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42章 我来接我的兄弟(1/2)

第42章我来接我的兄弟

宋震坐在值房里,看着杨玄出去的背影,突然笑了笑。

“利用金吾卫的手段显得机变,可为了兄弟也能抛开名利功劳,这便是执拗,机变而不乏坚持……有趣。”

下手的小吏说道:“尚书,那边的请托……”

先前有一位宋震在军中的同袍来,一番笑谈后,提及了请宋震帮忙,让周岩和杨玄和解之意。

宋震拿起文书,突然想起了那些年的金戈铁马,眉间多了一抹凛然,“去告诉他,那不良帅想要的不是功劳,而是公道。他若是不想晚节不保,且收回爪子,否则……老夫会忍不住剁掉它!”

小吏知晓这位尚书言出必行,但还是忍不住仗着是心腹多嘴,“尚书,为了一个少年……”

宋震淡淡的道:“大唐这些年颓废了,老夫为兵部尚书深知。多一个少年英才,大唐未来便多一分元气,既然遇到了,老夫不护着,难道就看着他被那些蝇营狗苟淹没了?”

小吏告退,宋震抬头,眼眸深处多了回忆之色。

“老夫年少时何尝不是这般执拗呢?”

……

杨玄回到了家中。

贾仁已经换了一身衣裳,“见过郎君。”

“在前院养马。”杨玄指派了老贼的职事。

少顷,他进了房间,曹颖跟了进来,“郎君,此人乃是积年老贼,收了何用?”

“先看着。”杨玄问道:“那边生意如何?”

“火爆。”曹颖颇为欢喜,“那四娘子聘了些人手,如今越发做大了。”

杨玄点点头,“晚些我再看看。”

他的脑子里有些念头,但还得等包冬之事了了才能做。

午饭是拉面。

杨玄和曹颖、怡娘三人慢慢享受美味。

“过路神灵请先享用!”

三人偏头看去,就见贾仁端着碗,冲着虚空祈祷。

曹颖抬头看了怡娘一眼,然后看向杨玄。

“郎君……”联想到老贼盗墓贼的身份,这个饭前议事有些让人瘆的慌。

“这是拜神呢?”杨玄眼皮在跳。

贾仁坐下,“是啊!”

这是来了个神棍?

吃完一碗,贾仁有些尴尬的道:“老夫一日没吃饭……”

“自己去盛。”怡娘指指厨房。

少顷厨房里传来刮陶罐的声音。

杨玄喝道:“不许舔!”

怡娘和曹颖的脑海里浮现一个画面:贾仁用勺子刮罐子底,刮到最后舍不得最后一点残渣和汤汁,就伸舌头去舔……

不会吧?

但二人同时看向杨玄,曹颖唏嘘,怡娘恼怒。

郎君究竟是经历了些什么。

杨玄吃了面条,吩咐道:“贾仁去打探金吾卫兵曹黄立的家在哪,进去找些东西。”

“什么东西?”贾仁起身。

“不合规矩的东西。”

贾仁没有犹豫,“老夫这便去看看。”

等他走后,怡娘和曹颖吐槽,“这等老贼要来作甚?”

午饭后,杨玄去了万年县。

赵国林和温新书已经来了。

还带来了两个女人。

一个看着有些妩媚,一个有些胖,笑的谄媚的女人。

“见过杨帅。”妩媚的女人叫做芝香。

杨玄打量了一下她,虽说有些妩媚,可也达不到让嫖客血流不止的程度吧?

“说说,那人是如何死的?”

芝香老老实实地道:“就是……喷血而亡。”

杨玄问道:“哪里喷血?”

他为此查了资料,朱雀说马上风不会喷血。

芝香低下头,轻声道:“上下齐喷。”

只是想了一下那个画面,杨玄就脊背发麻。

随后讯问了老鸨,老鸨发誓只是有人来警告她不许改口。

“找了死者的娘子来。”

赵国林和温新书都有些一筹莫展,可杨玄却很是自信。

死者的娘子来了,一袭白衣,楚楚可怜。

“他往日习惯寻哪位医者?”

杨玄的问题直接且突然,死者的娘子下意识的道:“道德坊的王医者。”

“带了来。”

王医者是背着医箱来的,显得有些忙碌,一来就扫了在场的所有人一眼,显得格外专业。

“见过杨帅。”

杨玄看似浑身放松的跪坐在那里看书,闻声抬头,微笑道:“死者生前可是有肠胃之疾?”

医者点头,“杨帅竟然知晓?”,他看了死者的妻子一眼,可看到的却是妇人一脸的惊愕。

杨帅竟然未卜先知?

这两人已经被震住了,杨玄趁热打铁,“可曾吐血?”

医者捂额,“老夫想想……对了,五年前吧,他曾喝多了吐血,是老夫救了回来。”

杨玄起身,“去金吾卫。”

耳机里,青雀还在说话……

“……吐血而亡,胃出血最有可能,其次是肺结核,可肺结核是咳血……所以胃出血的可能最大……”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