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杀气凛然(2/2)

“我绝不允许。”

他砰的一枪,打在龙秋徽面前:“如果你不老实配合,我不管你是不是国际刑警,格杀勿论。”

一干手下也吆喝不已,威慑着神情犹豫的龙秋徽。

龙秋徽微微皱眉躲避子弹打出的泥屑:“我对你们没有恶意,闯入缅甸完全是因为追杀,我手持武器也只是自保,我可以放下武器,但是我需要你们绝对保证我的安全,马上进入战斗准备,这里刚发生枪战,雇佣兵很快就会杀来。”

缅甸军官不管不顾,枪口一低喝道:“放下武器!”

十余把冲锋枪也对着龙秋徽,声势浩大,似乎不答应就要乱枪扫射。

龙秋徽嘴角止不住牵动,她不甘心交出武器被人束缚,那样就等于把性命交给他人掌控,可如果不按照对方的指令去做,只怕这些缅甸士兵真会开枪,她不惧这十二人,可不想跟他们自相残杀,思虑一会,她丢掉了枪械和手雷站起。

“武器,我放下了。”

龙秋徽缓缓从地上站起:“只是我要提醒你,敌人很快会追到这里。”

缅甸军官一脸傲然:“放心,我们自有分寸,就算真有人追杀过来,他也纯粹是找死。”

“砰砰砰!”

一名缅甸士兵迅速上前,拿起龙秋徽武器退后,还有三人上前准备束缚她双手。

就在这时,树林中忽然掠过一阵刺耳的锐响,龙秋徽脸色巨变,娇喝一声:“小心!”

在龙秋徽再度扑倒在地时,六支削尖树干破空而来,四名缅甸军人刚刚端着枪口环视,就身躯一震跌飞出去,身上溅血生机熄灭,下一秒,几记清冷却强大的点射枪声响起,六名缅甸士兵脑袋开花,连对手都没看清就一头栽倒在地。

接着,又是一道人影闪过,惊恐的缅甸军官和副手,刚刚扫出一梭子弹,人影就贴到他们侧方,一脚凌厉踢出,两人枪械落地,缅甸军官手腕有着无法形容的疼痛,但还是死死咬着牙,用左手拔出腰间的匕首,对着琼斯刺杀了过去。

另一人也摸出军刀,跟着缅甸军官冲向了琼斯。

拳头可以挡,刀不能挡,刀只能避。

“太弱,太弱了。”

尽管两人出手势大力沉,还蕴含着说不出的凌厉,但落在嚼着口香糖的琼斯眼里,却跟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缓慢,他嗤之以鼻哼出一句,就在缅甸军官的匕首刺来时,突然一个右环绕步闪过去,到了对方侧面,双拳如炮弹般左右开弓。

面部中拳,后脑勺中拳……

只见缅甸军官一仰一扑,身体如块直板扑到了地上,就此一动不动,另一名缅甸士兵稍微愣然,也就在这时,琼斯闪到他身后,右手反切颈同时右脚低扫击,第二人横身跌倒,头撞到地面发出咚响,随后,琼斯一脚踩在他的后脑勺。

一股鲜血爆射出来,缅甸士兵一命呜呼。

动如兔,静如山,出手简洁利落,以至于击倒两人没超过三秒,歼灭整队前后不到两分钟。

琼斯不对缅甸军官下杀手,是要捏着他作为撤离筹码。

此时,见到危险发生的龙秋徽已经一个跃身,速度极快向丛林另一端窜去。

她的注意力只集中在琼斯和缅甸军官身上,同时留意可以让自己跑路的丛林。

忽略了,前方同草色融为一体的细细丝线,触碰丝线,一张大网飘落罩住龙秋徽。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