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49章 我干净的如同白雪(1/2)

元州拉面的生意越来越好,每日客人络绎不绝,每日都有许多客人排不上队,怨声载道,但第二日又会早早守在店门外,就想等着那一碗鲜香无比的拉面。

汪顺告诉韩莹,有人排队得了拉面后,竟然转手就给了别人,随后收钱。

这是坚定韩莹扩大店铺的原因。

但她必须要面对拉面的创始人,国子监学生,万年县不良帅。

“退钱!”

杨玄就像是俯视蝼蚁般的看着她。

韩莹没想到竟然是这个结果。

她愣住了。

这一刻她想到的不是拉面生意,而是家。

父亲为她相中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有钱,钱多的可以让她一家子从此过上优渥的日子。可她跑了。

只要一想到那个男人傻笑流口水的模样,她就不寒而栗。

父亲是为了钱准备把她卖了,所以她想证明自己的唯一方式就是挣钱。无需男人她也能发财。

但现在眼前的少年告诉她。

“退钱!”

他不干了!

这对于她来说堪称是久干逢甘霖,肚饿来大饼。

三成钱对于她而言不是事,现在随手就能拿出来,随后元州拉面就是她的了。

她仔细看着眼前的少年,想分辨他这话的真假。

真的!

她发誓是真的。

她敢用自己离家后的颠沛流离岁月发誓,这个少年的话丝毫不假。

她看了一眼边上站着的怡娘,那平静的神色让她懵了。

退钱,随后店铺是我的。

她的手在微微颤抖,仿佛看到了自己衣锦还乡的那一刻,父母的惊讶,痴呆男人的父母的惊讶……

但这和父亲想把她嫁给那个痴呆有何区别?都是为了钱而不顾廉耻!

“不。”

韩莹起身,“杨帅,你依旧有三成。”

杨玄有些不耐烦的道:“有一点你怕是没弄清楚,我对所谓的三成并无兴趣,所以,要么退钱,要么……”

韩莹霍然起身,“我不是随便的女人!”

怡娘的眼中多了不屑之色,淡淡道:“我家郎君也看不上你!”

杨玄轻轻叩击着案几,“要么你退出。”

非此即彼吗?

韩莹的心跳的剧烈。

杨玄失去了和这个女人周旋的兴趣,他觉得此刻去和朱雀探讨一下正能量更舒坦。

“两个选择,你自己选。”

怡娘看着他,眼中的欢喜不加掩饰。

郎君越发的霸气了。

杨玄走出去的一刻,站在门外的曹颖微微欠身,那恭谨的模样让杨玄想到了些什么。

狗太监!

老曹这模样和电视剧里的太监差不多,加点阴阳怪气就无需化妆。

“郎君,大业需要钱粮,许多钱粮。”

曹颖很欣慰郎君的霸气,但却知晓霸气不能当饭吃。

“我知晓。”杨玄说道:“你觉着让一个女人知晓咱们挣了多少钱……合适吗?”

曹颖把迂腐二字忍住,“郎君,最多是把她收了暖被子罢了,女人,一夜之后看着床单自然就会低头,从此依附自己的男人,相夫教子。难道她还想去做官?呵呵!”

老曹果然是个贱人。

杨玄觉得自己在他的眼中就是一个配种的男人,需要的时候拉出来冲着那些女人鼓起肌肉,随后卖力干活……

这让他想到了小河村的种猪,村里的母猪都被它宠幸过,日子过的无比潇洒……关键是主人家还不杀它。

因为太臭。

那肉腥膻的连狗都不愿吃。

“哎!老曹。”

曹颖一怔,“郎君。”

“这个女人敢从家中反出来,你觉着睡一觉之后她就会踏踏实实的做我的女人,可能吗?”

“应当……能的吧?”曹颖觉得这个没问题。

“能个屁!”怡娘送走韩莹追了上来,“除非弄大她的肚子。”

“那不简单?”曹颖挑眉,“郎君这般少年,也就是一晚上的事。”

“少年人的***成活率高。”朱雀在杨玄的耳边开着车,大车从他的脸上碾压而过。

身后两个人还在吵架,越发的激烈了。

“咳咳!郎君还在。”曹颖不是对手,在惨败之前赶紧转移视线。

杨玄摇头,“继续。”

吵架有益身心健康,这是他找到的知识。

朱雀已经在为他脑补了,“吵架能发泄负面情绪,以及压力。能充分锻炼全身肌肉,还能让你轻松睡一觉……”

“可你上次说敦伦也是这样,也就是说,吵架和敦伦一样?”

杨玄的心中霍然开朗,“难怪那些夫妻爱吵架,这必然是日久生厌,用吵架来代替****。朱雀,朱雀?”

绿灯长亮,就像是个呆滞的孩子。

老贼在前院不管这些事,他坐在台阶上,感受着悠闲的气息,觉得人生在此刻达到了高峰。

“郎君。”

杨玄出来了。

“我去万年县,家中盯着些。”

“是。”

万年县的气氛有些古怪。

“明府被余别驾痛斥为无耻,声音太大,外面都听到了。”

温新书幸灾乐祸。

“还是老赵稳重。”杨玄舒坦的坐下。

赵国林搂着马槊,“痛快!”

“杨玄。”老唐来了。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