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九章 有下落了(1/2)

第八百三十九章 有下落了

第八百三十九章 找到下落了

胡志明市原名西贡,胡志明市在法国殖民统治时期为南圻首府,社会经济发展受西方影响,商业发达,思想开放,曾有东方巴黎之称,十九世纪末发展成东南亚著名港口和米市,是越国南方的重要交通枢纽,具有最大的内河港口和国际航空港。

社会变革中,胡志明市也是走在改革前列,人多,钱多,夜生活也丰富,此刻,虽然已是凌晨一点,但整个城市依然灯红酒绿,大街小巷不断徘徊纸醉金迷的人,行驶过的轿车或摩托车,时不时裹起一阵香风,让这夜晚多一点糜烂和香艳。

只是今晚注定多一点暗波汹涌。

来来往往的游客和欢客队伍中,时不时窜出几个凶神恶煞的汉子,刀枪在手,杀气凌厉,对着一些神情古怪的路人发出喝斥,拦截,但没有伤人或打劫,猛瞧狠盯一番后,他们就挥手让路人离开,像是在查找什么人,让这城市多了点不安气息。

几千家商铺和酒店也都有黑衣汉子进出,详详细细一一核对来往人员身份,发现可疑者马上揪出来审视,就是背景不小的寻欢场子,也都有人上门调看监控,一时间,胡志明市暗波汹涌,也让各方势力渐渐捕捉到一个消息,阮大猛被人杀了!

这个消息,顿时让越国各方势力震惊不已。

在他们原先的情报中,蝴蝶燕跟阮大猛在拳场闹翻,继而刀兵相见,大打出手,虎狼门死伤惨重还被蝴蝶燕脱身,他们一度诧异蝴蝶燕多了点血性以及惊人战斗力,但随即认为小鱼掀不起什么风浪,蝴蝶燕的强势也就昙花一现,很快会被扑灭。

现在得到确切消息,阮大猛被人干掉了,连捅七刀,这可是黑道巨头,还是虎狼门的三当家,不管是随行护卫还是本人身手,都昭示他不是普通角色,可如今却被人连捅七刀而死,搞得虎狼门倾巢而出,四处搜寻蝴蝶燕下落,怎能不让人震惊?

在各方势力感慨蝴蝶燕的魄力和凶悍之余,也让他们下令旗下子弟安分守己,千万不要卷入两帮的纷争中,阮大猛死了,虎狼门一定震怒,他们会不惜代价把蝴蝶燕挖出来杀掉,一旦挖不出来,很可能会把怒火迁移到其余势力身上,四处咬人。

就算最终能找出蝴蝶燕,这期间也难保虎狼门借机清洗黑道,所以这个风口浪尖,低调为上。

很多人都隐约感觉到,一阵江湖大风暴要降临。

此刻,胡志明市西侧一栋米军当年筹建坚固的别墅,人影憧憧,刀枪林立,数百名手持刀枪的虎狼门子弟,扼守着各个出入口和制高点,他们目光没有落在外面或四周动静,更多是盯着中间一栋灯火通明的三层小楼,等待从里面发出的指令。

小楼,宽阔奢华的大厅,十几把披着虎皮的椅子分散两侧,上面端坐着十多名男女,一个个涌现着戾气和杀意,腰间也都带着枪械,一眼看去就不是好招惹的角色,他们此时正盯着一个发怒的中年男子,嘴角止不住牵动,有着本能的惧怕。

在这些人的身后,还站着数十名虎狼门子弟,相似的杀气腾腾,他们脚边则跪着五六名受伤的同伴,血迹斑斑,眼神恐惧,全是拳场一战中活下来的精锐,只是他们的士气和骄傲,已被叶子轩和阮破虏踩掉了,再也不复意气风发,更多是悲戚。

“三个小时了,大猛的尸体都凉透了,你们还没把人找出来?”

中年男子四十岁左右,相貌狰狞,一对耳朵极大,戴着眼罩只露一支眼睛的他,瞪着人看的时候无形变得血红,让人看一眼就打寒颤,整个人的气势,跟西游记中还没上岸的沙僧差不多,事实上,在座众人对他都有一种本能的畏惧。

中年男子是虎狼门的二当家,阮大勇,名如其人,骁勇好斗,出道以来就是一个亡命之徒,还没上位的时候,常常亲自冲锋陷阵,不止一次被人打中子弹或砍成血葫芦,几经生死,但他都顽强的撑了过来,最终成为虎狼门的二当家。

这几十年的江湖生涯中,阮大勇砍杀过不少对手,也灭过不少人全家,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把对手一家放在一起,让他们相互残杀来活命,让对手一家承受痛苦和挣扎,可谓人渣中的人渣,各方势力暗中送了阮大勇一个绰号,血魔。

因此,虎狼门上下对他也是畏惧胜过尊敬,此刻听到他发火更是低下头不敢对视。

“一群废物!”

阮大勇见到无人应答,一拍桌子,砰一声巨响,实木桌子多了几道裂痕:“几万人手,要枪有枪,要刀有刀,怎么连一个蝴蝶燕都找不到?他们堂口没有,家里也没有吗?抓不到她本人,她的手下,她的亲戚,你们也可以抓过来。”

“活埋几个,毙掉几个,再绑几个火烧,她难道还不出来吗?”

阮大勇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十几个男女,恨不得掏枪毙掉几个:“如果不是老子在医院等待太久,还要替出国的老大在总堂坐镇,我早就亲自把她揪出来了,哪会像你们这些废物一样,什么都干不好,去,带一队人,抓她手下家人。”

“二哥,我们已经去过他们堂口了。”

一个瓜子脸的女人犹豫着回应:“不仅没有蝴蝶燕影子,其余手下一个都不见,四个堂口都紧锁大门不见人影,估计她今晚是铁心杀三哥,所以早做安排遣散了人员,蝴蝶燕也没什么家人,唯一几个姐妹也早被何长峰和猛哥杀了。”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