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170章 老丈人的喜悦(为‘揍迪巴拉爵士的雨姐’加更10)(1/2)

“集结!”

胜种在声嘶力竭的喊着。

他的视线内全是烟火,他的麾下在烟火中惨叫着。

一辆火牛车疯狂冲过来,胜种策马避开,身后随即传来了惨叫声……一连串的。

山胡从烟火中冲了出来,满脸灰黑,喊道:“快走,快走!”

胜种被他带着一起往后跑。

山胡的心腹十余骑紧紧跟随,有人低声问道:“为何要救他?”

山胡看了前方疾驰的胜种一眼,说道:“若是他死在此处,就算是再大的过错也没了,可此战败北谁来承担责任?我!”

心腹赞道:“好手段!”

救你不是好心,而是为了有人扛雷。

胜种是此行主将,他不背锅谁背锅。

“敌军是谁领军!”胜种回身喊道。

有人说道:“他们打起了大旗!”

“什么字?”

“我不识字!”

胜种气得想吐血。

他在疾驰中努力回首,听着脖颈关节处咔嚓一声,不禁被吓坏了,担心骨头被这一下扭断。

随即他就看到了一面大旗。

“是杨字旗!”

“是杨玄!”

“是杨狗!”

麾下跑的更快了。

飞快超过了胜种等人。

风中传来了他们的声音。

“上次瓦谢部的人就吃过他的亏,说是狡猾如狐。”

“下次杀了这头恶犬!”

有人信誓旦旦的说道。

“唐军追来了。”

瞬间所有的梦想都被抛在脑后。

“驾!”

杨玄领兵追杀,城头,杜辉就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谢如杵着一支长枪在安排后续事务。

“救治伤患。”

“搬开堵住城门的杂物。”

“令城中烧水,另外做饭,做好一些,那些肉干拿出来,熬煮肉汤,干饼子做弄些,好歹不能让援兵饿着肚子,说我章羽县不会做人。”

“还有,城中的人集结起来,出城去收拾。”

谢如的这个命令最受欢迎,但他补充了一句,“收拾的东西,除去敌军尸骸之外,都堆在外面。”

有人问道;“不搬进来?”

谢如骂道:“那是太平军的战功,咱们收进来,脸呢?要不要了?”

他安排完毕,拖着瘸腿走到杜辉的身边,沉重而放松的坐下。

二人并肩靠着城头,就这么沉默着。

良久,杜辉幽幽的道:“老夫想过许多,想过宣州的援兵会来,想过临安的援军突然出现,哪怕只是幻想,好歹也能慰藉自己。”

谢如笑道:“明府没想过会是杨明府来吧?”

杜辉点头又摇头,“也想过,可终究知晓是空想。”

“看到是杨明府时,老夫满脑子都空了。”杜辉没注意自己已经把对杨玄的称呼改了,“从时日来看,他应当是轻骑赶到,一刻都没有停留,随后突袭敌军粮车,用火牛车来冲击敌军。”

“好手段啊!”谢如赞道:“说实话,下官当初看到那些火牛车时,一时竟然想不到这般做的理由。”

“老夫也没想到。”杜辉苦笑,“他年轻,手段百出,这般下去,五年十年后,将会如何耀眼。而老夫……”

谢如看着他,想到从杨玄到了陈州开始,杜辉就不断针对他的事儿。

“明府,以后……”

你针对杨玄,可杨玄反手却救了你。这个帐怎么算?

忘恩负义的话,整个陈州的军民都会把杜辉当做是不仁不义的畜生。

杜辉摇头。

起身,开始脱衣裳。

“哎!明府!”

谢如挣扎着站起来,“城头人多,回去再脱。”

杜辉没搭理他,很快把外裳脱掉。

继续脱。

最后他赤果着上半身,下半身倒是没脱。

他就这么走下城头,走到城外。

“明府!”

“明府好身体!”

“是啊!”

一群人在尬吹。

可再好的身体也不能半果吧?

那些百姓在收拾战场,把一具具敌军尸骸丢在一起。

“这头牛死了!”

“这头也不行了。”

欢呼声此起彼伏。

直至援军回来。

杨玄策马而来,见前方一个半果的人低头弯腰,就皱眉道:“大白天赤身果体,要不要脸?”

老贼点头,“多半是不要了。”

王老二说道:“兴许是热的。”

热个屁!

杨玄冷着脸,觉得这是杜辉给自己的下马威。

他下马过去。

半果的人抬头,行礼。

“老夫以往多有得罪,恳请杨明府见谅。”

噗通!

杜辉跪下了。

救命之恩大于天!

男儿膝下的黄金也得搁一边。

杨玄楞了一下。

他发誓自己只是楞了一下,但脑海里却闪过念头。

真特么的爽啊!

随后他微笑着把杜辉扶起来,“杜明府何故如此?快起来。”

杜辉低头,“老夫羞愧难当。”

杨玄伸手,“衣裳。”

谢如把衣裳递过来,杨玄为杜辉披上。

城外此刻至少有数百人在看着这边。

杜辉以往针对杨玄,此刻请罪,杨玄如何反应?

是旧怨难消,还是什么?

杨玄微笑道:“往前看!”

随后两个县令把臂进城。

“杨明府好宽阔的胸襟。”谢如赞道。

进了县廨,二人相对坐下。

杜辉坦然道:“当初杨明府来了陈州后,就有人寻了老夫。老夫一心想回关中,可却寻不到人帮衬,那人说了,只需老夫出手对付杨明府,回头他们自然会为老夫疏通。”

“谁?”杨玄知晓是谁,依旧问了。

“一家四姓的人。”

杨玄点头,“预料中事。”

杜辉突然觉得有些悲哀,自嘲道:“老夫当年只是得罪了上官,就狼狈至此。杨明府得罪了一家四姓,却从容如斯,老夫羞愧。”

做大事就会得罪人,这一点杨玄早有心理准备。

谢如进来了,笑吟吟的道:“城外多了不少死牛,做成肉干可不少。不过新鲜的牛肉许久未曾吃了,今日也托杨明府的福,咱们吃一顿牛肉宴。”

杜辉笑道:“也好。”

谢如回身吩咐道:“令他们用大锅把牛肉煮熟了,切块送来。”

暴殄天物啊!

杨玄说道:“且慢。”

“杨明府……”谢如回身。

“这等作法看似天然,吃起来却格外无趣。”

“杨明府难道还懂厨艺?”

杨玄谦逊的道:“略懂一些。”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