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134章 规矩(为“我想活个几十年”加更8)(1/2)

春天的气息在长安城中很浓郁。

枝头并无新芽,角落并无绿意,但那些年轻男女身上的单薄衣裳让人感到了春意盎然。

“真是……丰满啊!”

随从的目光在一个妇人的上半身打转,王豆罗看到了也不怪责。

“春天来了。”王豆罗想到了先前朝中的争执。

开春后,那些言官仿佛是约好了似的,纷纷开口喷人。

刚开始他们盯住了皇后和杨氏,仿佛是要把皇后拉下马来,让贵妃上位。

一时间许多人都迷惑了,以为这是皇帝的手笔……贵妃目前势力单薄,不足以掀起这等舆论大浪。

现在这些人把枪口一转,竟然盯住了两个皇子:卫王和越王。

卫王早已就藩,但越王因为柔弱,皇后怜惜他,就和皇帝说了,多养几年再放出去。

今日言官们针对这一点狂喷,说越王在长安便是觊觎太子之位,惹的皇后令人出来传话,说太子和越王是亲兄弟,一家两兄弟的事儿,关你们屁事?

但言官们仿佛是铁了心,依旧围攻不止。甚至连卫王都被带了进去,说他在潜州密谋造反。

卫王残暴啊!

王豆香摇摇头,想到卫王还在长安,就觉得这事儿不会太轻省。

“谁是张忠苗?”

前方,一个浑厚的声音传来,宛如雷鸣。

“我便是!”

张忠苗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此刻昂首挺胸下马过去,豪迈的气势引得众人一阵叫好。

“好!”

站在前面的是卫王。

这些人叫好不是夸赞张忠苗,而是为了逼着他出来。

卫王残暴,张忠苗一旦出来会引发什么后果?

“今日张忠苗弹劾卫王最为凶狠,此刻卫王拦路,怕是不能善了了。”幕僚眯眼,竟然也是看戏的模样。

卫王狞笑道:“本王何时谋反?”

张忠苗梗着脖颈,“老夫听闻大王在潜州操练军队……”

卫王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唾沫喷的他满脸都是,“潜州官吏就没有本王的人,本王知晓每日都有人给长安传递消息,本王晚上穿什么亵裤长安都知晓,就这,你也敢说本王谋反?”

皇子就藩,王府中的官员多是长安指派,每个人都担负着监督皇子‘走正道’的责任。而且没有兵部和朝中的命令,潜州府兵也不可能听从卫王的指挥。

所以这个所谓的造反风闻,纯属是吃饱撑的。

张忠苗依旧梗着脖子,“御史风闻奏事乃是本职。”

“贱狗奴,那本王动手可是本职?”

呯!

只是一拳,张忠苗的脸就没法看了。

围观的人脸颊抽搐了一下,肾上腺素在狂飙,脸色绯红,仿佛是正在敦伦般的快意。

“啊!”张忠苗惨嚎一声。

可还没完。

卫王接着一脚。

咔嚓!

众人看着张忠苗那变形的小腿,不禁惊呼。

“哦!”

卫王愤愤而去,金吾卫的人一边去宫中报信,一边抬着张忠苗去寻医。

众人这才意犹未尽的散去,想来此事会成为他们最近佐酒的好话题。

王豆罗回到家中,叫了王豆香来把今日朝中之事说了。

“皇帝是什么意思?”王豆香问道。

王豆罗说道:“皇帝没吭气。”

“这不对。”王豆香蹙眉,“这是他的儿子,不管是好是坏都该由他来处置,岂容旁人置喙?那些言官……我看多半是他的指使。”

“可他为何如此?”

王豆香自问自答,“难道是想巩固太子之位?”

“不会,皇帝对一家四姓,不,他对一家五姓忌惮之极,皇后与太子的身后便是一家四姓,他怎肯为一家四姓搭桥铺路?”王豆罗讥诮一笑。

“那他这是想作甚?”

两兄弟也算是手段了得,可却看不清皇帝这一套手段的用意。

“郎君!”

一个仆役进来,“北疆丁忖快马而来。”

“让他进来。”

丁忖是被人抬进来的,他躺在门板上艰难拱手,“见过郎君,二郎君。”

管事说道:“他们疯狂赶路,寒气入骨,浑身僵硬。”

王豆香走过去,伸手按住丁忖的手臂,一股温暖的内息缓缓输入。

丁忖的脸上多了一抹血色,“小人的胸中……”

管事伸手进去,摸出了一个大油纸包。

“打开。”丁忖这一路调用了王氏的力量,换马不换人,疯狂疾驰,短时间之内赶到了长安。此刻他浑身僵硬,手臂不听使唤。

管事打开油纸包,里面还有一层。

再打开这一层油纸,里面是个厚厚的信封。

这般珍而重之,必然是重要的东西。管事小心翼翼地拆开信封,把一叠信纸递过去。

王豆香接过,看了第一页,神色不变,随即翻开第二页。

王氏兄弟一里一外,王豆罗负责朝中之事,王豆香管着家事。

王豆罗在想着朝中之事,琢磨着皇帝令人弹劾两个儿子的用意。

“咦!”

王豆香轻咦一声。

王豆罗抬眸,微笑问道:“是什么?”

王豆香摇头,“且等等。”

他一页一页的翻看着,神色百变,惊喜,不解,迷惑,警觉……

最后他抬头,“兄长,是冶炼之术!”

王豆罗一怔,“哦!如何?”

王豆香神色凝重的道:“比之淳于氏怕是只高不低。”

王豆罗伸手,急促的道:“给老夫看看。”

他仔细看了,和王豆香面面相觑。

“哪来的?”

刚喝了两碗热汤的丁忖此刻恢复了些,坐在边上,神色委顿中带着兴奋,“是杨郎君给的。”

“谁?”

“哪个杨郎君?”

丁忖说道:“小娘子的那位县令。”

呯!

王豆罗一拍案几,“他从何处得来的?”

换做是旁人,早已狂喜过望。可王氏兄弟却要先核实来历。

这便是世家大族和普通家族的区别。

“杨郎君在国子监里看了不少书,学了冶炼之法。去了太平后缺少铁器。他便从那些人犯中寻出了些工匠一起琢磨,如今太平已经架起了炉子,测试过数次,出的都是上好的铁啊!”

太平的炉子是架起来了,但一炉铁都没出。可太平是杨玄的地盘,谁能去验证?

“好!”王豆罗再拍案几,满面红光的道:“淳于氏肆无忌惮对王氏下手,却不担心矿石被断绝,便是因为我王氏没有上等的冶炼之法。令人马上测试,若是能成,王氏与淳于氏主客异位矣!”

王豆香却已经看出了些道道。他负责家中的产业管理,这几年王氏尝试冶炼便是他在总管。只是看了一遍,他就兴奋不已。

“兄长,不差,绝对不差!”

王豆罗知晓这位兄弟的本事,闻言不禁大喜,“好一个杨玄!”

王豆香抚须,“当初在元州相遇,便是他救了仙儿,如今他给了这等精妙之术,更是让王氏能脱离目下的困境,兄长……”

两兄弟相对一视,不禁大笑起来。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