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该易主了(四更)(1/2)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该易主了

一刀起,一刀落,断掉了尾指,断掉了旧情。

在宇文彪用江湖的方式宣告成为叶宫马前卒时,龙傲天也收住了让人心悸的怒气,不仅让人给宇文彪处理伤口,还答应给疯子四人一条生路,三天内滚出华海,叶子轩也没有浪费机会,当天晚上就派出一队叶宫子弟押解四人去香港。

疯子四人,将跟朱华润一起回东瀛。

疯子四人走得很是满腔无奈,恨不得一头撞死消散愧疚,他们本来不想离开,还喊着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结果被宇文彪架在脖子的刀威慑,宇文彪很果断干脆的告诉他们,如果四人不赶紧滚蛋回东瀛,他就立马死在他们面前。

飞机消逝,宇文彪像是丢了魂似的,可没有后悔自己选择,叶子轩也没跟他说什么,让他住回七楼好好养伤,接着就把其余匿藏的红门子弟拿下,依照承诺一一遣返东瀛,谁也不知道叶子轩想些什么,但整个叶宫都无条件遵循指令。

事第二天,叶子轩再度来医院探视龙傲天。

刚刚推开厚实的房门,叶子轩就嗅到一抹熟悉香气,脸上微微一喜,抬头望过去,正见龙秋徽坐在龙傲天的身边,手里削着一个苹果,女人一如既往的干练清爽,身材也越变得成熟,可是肤色稍微黑了一点,显然泰国阳光很猛烈。

“呼!”

见到有人推门进来,龙秋徽漫不经心瞥了一眼,先是如水平静继续削苹果,随后直接把苹果向叶子轩砸了过去,下一秒,她把整个水果篮抛过去,嘴里还毫不客气骂道:“王八蛋,明知我爹受了伤,不能遭受刺激,你还跟他争执?”

“是不是要气死他,你才高兴啊?”

龙傲天跟着喊叫了起来:“对,秋徽,就是这小子,差点气爆我,赶紧给我教训他,最好跟他断绝。”

叶子轩像是千手观音一样,呼呼呼把砸来的苹果、梨子和香蕉全部接住,左脚还勾住要跌落的篮子,他把水果重新放回篮子后,继而又放到桌子上,无奈地看了煽风点火的龙傲天一眼:“龙队,天地良心,我可没有气龙爷的意思。”

“真的没有。”

龙秋徽俏脸含霜地走了上来,毫不避忌一扭叶子轩腰间的肉:“没有?我爹刚才已经跟我说了昨日一事,你不给他面子,还仗势欺人,让他受尽委屈了,你要否认?那就是说,我爹诬陷你了?他有什么动机诬陷你?为什么诬陷你?”

在叶子轩躲开女人刁蛮的手指时,龙秋徽又上前一步:“而且你当我耳朵聋吗?回来这一天,龙家上下,全是说你跟我爹昨天大肆争执,你们差一点就闹翻了,还有,这房间的东西全都是新的,因为旧的那批,都被我爹怒摔碎。”

“我告诉你,我知道我爹这个脾气,真正动怒了才会摔东西。”

龙秋徽盯着叶子轩哼道:“你再有天大理由,就不能为他着想一下?”

叶子轩像是兔子一样躲开女人靠近:“知父莫如女!龙队,你觉得,龙爷会是一个容颜动怒的人?当年龙秀姑出事,你见到他动过怒过火?他向来属于只干不说的主,真铁心要弄死宇文彪他们五个,又哪会浪费时间跟我争执啊?”

“他只会当场爆头或者暗中一刀。”

龙秋徽心里一动,似乎捕捉到一点东西,但依然娇哼一声:“他还不是为了尊重你!”随后又觉得这理由不成立,真为了维护叶子轩的权威,父亲也不会当众这样飙,更多是私底下的争执,至于失去理智,这对父亲来说不太可能。

她扭头望向父亲,正见龙傲天一脸玩味,还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她很快明白了怎么回事:“爹,你耍我?”她在茶几旁边的沙坐了下来,恼怒的抓起桌上水果,反过来向父亲丢过去:“你们一老一小,全都是坏人,我不理你们。”

叶子轩一脸苦楚:“龙队,我可没招你啊,我完全就是无辜的。”

躲开砸来水果的龙傲天,笑着从床上起来,把水果捡起放入水槽清洗,随后走到龙秋徽的身边,笑着一按她的肩膀开口:“秋徽,对不起,是爸爸的错,但那不是戏耍,不是欺骗,是试探,我想看看,你爱男人多点还是父亲多点?”

龙秋徽身躯一震,随后美丽眸子一睁:“爸,什么男人父亲多点,你越说越离谱了,再胡说八道,我不理你了。”

龙傲天微微一怔,手指一扫两人问道:“你们不是恋人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喜欢他?”

没等叶子轩出声回应,龙秋徽从沙站了起来,没好气地看着父亲开口:“我要嫁的男人,要**的跟石头一样,要挺拔的跟标枪一样,你看这小子,油头滑面,甜言蜜语,身子软的跟面条一样,怎会是我龙秋徽喜欢的男人呢?”

龙傲天轻捶叶子轩身板回道:“不会啊,这小子也挺硬的啊,只是长得儒雅一点,这确实是硬伤,不像我,天生阳刚之气,霸气侧漏。”接着又脸色一变,瞪着眼睛望向叶子轩:“不对,秋徽说你软的跟面条似的,你是不是不行?”

“哎哟!”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