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章 弑父(三更)(1/2)

第一千零七十章弑父

晚上八点,歌舞伎町。

这里繁华的简直是如同夜市一般,不仅有歌舞伎,还有很多衍射产业,比如电影院,酒吧,风俗店,夜总会,旅馆,零售商店等等,在街边游逛的全是穿着奇装异服,染着各色头的男男女女,或者亲吻,或者交谈,或者拉客、、、

朱华润从一辆白色宝马车钻出来,在六名保镖簇拥之下走入一间灯光朦胧的酒吧,这是红门旗下一处场子,也是朱老生恩赐给他的唯一收入来源场子,他习惯每天过来喝几瓶酒,拿一点钱,今晚,他跟以往一样过来,只是脑袋低垂。

昨晚打架斗殴的事情,已经被媒体大肆宣扬,现在不仅红门知道他是太监,整个东瀛黑道乃至东瀛民众都怕知道他的无能,所以看到两边有人笑,他就腾升一抹怒意,对着几个挡道的人就是几脚道:“滚开!别挡住本少爷的路。”

“滚!”

几名无辜混混连滚带爬炮掉,六名朱氏保镖摇摇头,对朱红润的色厉内荏不以为然。

朱华润听得到几名保镖的笑声,可他只是嘴角牵动一下,却不敢有太多的不满,他已经成了红门弃子,不仅身体创伤不可修复,身份地位也一落千丈,现在几乎人人都可以欺负他,保镖只是盯着他自生自灭过程,对他生死毫不紧张。

这也是朱老生的意见,派六名保镖全天候地盯着,目的是防止朱华润欺负他人,给红门带来天大麻烦,至于朱华润被人欺负哪怕被保镖羞辱,朱老生也无所谓,反正都是废子一个,他也希望用这种践踏方式,让朱华润自己走上绝路。

朱华润心里很憋屈很愤怒,恨不得杀掉所有踩踏自己的人,三太子,身边保镖,往日情人,甚至父亲,他都想要把遭受的耻辱十倍偿还回去,只是手头毫无资源、连猪朋狗友都跑掉的他,根本掀不起什么风浪,注定像草芥一样死去。

想到昔日的风光,又看看现在的落魄,朱华润很是恼怒的扯过一个领子,随后就钻入了人来人往的酒吧。

“咚咚咚!”

这个时间点的酒吧,客人已经来了不少,中间一个偌大的舞池,炫目的灯光不停的闪烁着,激昂热血的音乐,震的人心律不齐,舞池里穿着暴露的男男女女,在忘情的摇晃身体,还闭着眼睛互相亲吻抚摸,做着各种各样的勾引动作。

在舞池的周边,有一些穿着公司职业套装的男女,聚在一起吸着袅袅上升的白烟,那神色是极其陶醉,期间有几个男人对一个喝醉了的女子上下其手,都伸到内衣里面去了,一个男的更拉着喝酒多了的女孩,不怀好意地走向洗手间。

女孩长相清秀,还有点书生气息,看样子是公司实习生,她似乎意识到什么遭遇,也努力挣扎,但却做不了什么。

男的三十岁左右,长得五大三粗,脖子还带着一条金项链,面目可憎,朱华润认出,他是三太子的一条走狗。

岗村。

整个酒吧都充斥着一股纸醉金迷的糜烂味道。

朱华润失去了往日兴趣,应该说,被叶子轩切断命根开始,他就对这些没有了**,心有余力不足的感觉,让他有说不出的绝望,这几个月夜夜笙歌,只不过是想掩饰自己无能,可惜还是被揭开了,这让他的厌恶从内心蔓延到明面。

“给我一瓶红酒。”

朱华润从经过的侍者托盘要了一瓶红酒,打开咕噜噜喝了几口,随后目光锁定要把女孩拖入洗手间的岗村,看着清秀女孩死命抓着木门做最后努力的芊芊玉手,朱华润嘴角勾起一抹自嘲,接着就提着酒瓶上前,啪一声把岗村砸晕了。

在一记刺耳的惨叫中,朱华润抱起快要失去知觉的清秀女生上楼,倒不是他想要侵犯这个女孩,他是想好人做到底,今晚不帮扶这女孩一把,让她在安全的地方度过一晚或者醒来,她一定会成为男人的玩物,还会被拍摄一大批艳照。

未来八成会就此毁掉。

“砰!”

朱华润很快上到自己八十多平方米的办公室,把已经晕迷的清秀女孩丢在沙上后,就反手把房门狠狠关上,不让朱氏保镖跑进来教训自己,房门紧闭,噪音和光线一暗,房间也变得更黑,朱华润徐徐吐出一口气,伸手把灯光打开。

随着墙壁上的灯光被扭开,亮光划破黑暗,桔色的光芒照耀了办公室,也就是这时候,背对着的老板椅缓缓转动,一张在暗影中,硬朗深沉的脸部轮廓,就像是大理石锲刻出来的雕像,在灯光中缓缓显露,还伴随着一股低沉的声音:

“朱少,你好,又见面了。”

当墙壁上的灯光亮到极致却依然保持一种幽暗时,椅子上的那个人,便漫不经心似的抬起了眼眸,意味深长瞅了朱华润一眼,朱华润身躯止不住一震,他觉得自己仿佛是看见高压电线上,那种闪掠跳跃着的蓝幽幽的电光,一闪即没。

“叶、、、叶少?”

朱华润的心猛烈跳动着,都几乎要跳到喉咙,天啊!是叶子轩!叶子轩跑来东瀛找他了!仿佛时光倒流,被掳掠为人质的那些日子,瞬间重新浮现在脑海,历历在目,曾经以为,永远都不会再出现他生命里的噩梦,此刻又光临了他。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