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小说

番外十二 嘟嘟选妃记(全剧终)

7天前 作者:叶染衣

叶三公子在上一轮输了,原本所有人的目光都定在夜哲身上,可任谁也没想到他会在第二轮开场便抓了一个空白纸团。

也就意味着,这个受众人瞩目期待的夜哲失去了参赛资格。

观众席上顷刻喧哗沸腾起来。

这么厉害的人物竟然没有参赛资格,那后面的比赛还有何意思?

当即有几个百姓便嚷嚷着让高太尉重新组织抓阄,觉得夜哲不该就这么被淘汰了。

高太尉也是被夜哲这倒霉运气给震到。

但重新组织抓阄是不可能的,这样一来会对先前参赛的小公子们不公平。

可是眼看着满心期待的未来孙女婿就这么被淘汰了,太尉他老人家也很焦躁。

夜哲望着空白纸团呆了一瞬,一瞬过后,他云淡风轻地扔了纸团,折扇一摇,大摇大摆地往亭子方向走去,视众人的目光如无物。

高太尉坐在裁判席上,眼珠子就快惊得掉下来了。

满脸震惊中又挪出了那么一丝丝惊喜。

莫非这小子想抢亲?强来?

虽然几十岁的人了,太尉他老人家一想到这种种可能,仍是激动得如同孩子一般,灼灼目光定在夜哲小小的身子上,恍然之间眯了眼。

这背影……怎么有些眼熟?

夜哲在众人惊愕地张大嘴巴的反应里坦然自若地走上水上回廊,慢慢挑帘欲入内。

高阳的婢女大惊,“这位公子,未经小姐允许,您不得入内。”

“爷替她允了。”夜哲眉梢一挑,折扇一收在手心敲了一敲,“你们家小姐若是不单独见爷一面,她肯定舍不得我就这么走了。”

趁婢女怔忪的间隙,夜哲一闪身入了亭子。

高阳咬牙瞪着面前的人。

内心里,她不得不承认这小子的无论是容貌还是气质甚至是那诡异的武功都异于常人,可这些都不是她想要的,若是她记得不错,前世里,再过几日便是摄政王妃替嘟嘟选妃的日子,今日的擂台赛,也是她万般不得已之下才会央了爷爷设下的,目的就是为了引诱嘟嘟出来。

可是她没想到,那个人竟然真的对她不管不顾!

深吸一口气,高阳稳了稳心神。

前世,嘟嘟选妃以后,她万念俱灰,在上元花灯节那晚出去放河灯的时候不小心栽进了水里。

原以为必死无疑,却没想到上天厚待,竟让她重来一世,回到嘟嘟选妃之前。

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可不是用来耽误的。

这一世,不管如何,她都要想办法改变前世的结局。

“你来做什么?”高阳没好气地看了夜哲一眼。

“爷失去了比赛资格,正难过呢,高阳小姐不安慰我,反而这副冷冰冰的语气,简直让人心寒。”夜哲唉声叹气。

“谁让你进来的?”高阳转目狠狠剜了婢女一眼。

婢女身子抖了抖,正待开口解释。

夜哲先开口道:“自然是被高阳小姐的美貌给吸引来的。”

“出去!”高阳声音愈发冰寒,“否则待会儿别怪我不客气!”

“哦?”夜哲挑挑眉,“我倒想看看,高阳小姐想怎么个不客气法?”

“你!”高阳气极,紧紧皱着眉,“你再不出去,我就让人去请爷爷。”

“对!”夜哲弯唇笑道,“爷爷是该下来喝一杯祝福茶的。”

“不要脸!”高阳气得小胸脯一鼓一鼓的,当即吩咐婢女,“你去将爷爷请来。”

婢女应声退出了亭子。

外面的观众不明所以,只知道夜哲这厮破坏了比赛规矩,竟单独入了亭子去见高阳小姐,可许久不见他出来,众人不禁猜想莫非是被高阳小姐瞧上了?

擂台上的打斗还在继续,但比赛中的小公子们一想到夜哲很可能是高太尉内定的孙女婿,一时间众人都没了比赛的心思,目光一直往亭子方向瞟。

高太尉在裁判席上如坐针毡,毕竟擂台上的比赛还在继续,他也不好得贸然离席。

忽见阳阳的婢女上来,他目光一亮,“可是阳阳让你来找老夫的?”

“是。”婢女恭敬地点点头,“太爷,小姐让您去一趟。”

不等婢女说完,高太尉早就起身快步走了下去。

掀帘入亭,只见小孙女高阳满目哀怨地朝他看来,“爷爷,你看这个人,非要赖在这里不肯走,他明明已经失去了比赛资格……”

“爷输的是比赛资格,又不是娶媳妇儿的资格。”夜哲话接得很顺溜。

“爷爷……”高阳找不到话来反驳,只得向高太尉求助。

高太尉嘴角弯了弯,看着自家小孙女因为夜哲而气急败坏的样子,不由得轻笑一声,“阳阳,其实爷爷觉得夜哲也是不错的人选,你若是中意,那咱就不按照比赛规则来,只要你喜欢就好。”

“谁喜欢他!”高阳轻哼一声,她没想到连爷爷都帮着这厮说话,简直气死她了!

再这么耽误下去,前世的轨迹肯定又会回归,到时候她便只能又一次眼睁睁看着嘟嘟娶别的女人。

夜哲眉梢跳了跳,“高阳小姐不用过分喜欢我,只需要点个头即可。”

高阳气极,怒指着外面厉喝夜哲,“你给我滚出去!”

夜哲坐着不动。

高阳深深皱眉瞪着高太尉,“爷爷,你怎么也帮着外人欺负我?”

高太尉一脸为难,慢慢踱步至高阳身后,悄声道:“阳阳别急,爷爷觉得这个小子很是眼熟,兴许是我们认识的人也不一定,既然他一心要见你,那你何不趁机试探试探他的底细?”

“爷爷……”高阳无可奈何。

她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嘟嘟并不在皇宫,也不在摄政王府,她唯有用此法才有机会引他现身,倘若他真的对她有一丁点儿那方面的意思,今日必定会来。

可……嘟嘟那么小,即便有摄政王和摄政王妃谆谆教导,他真的能明白感情是个什么东西吗?真的能明白……她重生回来有多想改变前世的结局,多不想看见一个又一个女人住进后宫吗?

重生这种事情毕竟玄之又玄,她无法开口向任何人倾诉说明白,只觉得这一刻非常委屈。

鼻尖一酸,眼泪便簌簌落下来。

高太尉当即变了脸色,“阳阳你怎么了?你别吓爷爷……”

“爷爷,我……”高阳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她苦心安排的擂台赛如今就像个笑话一样,台上比武的那些世家公子全都不是她想要的,她想等的人没出现,兴许也不会出现了。

夜哲在看到高阳落泪的瞬间眉心狠狠皱了一下,转头对高太尉以及两个婢女道:“爷爷。能否麻烦你带着婢女们出去一下,我有几句话想同高阳小姐说。”

“这……”高太尉犹豫。

“你出去!”高阳红着眼眶,泪眼婆娑,一脸不善地盯着他。

夜哲突然严肃脸,“我若是出去了,你这辈子都得后悔。”

高阳怔了一下,这个眼神……就好像……

心中莫名慌乱,她喑哑着声音,“爷爷,你先带着她们俩出去,这么多人在外面看着,我就不信他能把我怎么样。”

“阳阳,那你可还难受?”高太尉心中哀叹,他这个小孙女怎么小小年纪就一副老成的样子?

摇摇头,高阳道:“爷爷,你快出去吧!”

高太尉又安抚了一番才带着两个婢女走出亭子。

“你有什么话,快些说。”高阳重新坐下,没好气地盯夜哲一眼。

夜哲给自己倒了杯茶喝下,一瞬不瞬地看着高阳,“前些日子,我去了一个地方。”

“与我何干?”高阳语气漠然。

“然后看到了一些东西。”夜哲接着刚才的话,“比如……你的前世。”

蓦然睁大眼睛,高阳如遭雷击,整个人石化在软椅上,好久都没有反应。

“我知道你是重活了一次的灵魂。”夜哲语气悠悠缓缓,然而每一个字都像重锤敲击在高阳的心脏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