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48章 退钱(1/2)

凌晨,天麻麻黑。

洗漱是贾仁最热爱的事儿。

曹颖起得早,早已洗漱完毕,就出来转悠,见贾仁老是洗脸,就问道:“为何这般热衷洗脸?”

贾仁一边搓着洗脸的布片,一边说道:“那些棺木中大多是朽骨,如此倒也无碍。可有时会遇到那等宝地,尸骸竟然还在腐烂。掀开盖子时,那股子味道让你能吐三日三夜。可你还得伸手进去掏,把那些宝贝掏出来……回到地面上,老夫第一件事便是洗脸,使劲搓啊搓……”

曹颖的咽喉涌动……他哪里经历过这些,但好死不死的,他追问道:“伸手去掏,掏什么?”

“屁塞。”

“呕!”

早饭时,曹颖看着香喷喷的饼却不动手。

“这是用羊油煎的,油汪汪很是美味。”怡娘解释了一下。

羊油,羊肉……羊屁股……羊屁塞。

“呕!”

曹颖捂着嘴冲了出去。

杨玄纳闷,“这是……”

这是几个月了?

“不该啊!”怡娘过去撕了一角饼送进嘴里,随后咆哮,“曹老狗,以后你自己做饭!”

大清早就吵架能让人气血通畅,旁观也有效果,杨玄就发现自己浑身舒坦。

曹颖吐过了,又来寻杨玄。

他面色煞白,看着有些惨兮兮的,“郎君,那老贼颇有些本事,可咱们干的是大事,若是无意被他察觉了……”

“投名状!”

“什么投名状?”

“让他去杀一人,一家四姓的人。”杨玄想到了晏城,“杀何家的人。”

“你去盯着。”杨玄起身出去。

曹颖的眼皮子在狂跳。

一直在见到老贼时他依旧觉得脊背发寒。

“觉着郎君前程如何?”

老贼正在剔牙,赞道:“前程似锦。”

“想不想跟着郎君做事?”曹颖笑吟吟的问道。

“自然。”老贼每日跟着杨玄吃香喝辣,早就乐不思墓了。

“郎君需要忠心耿耿的身边人。”

老贼抬眸,他知晓那些权贵和世家都有自己的心腹,堪称是死士。谁没有些这等心腹,出门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

“第一批跟着郎君的,以后富贵不在话下。弄不好,还能弄个官做做。”

若是郎君讨逆成功,麾下的心腹自然水涨船高。

老贼心想那些世家和权贵高官都有自己的门路,身边幕僚什么的只要愿意,为官真不是难事。自己是个盗墓贼,贵人自然看不上。而杨玄年少有为,说不得以后飞黄腾达。

老贼的眼中多了光芒和憧憬……他做梦都想着能光宗耀祖,但想得最多的就是做个盗墓的头领,做官……谁见过盗墓贼做官?做梦去吧!

“还能娶娘子!”曹颖加了个筹码。

曾经浑身尸臭,没有女人看得上的老贼毫不犹豫的道。

“想!”

“去杀个人吧。”

曹颖微笑着。

门外,怡娘握着软剑的剑柄,低声道:“莫要寻死!”

“好!”

老贼很爽快的道:“老夫本就是个游走于幽冥与人间的渣滓……”

怡娘悄然退去。

而曹颖却想到了当初杨玄令他和怡娘去杀何氏护卫头领的事儿。

投名状!

看着这般无害的郎君,竟然有这等手段。

想到往日自己对郎君有些轻视,哪怕只是在心中,曹颖依旧觉得脊背发寒。

“老夫这是逃过一劫啊!”

午饭时杨玄听到了一个消息。

“何氏的一个管事中午莫名其妙的死在了情妇家中,就在上茅厕的时候,被人从后面窗户爬进来,一竹签捅在脑门中间,淹死了。”

包冬回来了,这个消息自然是他率先发布。

有人冷笑,“我来辟谣。那管事的马突然发狂,一头把他甩了下来,脖颈都断了,说是能回头看到自己的后背。”

咦!

有人三两下吃完就跑了。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

那学生得意洋洋的道:“后来一看,那马竟然被人喂了春药,这才发了狂。”

有人不解,“吃了春药……马也该去寻马发泄吧?”

那学生坐下,拿起筷子,“是公马。”

那人更不解了,“那狗发情都知晓抱着人的腿蹭,马为何不能寻棵树去蹭蹭?”

那学生叹息,“公马都是被阉割了。”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