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211章 心有灵犀一点通(1/2)

淳于间几乎是被架出去的。

“可鄙!”刘擎最后还咆哮了一嗓子。

“咳咳!”他看了卢强一眼。

“给使君上茶。”卢强笑道:“使君今日可是辛苦,咆哮声怕是能传到长安去。只不过那小崽子正在长安乐不思蜀,弄不好正在谋划到富庶的地方去为官。哎!使君的一番咆哮都白费了。”

刘擎再咳嗽几声,“你想多了。。杨玄若是愿意去富庶之地为官,去岁便走了。他既然不肯走,那自然是想建功立业。”

卢强说道:“那他至今没有动向……有人压住了他升迁之事?”

茶水来了,刘擎喝了一口,淡淡的道:“太平原先人称罪恶之城,来太平任职便是进了地狱。是杨玄把太平从地狱中拉了出来。他在太平的威望之高,不作二人想。

淳于间乃淳于氏出身,一家五姓精于权谋,淳于间要来,必然会先按住杨玄,等淳于间站稳脚跟后再放开。”

“可淳于间才来了数日。”

“狗曰的曹颖,老夫往日看着他像是个正经人,没想到下手稳准狠,几下就把淳于间给弄走了。”

“使君,他的手段太狠,淳于氏不会看不出来。”

“看出来又能如何?老夫在陈州,淳于氏的手要想越过老夫拍死曹颖,就得先把老夫拍死!”

“使君还得小心为好。”

“不怕,老夫头铁!”

……

秋季的曲江池多了不少游人。

杨玄和周宁也在其中。

二人并肩而行,杨玄的手垂在身侧,不小心就会触碰到周宁的手背,随即心跳就加快一下。

“看,有人唱歌。”周宁举手指着前方,虽说杨玄的触碰很轻,但她总觉得手背那里火辣辣的。

有贵人出游,随行的歌姬正在唱歌。

“不是歌姬。”杨玄看到唱歌的女子衣着华丽,再走近些后,竟然颇为俏丽。

“这是淳于燕回。”周宁低声道:“是太子妃的幼妹,淳于山狠辣,对这个幼妹倒是颇多疼爱。”

淳于燕回看着二十岁不到,起身唱歌也尽显从容。

十余男女席地而坐,身前皆有案几。仆役侍女来回穿梭伺候。

一曲罢,十余人赞不绝口。

“好诗,歌声更妙。”

“这首诗是谁作的?可是三娘子?”

淳于燕回摇头坐下,接过侍女手中的酒杯,刚想喝一口,却瞥见了周宁。

她眼中多了愕然,旋即笑了笑,“周宁。”

周宁颔首, “三娘子。”

她低声道:“我们走。”

杨玄点头, 他也不想和这群人交流。

有人笑道:“那便是周氏的二娘子吗?她身边这人我却认得。”

“哦!谁?”淳于燕回微笑不变, 但明眸却微微眯着。

“杨玄,此人乃是贵妃的走狗。”

淳于燕回的嘴角微微勾起,提高声音说道:“周宁, 既然来了,何不如喝杯酒。”

因为年龄接近, 从小她就被人拿出来和周宁相比。直至到了周宁离开周氏之前, 她落于下风。而理由就一条:气质不如周宁。

周宁那等带着圣洁之意的气质令人怦然心动, 但却难以生出轻薄之心来。

可此刻的周宁却少了一分圣洁,多了几分活泼, 不时看身边的杨玄一眼,显然极为看重他的意见。

“走不走?”

“当然不走。”

淳于燕回一看就对周宁没好感,而且神色中带着挑衅之意……为了自己的心上人出头, 是每个少年都义无反顾, 趋之若鹜之事。

这一刻, 杨玄精神百倍。

“少年, 你骚动了。”朱雀说道:“不过人不轻狂枉少年,骑马倚斜桥, 满楼红袖招。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上啊!碾压他们!”

周宁看了他一眼,知晓淳于燕回他们会用自己最擅长的东西来打击杨玄……他们不会打击她, 而会迂回,利用打击杨玄来达到目的。

但杨玄不肯走, 自然是看出了这些。

“你行不行?”

“我自然是行的。”

“不行就不搭理他们,我来。”

周宁此刻看着就像是一头小老虎, 就差龇牙冲着淳于燕回他们咆哮了。

“咳咳!阿宁!”

“什么。”

“这是男人的时刻。”

“他们会用琴棋书画来打击你。”

“呵呵!”

淳于燕回起身,“请!”

众人起身相迎。

周宁看着杨玄。

等待他的决断。

有人嫉妒的眼睛发红,“周宁竟然有了心上人?”

“艹!我的梦中娘子啊!”

“你看,她仰头看着杨玄的眼神,分明就是欢喜。”

“完了完了!”

杨玄摇头,“坐就不必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

“可是有话要说?”杨玄笑着问道。

这一刻他觉得肾上腺素在喷涌。

淳于燕回微笑, “我与周宁交好,没想到她竟然有了心上人,如此,岂能无诗酒为贺?”

身后的权贵子弟摩拳擦掌, 闻言有人说道:“我有了一首诗,还请指教。”

“我来吧。”一个男子起身,从容走过来。

周宁低声道:“是陈玉正,诗才了得。”

呵呵!

杨玄笑的很憨实。

他上前几步。

淳于燕回顺势走到周宁的身边,“你竟然找了个普通人,周氏可会同意?一家四姓荣辱一体,这杨玄我偶有耳闻,据说乃是贵妃的人,是一家四姓的对头。”

陈玉正开始作诗了。

这是一首情诗,陈玉正一边吟诵,一边看着周宁。

淳于燕回的眼眸深处有些嫉妒之色,旋即消散,一语双关的问道:“你觉着如何?”

周宁默然。

淳于燕回笑道:“陈玉正一直喜欢你,今日他诗才压了杨玄一头,回去定然会请了家人去周氏提亲。只需提及你与杨玄交往之事,周氏定然会勃然大怒,弄不好还会当场许婚,把你嫁给陈玉正……以此来消除隐患。”

她说了一堆,周宁看着她,蹙眉道:“他敢于上前就让我很是欢喜,至于什么胜败,我为何要在意?至于婚事,我在国子监,没有我的同意,难道谁还能强抢不成?”

这时陈玉正一首诗吟诵完毕,堪称是缠绵深情。

众人一阵叫好。

陈玉正看了杨玄一眼,“我方才故意吟诵慢了些,便是让你多些功夫去酝酿,如今可有了?”

这话自信、自傲到了极点。

有同行女子心神皆醉的看着陈玉正,恨不能那首诗是献给自己的。

女子笑道:“陈郎君诗才有目共睹,他岂敢应战?”

这个小马屁拍的不错,更难得的是女人拍的。哪怕不喜欢对方,陈玉正的脸上依旧多了春风。

杨玄回头看了周宁一眼。

周宁回以一个俏皮的眨眼。

我滴神!

那十余男女看得真真的。

“周宁何曾有过这等娇俏的时候?”

“啊!我的心酸透了。”

杨玄回头。

“我有了一首。”

陈玉正风度极佳的退后几步,“请。”

各种意味不同的目光瞬间就聚焦在杨玄身上。

淳于燕回轻声道:“你倒是知晓回护他,不过男人无才华,便如同是一段枯木。和这样的男子共度一生,何其悲哀。”

杨玄开口。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