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 纪暧断情,我放你走(1/2)

出了陵园,莫七已经订好了位置,一行人就直接去了饭店。

纪卿此刻倒也不避讳,平时出门还戴个墨镜,此刻却大大方方示人,维城的人鲜少有不认识纪家姐妹的。

不仅仅是因为这对姐妹生得貌美出众,最主要的是这对姐妹爱上同一个男人,甚至为了一个男人撕破脸,这俨然已经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了,而围城的人区分这对姐妹的方法也是简单粗暴。

短发的是姐姐,长发的是妹妹。

这纪家在维城本来就是大户,出了一点事情大家都会议论纷纷,更何况还是关于双胞胎姐妹的。

“先生女士你好,请问你们几位?”服务员热情的迎上来,心里却在感慨,这家人的基因真是优良。

“定好的位置,姓莫!”莫离淡漠开口。

“好的,里面请!”

女服务员的眼睛不时在纪卿和莫七身上打量,男的俊逸女的明艳,相配得很,最主要的是,这女的不就是最近处于风口浪尖的纪家大小姐么?虽然不常露面,可是这气质和她的妹妹真的很不一样。

她的目光停留在他们身后跟着的小元身上,两只眼睛都开始放光了。

似乎女人天生对呆萌可爱的生物没有任何抵抗力,况且这张脸和前面的男人如出一辙,父子相什么的,简直太有爱了。

小元抬头冲着女服务员笑了笑,“姐姐,我知道我很可爱,你一直盯着我我会害羞的。”

“扑哧——”服务员直接笑了出来,“小朋友,你太可爱了。”

“我不小了,你哪里看出来我小了。”

这个服务员也挺好玩的,年纪不大,估计也就二十出头,她出手比划了一下两人的身高。

小元顿时满腹怨念,他直接迈着小腿跑到纪卿面前。

“怎么了?”纪卿看着小元撅着嘴巴,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妈,我要长高!”

“为什么?”

“我太矮了,女生都嫌弃我,这样我很难找到对象的!”

纪卿顿时满头黑线。

“早恋不好!”更何况你才几岁啊啊!

纪卿不想打击他而已,她真的想直接会他一句:臭小子,你断奶才多久啊,就想着找女朋友?

“妈咪,你不知道现在男女比例失衡么?我这是未雨绸缪。”

“莫七,你看看你儿子,小小年纪就想着泡妞,也不知道遗传的谁!”纪卿瞪了莫七一眼,因为这人一直在一边憋着笑,就是不说话。

“这肯定不是遗传我的,我一直洁身自好。”莫七正襟危坐,一脸严肃,“小元,我跟你说,早恋没什么,遇到喜欢的小女孩就果断下手,不然下手迟了就被被人抢走了。”

“她要是不喜欢我怎么办!”这种话题小元以前肯定不会和纪卿交流。

“徐徐图之!”

小元抓了抓头发,貌似很有道理。

纪卿无语,自己看着菜单,不理会父子两个人的交流。

纪卿简单点了几个菜,服务员给他们倒上茶水,纪卿一边喝茶一边漫不经心的翻阅着菜谱。

只是她忽然发现父子两个人的话题似乎有些偏了。

“爹地,我早就想问你了,你平时都是坐着的,那你怎么尿尿啊!”

“噗——”纪卿一口水直接喷了出来。

莫七则相当淡定的给她低递了一张面纸,“这么激动做什么?”

“妈咪,我们在进行男人之间的对话,淑女这个时候应该回避的。”

“我是你妈,我要时刻防止你的思想被某人带偏了。”

“你就是和我一样好奇呗,别整这些有的没的,话说妈咪,难道你也没看过!”

纪卿有些语塞,她又不是偷窥狂,看这个做什么!

“你别调侃你妈咪!”

“哼——”小元别过头,“妈咪,你真的不要回避一下么?”

“你光着屁股乱跑我都见过,现在怕什么!”

小元顿时黑了一张脸,“我什么时候光着屁股乱跑了!”

“可能你不记得了,有一次在部队,我要给你洗澡,你偏不洗,还直接跳出浴缸,光着脚就往外面跑,你人小,就像个泥鳅一样,我也抓不住你,然后就裸着在家属区饶了几圈,当时住在家属区的人都看见了,还一直说……”

小元已经捂住脸,太丢人了。

“说什么?”莫七倒是极少听纪卿说起小元小时候的事情。

“他们说你家儿子很奔放!”

纪卿摩挲着下巴,意味深长的说。

“哈哈……咳咳……”莫离忍不住笑了出来,只能低头强忍着。

“妈咪,我才没有!”小元急着辩解,有这么坑自己孩子的么!

“部队的人都知道你喜欢裸奔,别解释了,我这里有图有真相!”

“妈咪,你坑我!”小元立刻表示抗议。

“表担心,我会帮你p图,尽量让你……”纪卿打量着小元,小元几乎是下意识的伸手护住了自己的下体。

“妈咪,你好色,你盯着哪里看呢!”小元忽然脸一红。

纪卿兀自一笑,这混小子居然还会害羞了。“放心吧,我会在**部分打上马赛克的,不会让你裸着出镜的,放心。”

“妈咪,你耍流氓!你肯定天天看着我的裸照发花痴!”小元冷哼一声。“你这样是侵犯我的**,哼——”

“你这小屁孩,有什么好看的。”纪卿无语。

“你可以把我想象成爹地啊!”

纪卿pk小元!小元完胜!

房间一阵静默,刚刚过招明明自己占上风,怎么就变成……

小元冲着莫七挑了下眉毛,莫七瞪了他一眼,我欺负你妈咪就算了,你还欺负上了,改天要好好教育他一下。

什么时候你这个小鬼也能欺负我的女人了。

“菜来了……”服务员的声音打破了房间的静谧。

莫七忽然扯住纪卿的胳膊,纪卿一边让服务员将小元喜欢的菜放在小元面前,一边附耳过去,莫七张嘴咬了一口纪卿的耳朵。

“你真的有看着小元的照片yy我么?”

“当然没有!”纪卿伸手将莫七推开。

“其实你想的话,我可以献身的。”

“噗——”小元嘴巴里面的青菜没咽下去,差点吐出来,“爹地,你要为妈咪献身什么?”

“让她观赏啊!”

然后小元就用一种你是色情狂的眼睛盯着纪卿看,被纪卿瞪了一眼,小元低头吃饭,不过心里却在腹诽着,妈咪肯定是恼羞成怒了。

莫离在一边帮服务员摆盘,五年前他讨厌纪卿,是真的讨厌,可是现在看到莫七能够露出如此幸福的笑容,他还能说什么呢。

莫七吃饭的姿势都很优雅,筷子从来不会碰到盘子,声音极小,倒是小元或许是在部队待久了,狼吞虎咽的,和莫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小元,你吃饭慢点,容易消化不良。”

“妈咪,食不言寝不语知不知道啊!”小元冲着纪卿吐了吐舌头,莫七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面,惹得小元立刻委屈的撅起嘴巴。

“那是你妈咪,别没大没小的!”

小元冷哼一声,低头继续吃饭,是不是嫌弃自己没有利用价值了,居然打他来讨好妈咪,爹地简直太坏了,没有比他更坏的人啦!

“吃菜!”纪卿帮莫七夹了一筷子菜,算是犒劳。

居然是菠菜,莫离嘴巴抽了抽,莫七不爱吃菠菜,可是小元貌似很喜欢。

莫离刚刚准备说什么,就看见莫七慢悠悠的夹起了菠菜送到了嘴巴里面,私下里莫离曾询问过莫七,明明你不爱吃,为什么还要吃呢。

莫七还是淡淡说了一句:“夫人夹的菜,我都爱吃!”

莫离嘴角抽了抽,您压根不是不爱吃或者不能吃,而是纯粹的挑食吧,而且这**裸的秀恩爱是怎么回事。

医院中

纪暧这一夜是彻夜未眠的,第二天她的身体恢复了一些,医生就和她商量着如何处理孩子的事情。

“其实你的身体你比任何人的心里都清楚,这个孩子迟早是要流掉的,不过你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要孩子,只要你之后好好保养,以后要孩子肯定没问题的。”

“嗯嗯。”纪暧咬着嘴唇,伸手摸着肚子,这个孩子以前是她要挟沈穆清的筹码,可是这一刻她却舍不得了。

“你也别太担心,现在技术很好的,不会很痛的!”医生耐心的说。

主要是看在沈筠这才关系上,医生对纪暧也显得格外有耐心。

“让我想想吧。”纪暧咬了咬嘴唇,娇俏的小脸没有一丝血色。

“那行,最好尽快做决定。”医生最后还是补了一句,纪暧点了点头。

等到医护人员离开之后,房间中就剩下她一个人,巨大的孤寂和失落感瞬间充斥着他的内心,她忽然想起了以前自己住院,母亲都会给她炖她最爱的鸡汤。

“小暧乖,喝了鸡汤身体就会好得更快哦!”丁慧总是哄着她喝完一大碗鸡汤,丁慧不是对鸡汤情有独钟,而是她曾经对丁慧说,她希望每次生病都能喝到妈妈做的鸡汤。

纪暧觉得眼睛干涩得难受,她伸手揉了揉眼睛,揉着揉着眼泪就下来了。

憋了一整夜的情绪在这一刻完全爆发了,纪暧将头埋在被子中,低声抽泣。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直到有医护人员过来你给她送饭,纪暧才进了洗手间洗了一下脸。

“这纪小姐也真是可怜,住院了也没有一个陪护的人,真是可怜啊!一个小姑娘的多孤单啊!”

外面传来两个护士的对话声。

“那也是她活该,这么喜欢耍手段,现在众叛亲离了吧,真是作死!”

“嘘——小点声!”

纪暧使劲用冷水拍打着自己的脸,心中一片荒芜。

纪暧根本吃不下饭,她知道沈穆清也在这家医院观察,她拖着疲惫而又沉重的身子找到了沈穆清的病房。

病房的门虚掩着,走进就能够看见沈穆清那张脸,那张自己爱了二十多年的脸,冷漠绝情,偶尔也对自己呵护备至,自己就像是他的宠物一般,想起来了就逗弄一下,平时就扔在一边让自己自生自灭。

“穆清,我跟你说,小暧的孩子或许保不住了,我觉得你有必要去看看她。”沈筠站在沈穆清的病房前,沈穆清拿着筷子戳着刚刚从外面饭店打包回来的饭菜,看起来没有一点食欲。

“这个孩子本就不该来到这个世上。”沈穆清说得凉薄。

纪暧身子一软,靠着墙,慢慢坐下,双手死死地抱住自己的胳膊。

沈穆清逼迫她吃避孕药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她双手死死攥住自己的衣服,而房间中的对话还在继续。

“你说的这是什么混账话,这种话你怎么说得出口!小暧怀的是你的孩子,怎么?不想负责?”

“你能保证是我的孩子么?”

“沈穆清,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混蛋了!”沈筠心里怄火,“我告诉你,你吃了饭就去看看她,女人这种时候很脆弱,你别刺激她。”

“为什么总是让我迎合她,就算是她怀了我的孩子,所以我就要被她要挟,让她予取予求么!”

“啪——”的一声,沈穆清将筷子摔在了面前的小桌子上。

“那你告诉我,纪家的两个姐妹,你喜欢谁?”沈筠这话一出,沈穆清倒是愣了一下,沈筠嘴角轻扯,“你谁都不喜欢吧!”

“不是。”

“姐妹花同时喜欢你,同时追着你,你是不是觉得很满足,各有千秋的两个人同时喜欢你,但是……你最爱的应该还是你自己吧!沈穆清,别让我看不起你,爱就爱了,不爱就不爱,你别毁了别人的一生!”

“姐,你到底站在谁那边!”沈穆清懊恼的抓了抓头发。

“我要不是你姐,我早就揍你了!你自己看看这些年你都做了什么混账事!”沈筠真是越想心里越气。

纪暧听了好一会儿,她的脑海中忽然就想到了莫七拉着纪卿手的画面,那个男人满心满眼都是纪卿,就是说话都透着宠溺,而她呢!

机关算计,到最后就是如此下场么?

沈筠和沈穆清说了好一会儿的话,越说心里越怄火,她直接扭头,推门出去,就看见蹲在门侧的纪暧。

“纪暧?”

沈穆清身子一僵,纪暧扶着墙慢慢站起来,“沈姐姐。”

“你的身体不好就别出来乱走了,地上那么凉,很容易刺激你的身体!”沈筠不知道纪暧听见了多少,脸上也显得有些尴尬。

“我来看看穆清哥……他!”那句穆清哥哥,到了嘴边,纪暧却无论如何都叫不出来了。

“那你就去吧,对了,你吃过了没。”

“我吃了,沈姐姐,你去忙吧!”

沈筠看了一眼房间内沈穆清,他们两个人的事,还是要他们自己解决,自己不过是个局外人。

沈筠离开之后,纪暧才推门进去。

“你的身子没事了么?”沈穆清也是显得有些尴尬,他刚刚说的话她都听见了么?她的脸色怎么这么白。

“我就是和你说一声,孩子我会流掉的,你说得对,他本来就不该来到这个世上。”

沈穆清眉头一蹙,她果然是听见了。

“偷听我说话?”沈穆清语气上扬,似乎有点不高兴。

“我不是故意偷听的,正好就听见了,我知道你不想和我结婚,不想就不结吧,这么多年我一直缠着你,你肯定也很厌恶我了,那么死皮赖脸,没羞没臊的。”纪暧嘴角露出了一抹苦笑。

沈穆清对纪暧一向很有把握,她那么爱自己,怎么可能真的放弃这段婚姻,难不成她这是故意吊自己胃口,以退为进?

“你确定?真的不后悔?”

沈穆清语气中的鄙夷不屑,纪暧听得一清二楚,她伸手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纪暧,你不能再心软了,这个男人真的不爱你,你何苦一而再再而三的作践自己。

她强忍着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

“我说真的,希望你以后会遇到一个你真的喜欢的人,我先走了!”纪暧说着也不等沈穆清说话,扭头就走。

沈穆清愣了一下,等他回过神的时候,纪暧的身影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沈筠今天是晚班,所以下午准备回去休息一下,准备问一下沈穆清有没有什么需要她从家里带过来。

刚刚进去,沈穆清正在看着窗户发呆,沈筠眼睛余光瞥见了门口的一滴血迹。

“刚刚谁来过?”

“就纪暧。”沈穆清此刻烦得很,纪暧临走的时候,背影单薄,那么柔弱,而且她没有回头,就是正眼都不曾看自己一眼。

沈穆清,你到底在想什么啊,你不是对这个女人厌恶透顶了么,这样不是正好解脱了么,你到底在想什么呢!

“不好!”沈筠心里懊恼,等她跑到纪暧的病房时,一个护士正在给纪暧的床换床单。

“沈医生,您怎么过来了。”

“病房的病人呢!”

“刚刚忽然大出血,被送到急诊室了,估计孩子是保不住了,床单上面都是血呢,吓死人了!”小护士指了指被丢弃在一边的床单。

沈筠脑子嗡的一声炸开了,急忙跑到急诊室,灯还亮着,她坐在急诊室门口,头疼欲裂。

纪暧出来的时候,她没想到第一个见到的人居然是沈筠。

“沈姐姐……”纪暧的嘴唇干涩得出血,沈筠叹了口气,要了杯水,蘸了棉花给她润了润嘴唇。

“你不是一向很聪明么,怎么这次这么傻了。”

“不是傻,我是累了,不想追着他跑了,我只是忽然看开了!”

尤其是在手术室,她能够感觉到有东西在抽离自己的身体,明明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却硬生生被剥离开,或许就像她对沈穆清的感情。

明明已经胎死腹中,却硬要留着,到最后害人害己。

这份不应该有的感情,就算再疼,也总要抽离出来,就算这份感情已经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也总归要离开的,本就不应该存在的感情,就随着这个孩子一起去了吧。

沈筠也不说什么,“我回头让人给你顿点汤,你的身子需要静养,穆清是很混账,我替他给你道歉了。”

沈筠是医生,知道打胎对一个女人的影响,尤其是第一个孩子。

“是我自己的错,怨不得任何人,我想自己一个人静一下。”

“那你好好休息,有事情可以让护士通知我!”

“嗯。”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