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高瞻远瞩(1/2)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高瞻远瞩

叶子轩从袁玉川的小院子出来后,就径直回了叶家一踏,目标明确地去见老人。

在那所山风灌注的小哨所,叶子轩见到正奋笔疾书的老人,一首《满江红》写得是淋漓尽致,力透三分,让叶子轩止不住地喝彩,老人笑着停下笔锋后,就让叶子轩也来一幅字:“天龙,你精通琴棋书画,今天给爷爷也留一幅字。”

叶子轩没有推脱,笑着上前磨墨起笔,叶无锋亲自摊开一张宣纸,等待宝贝孙子的表现。

叶子轩看了一眼满江红,接着又看看爷爷的满头白发,思虑一会后就捏起毛笔道:“病骨支离纱帽宽,孤臣万里客江干,位卑未敢忘忧国,事定犹须待阖棺;天地神灵扶庙社,京华父老望和銮;出师一表通今古,夜半挑灯更细看。”

他此刻脸上没有玩世不恭,只有说不出的肃穆,手指修长白皙,身上散发书生气息,毛笔更是增添几分儒雅,只是笔尖流淌出来的,并非一笔一画工整严谨的正楷,而是杂而不乱的草书,墨透纸背,铁画银勾,展露洒脱奔放的气势。

叶子轩一口气写完这首诗,随后把毛笔丢在旁边,锋芒渐渐收敛而去:“爷爷,献丑了。”

“写的好!”

叶无锋上前一步,看着宣纸上的字:“不仅字写得狂放不羁,内容也是荡气回肠,其中的情怀和精神更有深意,位卑未敢忘国,陆游的病起书怀,用在此时此地,当真是让爷爷欣慰,很好,这幅字我留下来,悬挂在书房天天欣赏。”

叶子轩谦卑一笑:“爷爷过奖了,我的情怀,只是情怀,爷爷的情怀,是厚重的贡献。”

在徐徐吹入来的冷风中,老人一拍叶子轩的肩膀,眼里有着光芒:“你还年轻,未来还有大把时间拼搏尽忠,事定犹须待阖棺,不到最后一刻,不要妄自菲薄,而且我对你有着绝对信心,你一定是叶家的骄傲,一定是华国的脊梁。”

叶子轩再度低头:“谢谢爷爷赞誉。”

“来,坐。”

叶无锋挥手让叶子轩坐下来,随后拿起一个老式茶壶,亲手给自己和孙子倒了两杯凉茶:“前些日子,听到你遭受辕门数百人袭击,还差点死在刀光剑影,爷爷很是担心也很愤怒,只是叶家不便掺和江湖恩怨,所以帮不了你什么。”

“所幸你吉人天相,不仅熬过了那一场劫难,还把袁玉川活抓到手,这也算是祸兮福所倚了。”

叶子轩握着茶水,笑着接过话题:“爷爷没有必要自责,你跟叶家始终是我的护身宝剑,没有你跟叶家的权威摆在明处,我跟袁玉川只怕早死在街头了,如果当时宋家调警方把我们堵了,来一个无差别的扫射,估计你见不到我了。”

“要知道,我当时跟袁玉川都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

他微微挺直上半身:“宋氏联盟他们之所以不敢动手,就是因为叶家和爷爷带给他们威慑,他们心里很清楚,一旦再对我背后下黑枪,势必招致叶家不顾代价的碾压,所以我能够活到今天,站在这里,爷爷和叶家有一大半的功劳。”

“虽然知道你在宽慰我,但我还是很高兴你的孝心。”

老人笑着靠回了摇椅上,随后目光平和望着叶子轩:“看到你这份坚韧不拔、乐观向上,不骄不躁的作风,爷爷发自骨子感觉到欣慰,好了,不说这个了,说点正事吧,你已经拿下袁玉川了,准备怎么处置他?对辕门又有何打算?”

叶子轩很平静吐出一字:“放!”

叶无锋一愣:“放?”

叶子轩轻轻点头,目光真挚地回应:“没错,我权衡过利弊,还有未来局势,觉得放了袁玉川,远比杀掉他要好十倍百倍,当然,前提是两家签订和平相处的协议,两家划地而治,兵锋对外,目光从国内放到世界,打下各自江山。”

老人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听着叶子轩叙述。

叶子轩也没有卖关子,把自己跟袁玉川的交谈全部说了出来,最后淡淡出声:“袁玉川已经答应和平相处,只是他也需要一个政治保障,所以我希望爷爷和张老,能够成为我们签订和平协议的见证人,唯有这样,宋家才不会下手。”

“漂亮!大气!”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