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63章 长夜(1/2)

四十不到的淳于山是一家五姓中最为年轻的家主。

看着温文尔雅的他更像是一个饱读诗书的读书人。

夜深了。

第一次伺候的侍妾坐在床上,底线近乎于无,含羞带怯,“郎君,夜深了。”

夜深了,万物寂静,但人类却会开启一种活动。

淳于山纹丝不动,就像是柳下惠再生。

侍妾咬着红唇,把底线往下猛地一拉。

我就不信你是铁男。

脚步声轻轻传来。

“郎君。”

淳于山放下书,“何事?”

脚步声在门外止住。

“郎君,就在方才,永平坊工坊被人纵火,损失惨重。”

淳于山的眸中多了一抹厉色,旋即出门。

哎!

侍妾躺下,幽怨的道:“这般不上不下的呀!”

马蹄声在街上回荡着。

“止步!”

金吾卫的军士高喊。

“淳于氏出行,避开!”

响鞭声中,军士们赶紧避开。而就在不久之前,他们拦截了几个百姓,一顿暴打,随即收监。

到了永平坊,那一排工坊依旧有余火在燃烧,坊卒们蹲在边上。

就在先前,有人一桶水倒下去,火源猛地炸的满天星,烧的那人惨叫连连,所以没人敢去救火。

“孙浪何在?”看到几乎成了废墟的工坊,淳于山依旧温文尔雅。

孙浪被人架了过来,跪下低头。

“说!”淳于山平静的道。

“就在先前工坊中突然起火,小人刚冲出来就遇到了贼人。贼人身手了得,小人不敌……”

没有任何征兆,淳于山一脚踹倒了孙浪。

孙浪本已是重伤,被这一脚踹吐了血。倒地后赶紧爬起来,跪在原先的地方。

“老夫不怪起火,却见不得满口都是为自己辩护的蠢货。”

一个护卫过来,“郎君,有火油的痕迹。”

身后的幕僚说道:“郎君,贵妃最近宠信的那个小子……杨玄。”

淳于山缓缓说道:“查!”

幕僚问道,“贼人可留下了痕迹?”

护卫摇头,“就听到有年轻女子说……凡炉中炽铁用炭,煤炭居十几,木炭居十几.凡山林无煤之处,锻工先选择坚硬条木,烧成火墨,其炎更烈于什么……”

淳于山猛地回身,看向一个男子。

男子已经陶醉了,喃喃道:“妙啊!这和老夫正在琢磨的炼铁之法竟然异曲同工,这……”

淳于山深吸一口气,“老夫就说那个小子哪来的胆子毁我家基业,原来是同行,甚好!”

他伸手,有人牵过马来。

上马后,淳于山说道:“孙浪失职,回老宅为护卫。”

护卫头领变成了护卫,地位降低了,收入也低了许多。

关键是,孙浪先前说想回老宅寻立功的机会。

这也算是求锤得锤了。

回到家中,淳于山大步进了卧室。

侍妾惊醒。

随即重压。

侍妾欢喜之极,恨不能把郎君榨干,也好有个孩子。

“啊!”

惨叫声中,外面的护卫们面无表情。

没多久,一个遍体鳞伤的女子被丢了出来。

床上的淳于山已经恢复了儒雅的气质。

……

杨玄等人回来后,就先后沐浴,随即蹲在井边洗衣裳。

怡娘也不问,只是寻了凳子坐在大门后面。

身后脚步声传来,还有一股子沐浴后的水汽。

“回去睡吧。”

曹颖说道。

怡娘双手抱膝,看着月色。

“太子妃无子,所以侍妾们争斗的就厉害,人人都想生下儿子来争夺以后的太子之位。郎君的母亲黄氏出身普通,到了宫中有些胆怯。”

曹颖站在她的身侧,“记得那时老夫还劝谏过殿下,不,陛下,可陛下对自己的女人却疏于管束。”

“太子妃无子,这便是群雄逐鹿的局面,陛下如何管?除非废掉太子妃。”

怡娘笑了笑,“黄氏有了身孕后,陛下便令我去伺候,实则便是想用我的身手去保护她。那一年啊……”

“好像死了几个?”曹颖还有些印象。

怡娘点头。

“都是我弄死的!”

曹颖:“……”

良久,怡娘笑道:“那一年我挡在黄氏身前,各种明枪暗箭都冲着我来了。宫中的手段阴狠,你要小心再小心……我两度差点被毒死,一次被弄进结冰的水池中,还有一次被围殴,有人拿着一把削尖的木棍,混在人群中差点捅死我……”

换了老夫会如何?

怕是活不了。

曹颖不禁脊背发寒。

“可最后那些人都死了,黄氏平安生下郎君。”怡娘轻声道:“我说这些不是想炫耀什么,只是想提醒……你们今夜身上的烟火气太浓郁了,而且还带着一股子火灾的味道,明日只需问问哪里起火,就能知晓你们先前做了些什么。”

曹颖:“……”

怡娘摇头,“有些味道是洗不干净的,唯有一把火烧掉。”

曹颖默默拱手,感谢这位宫斗达人的提醒。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