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190章 强大太平的根基(1/2)

章四娘咬着红唇冲进了后院。

“怡娘!”

怡娘端着簸箕在屋檐下筛着豆子。把簸箕前面扬起来,让豆子在空中来一个回形飞跃,在这个过程中,里面比较轻的杂物都会飞出去。

“我来我来。”章四娘自告奋勇的接过簸箕,学着怡娘开始筛。

第一下用力轻了,豆子就在簸箕里颠簸了一下,没什么用。

第二下用力不错,但豆子甩出去却没有回形飞过来,而是往前飞了出去。

怡娘轻轻推了一下章四娘,章四娘往前半步,手中的簸箕正好接住了那些即将洒落的豆子。

几只鸡仰头等了许久,没见食物下来,悻悻的咕咕叫唤着。

章四娘红着脸,“怡娘,我以后好好学。”

怡娘没好气的道:“以后也用不着你干这些。”

章四娘蹲在她的身边,“以前兄长照顾我,不给我干这些活计。家里那时候也没什么粮食。”

她怔怔的蹲在那里,怡娘捡着豆子里的小石子,漫不经心的道:“想什么呢?”

章四娘低头看看鸿沟,“怡娘,郎君看了我的凶。”

怡娘嗯了一声。

“怡娘,我穿了你的衣裳。”

“送给你了。”

“有些小了。”

怡娘看了一眼她的凶,“你这是吹气了?”

章四娘摇头,“我不吹气。”

“那怎么这般大?”

章四娘反手从腰部穿进去,解开了什么,一拉,一条布带就被拉了出来。

“怡娘,我学会了这个。”

“什么?”

“挤啊!”

“挤什么?”

“往上挤啊!”

“哦,闹了半天,原来是挤出来的。”

“怡娘,郎君失神了一下子。”

“有进步了。”

“怡娘,你说我晚上要不要给郎君留门。”

怡娘看了她一眼,“你觉着郎君说一声让你侍寝,你会不会答应?”

“会呀!”

“既然开个口就能解决之事,郎君为何要偷偷摸摸的去寻你?”

怡娘低下头。

“说。”

“以前她们教我的时候说,那些贵人喜欢新奇的玩法,什么正正经经的不好,要和偷人般的才有趣。若是偷不着就更好玩了。”

怡娘端起簸箕抖动了一下,“就是些无聊的人,说些无聊的话。”

章四娘靠在她的身边,“怡娘,你说我要不要留门?”

“不用。”

“为何?偷偷摸摸的不好吗?”

“偷偷摸摸是那些男人没了男人的本事,就想寻些能刺激自己的手段,来一展雄风罢了。你觉着郎君用得着?”怡娘当年在宫中见识过许多手段,什么偷偷摸摸的,还不如伪帝直接把儿媳妇抢来,这比什么都刺激。

怡娘想了许久。

“郎君上次说什么……每日起床都是生机勃勃,怡娘,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用不着的意思。”

杨玄进来了,看到章四娘一脸沮丧,怡娘一脸嫌弃。

“怡娘,晚些弄了个羊肉汤吧。”

“郎君不嫌热?”怡娘心中一动,心想郎君按理年少火力壮,羊肉吃了发热……难道真是虚了?

杨玄不知自己在两个女人的眼中有些肾虚,“这次去草原吃干粮嚼的头疼,弄些软和的舒坦舒坦。”

还好还好,怡娘笑道,“好。”

想到用羊肉汤泡着饼子吃的美味,吃了好几日干饼子的杨玄垂涎欲滴。

嗖的一下,章四娘出现在他的身前,杨玄下意识的摆出一个防御姿势。

“郎君,可要沐浴吗?”章四娘微微福身。

当年教导她的妇人说过,这个姿势最能彰显女子的鸿沟。

咦!

杨玄有些诧异,心想怎地鸿沟缩水那么多?

“当然要洗,准备衣裳。”

“是!”

郎君的目光只是一扫而过,没有先前那等停驻不舍。

嗯,不舍是章四娘自行脑补的。

杨玄进了浴室,随口问道:“女子的凶为何突然缩水许多?”

耳畔传来朱雀有些暧昧的声音,“年轻人,你这就不懂了吧。女人的凶,就如同是海绵里的水,挤一挤总是有的。”

洗个澡,换上新衣裳。

曹颖等人也来了。

李晗跟在后面,发现大伙儿都有些嫌弃自己。

他笑着往老贼身边凑,老贼不搭理。他又往王老二身边凑,笑道:“老二,我知晓一个挣钱的好法子。”

王老二就喜欢挣钱吃肉,李晗觉着自己能轻易拉拢他。

王老二看着他,一脸不解,“我自己能挣钱。”

李晗笑道:“你如何挣钱?”

“卖人头。”

李晗:“……”

王老二伸出一根手指头,想想不对,就张开双手,“一个人头十钱。”

这特么是杀人恶魔啊……李晗干咳一声,“太少了,据我所知,南疆那边杀敌一人有二十钱。”

“不少了。”

“为何?莫不是哄你的?”

“没哄我。”

“那你如何知晓没少?”

王老二一脸自信,“使君听到我来就会躲。”

“为何?”

“说没钱。”

“还说太阳好美。”

“有时候说想拉屎。”

“有一次他说小妾病了,可郎君说他没小妾。”

李晗满头雾水,“他为何躲你?”

“郎君说那是使君自己的钱,我拿的太多了。”

“你拿了多少?”

“有一次我拿了一百多颗人头去,有一次拿了八十多颗……”

李晗觉得一股子寒流在脊背那里乱窜,“都是你杀的?”

“你以为呢?”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