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小说

第十章 很香

1个月前 作者:缚小瑾

何堂主此时忽然回头来看我,我吓得立刻闭上眼睛,他看到我还在熟睡,不知道是怕惊醒我还是不愿被我听到,他将声音压得极低,“是三爷那边的人。”

“这伙下三滥肥了胆,敢直接在我场子动手弄人。”纪先生狠狠吸了口烟,他把烟蒂朝楼下丢掉,“他和赌场那边有过节吗。”

“没有,他和冯小姐也素昧平生,可他看上了冯小怜,但道上人都知道冯小怜在金苑是您罩着,关系千丝万缕,冯小怜对他也不是很热情,三爷咽不下这口气,他看到您对冯小姐有些不一样,才会贸然下手。”

纪先生转过身来,他背靠窗台手插在口袋里,“这么说金苑里也有他安排的眼线。”

何堂主忽然低下头不语,纪先生面无表情,但眼神极为阴寒,他在沉默片刻后,忽然抬起腿朝何堂主腹部攻去,我听到后者身体瞬间弯曲下来,脸上表情非常痛苦,却咬牙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我说过什么。把场子扫得干干净净,我不允许有沙子迷了我的眼。”

何堂主一言不发,他耳根因为巨痛隐忍得非常红,脸又惨白,他站在那里十分痛苦。

纪先生说,“我的规矩你清楚。你犯了这么大失误,该怎么处置。”

何堂主抬眼看了看他,似乎在等一个转机,可纪先生早已别过面孔,毫不留情。

何堂主没有再讨饶,他说了声明白,神色特别肃穆转身朝门口走去。

何堂主离开后,就只剩下纪先生一个人在,我立刻将眼睛闭上,这一次闭得很紧,一丝光亮都看不到。

纪先生是华南跺一跺脚就能引发海啸的人物,和他独处一室,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紧张的气氛和压迫感,后背才刚刚下去的冷汗又一次浮起来。

我屏息静气直挺挺躺在床上动也不动,我竖起耳朵听房间里的动静,我似乎听到了脚步声,时远时近,我很想睁眼看看纪先生在什么地方,在我犹豫不决时,我忽然听到头顶传来带着笑意的声音,“别装睡了,我知道你醒着。”

我咽了口唾沫,十分尴尬的睁开一条缝隙,他清俊的五官含一丝笑意,脸庞距离我非常近,正悬浮在我上方,我只要抬起来几厘米就可以触碰到他鼻尖,他身体完全倾下,手臂撑在我两侧,“好听吗。”

他凝视我眼睛,浓烈的烟味从他口中散发出来,我鬼使神差点点头,他嗤笑出来,他笑时眼底闪着碎光,像夏季安静的塞纳湖泊,泛着金麟。

“偷听别人说话不是好习惯。”

我陷在他的目光里,忘记了怎样呼吸,他伸出手将贴在我额头的碎发一根根择开,他粗砾的指尖每触碰一下我皮肤,我便禁不住颤栗,滚烫,是我的错觉,又很冰凉,我能看到他手指细碎的波纹,一圈圈,他右手腕部有一条长疤,蔓延至袖口里,很长很深,大约有很多年头,蜿蜒曲折成一条白色的痕迹。

我问他那是怎么弄的,他云淡风轻说,“砍的。”

我听说过道上头目为了抢夺地盘和货物,带两拨人马大打出手,砍得血流成河,这事很寻常,在波诡云谲的华南,丧心病狂的事比比皆是,这就是一片拿命搏地位和权势的沼泽,玩儿不起的就陷下去被闷死,玩儿得起的就吃香喝辣万人之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