辣,嘟囔着对枕边人说:“老婆子,孩子下次多久回来?”

老婆子嫌弃的卷起自己的被子,“你浑身臭烘烘的,离远些。”

哦!

这时候你才会知晓,原来夕阳已下。

夕阳们慈祥的看着春天精力旺盛的满世界跑,随后目光转动,准备为他们寻找合适的妻子。。

于是国子监的那道倩影不免被不少人纳入了计划中。

“熟了。”有人低声道。

“是啊!看着越发的美了,就是冷了些。”

“冷不打紧,男人浑身暖洋洋,迟早会把她暖化了。”

“是啊!男人有火。”

“没错,女人是灶,男人是火!”

一个中年男子矜持的站在周氏大门外,身后几个仆役捧着礼物。

少顷,有管事出来,把他们迎了进去。

周遵在堂外等候。

中年男子行礼。

周遵还礼,随即侧身,“请!”

中年男子颔首进去。

“茶!”

周遵坐下,白皙的脸上多了些笑意,“张兄一向少见,对了,令兄在南疆镇守一方,今年可要回长安?”

男子是张楚茂的兄弟张楚渝,他轻轻抚须,下意识的看看面白无须的周遵,一种骄傲就不可抑制的涌了出来。

“兄长前阵子刚来了书信,今年南疆异族作乱, 就不回来了。”

大唐男子以长须为美, 胡须越长, 越茂密,越黝黑,就越美。

张楚渝的胡须就是美男子的标准, 若非脸长得普通,叫一声美大叔没错。

他看了周遵的脸一眼, 周遵下意识的摸摸下巴, 却光溜溜的。

无胡须, 不男人!

这是一种男人圈子中的审美标准。

仆役进来奉茶,周遵僵硬的手从下巴顺势落下。

“喝茶。”

随即不再说话。

“方才进来时, 老夫仿佛看到了花?”

周遵喝茶。

“这等季节,周氏家中依旧百花齐放,真是让人艳羡不已呐!”

周遵喝茶。

“周兄。”

周遵看着他, 一脸恍然大悟的模样, “张兄说什么?”

呃!

合着方才你没听?

张楚渝微笑, “听闻周兄家中有娇花, 今日老夫来,便是想问问, 可曾许了人家?”

周遵的眼皮子开始跳动。

管事谢俞就站在边上,不禁同情的看了张楚渝一眼。

昨夜,一直在休养的老家主, 也就是周遵的父亲周勤突然问了周宁的亲事。

周遵说还在物色,周勤就突然发飙, 大骂什么阿宁成了老姑娘,你这才想起物色?恰好老爷子刚撒尿, 顺手一夜壶就扔了过来。

可怜的郎君,洗了一夜的澡。

家中的大白菜熟了, 总是会引来无数觊觎的目光。

但周宁并未许配人家,有心人都知道。

张楚渝笑了笑,给自己的来意加了一份筹码,“周兄知晓,我那兄长有个儿子,六郎张渊。那孩子颇为好学上进,兄长每每赞不绝口啊!”

他看了眼皮在跳的周遵一眼, “国丈也见过六郎,赞誉为少年了得。”

一家四姓是一伙儿的,张楚茂是国丈的女婿,如此, 这关系一拉,就拉成了一家人。而且把国丈拉进来,为这门亲事说项,张氏这是想暗示周遵,一旦两家联姻,杨氏和周氏的关系将会再进一步。

一家五姓,颍川杨氏独占一家的名号,实力强悍,堪称是武林盟主般的一览众山小。

周遵淡淡的道:“此事还得要家父做主。”

张楚渝起身,“正想拜见叔父。”

这声叔父叫的无耻。

随即二人去了后院,周勤静养的地方。

周勤须发依旧乌黑,坐在榻上,身边两个侍女,一个侍女拿着在念。

“……贾平安不满的道:“阿姐,高阳如此跋扈,我不过是呵斥了几句,你何须为她张目?”,阿姐冷笑,“呵斥?说是鞭责了!男人打女人,你可真有出息。”,那贾平安面红耳赤,“阿姐,那是……那是……””

“阿耶!”

外面周遵求见,“徐国公的兄弟,张楚渝求见。”

侍女看着老爷子。

周勤干咳一声,“念!”

侍女继续念:“阿姐诧异,问道:“那是什么?”,贾平安只是支支吾吾,阿姐大怒,问身边侍者,“房梁可曾加固了?”,贾平安闻言面色剧变,“阿姐,我说。””

周遵带着张楚渝进来,二人行礼。

张楚渝赞道:“周公果然是神仙中人呐!”

侍女继续念道:“贾平安说道:“阿姐,那只是……只是房中的乐子……只是那日我下手重了些,可也怪不得我,是高阳先下的狠手……阿姐,来人呐!救命,救命……””

这不是长安最近流行的一本吗?

作者大胆,还敢取名为《大唐扫把星》。

的出现让百姓颇为欢喜,但的体裁和架构,让读书人和世家颇为不屑。

没想到周氏的老太爷竟然如此喜欢,倒也是附和他的现状……老糊涂了。

“想娶阿宁?”

“是啊!”张楚渝赔笑。

周勤缓缓抬头,一双看着有些呆滞的双眸中,骤然多了怒火。

他顺手拿起手边的水杯就扔了出去。

咻!

老爷子是修炼过的,张楚渝果断避开,但依旧被茶水泼了一身。

“周公,有话好说,周公,你……”

周勤顺手夺过侍女手中的夜壶,张楚渝吓得魂飞魄散,撒腿就跑。

呯!

夜壶在他的身后落地粉碎。

晚些,周遵把他送了出去,一脸歉然,指指自己的太阳穴,“阿耶最近……”

懂,脑子有些糊涂了。

年纪大了会老糊涂,这事儿常见。

送走张楚渝,周遵再度回去。

周勤已经换了一身衣衫,身边的侍女依旧在读书。

“阿耶。”

“走了?”

“是。”

周勤捋捋长须,看着儿子光溜溜的下巴,有些心疼,“阿宁到岁数了,一家有女百家求,其一,周氏实力所致,其二,阿宁美若天仙。”

“是啊!”老父用美若天仙这等庸俗的形容词来形容孙女,让周遵只能领受了。

“如今朝中看似平静,可你要知晓,皇帝与太子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

“是,夺妻之恨,太子只是隐忍了。”

“不只是这个,皇帝压根就不想立太子,他一心就想着千秋万代,可人有寿数,他只能一边压制太子,一边令两个皇子出外,以为制衡。”

“是。”周遵说道:“阿耶,卫王希望不大,越王有个柔弱的名头,二人之间可形成制衡,二人联手,又能与太子形成制衡,这位皇帝,满脑子都是权术。”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