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四章 医院冲突(1/2)

第八百零四章 医院冲突

下午四点,一列车队从沈市机场出来,驶往军科肿瘤第八医院。

墨七熊看着前方缓慢前行的车子,眉头紧皱的跟麻花一样,神情还带着一股焦虑,如非叶子轩坐在他身边,估计都要发飙骂人了,饶是如此,他也依然坐立不安,看看时间,又看看路况:“妈的!这个时间还塞车,交通真是差劲。”

“七熊,坐下来,不要心急。”

叶子轩伸手拍拍墨七熊的手臂,轻声宽慰着后者的情绪:“我已经让秋画给墨村长转了十万块,不管医院开出什么条件,咱们先不打折扣的满足,一切以阿姨的手术安全为主,姚兴旺恰好在沈市办事,我也知会他过去医院看一看。”

在接到老村长打来的电话后,叶子轩虽然一时搞不清事情来龙去脉,但还是让白秋画马上给村长一笔钱救急,同时把消息告诉墨七熊,他清楚墨七熊对墨母的感情:“再说了,能够当天确诊当天切除的肿瘤,绝不可能恶性和致命。”

“所以你放宽心情,阿姨一定平平安安。。”

听到叶子轩这一句话,墨七熊的烦躁削减了几分,重重呼出一口长气道:“哥,我知道急也没有用,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想到我妈可能有危险,我心里就止不住发抖,我还没找到机会,让她好好享受荣华富贵,还没让她看看儿媳。”

“她绝对不能有事。”

墨七熊的眼里闪烁一抹光芒:“这些年,她一个人把我拉扯长大,不仅榨取了自己价值,还落下不少病根,我答应过她,将来富贵了有出息了,就给她最好的享受,让她看看城市的繁华,世界的精彩,再让她感受儿孙满堂的快乐。”

“如今她还没有获取什么,就遇上要做手术的肿瘤,我心里真是慌了,乱了。”

现在的墨七熊也算是叶宫一员大将,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可他清楚自己无法用这面貌呈现给母亲,他还需要一点时间沉淀财富,这样才能让母亲享受的毫无纠结,所以这半年来,他虽让母亲日子好过不少,但跟大富大贵还有距离。

因此母亲如果有什么意外,墨七熊将会无比愧疚,而且他的人生冲劲也会散落小半,他加入叶宫,除了要给叶子轩和自己打拼出一片天下外,还有就是让母亲感受到自己的出色,没有了母亲这个观众,墨七熊就会失去最原始的动力。

“别担心。”

叶子轩扫过手机邮件一眼,上面有白秋画的留言:“在我们坐飞机来这里时,秋画又给老村长打了电话,确认医院收下钱后继续手术,姚兴旺也抵达医院了,跟老村长一起等待,他也告知手术正在进行,中途出来的护士告知顺利。”

听到这一句话,墨七熊吐出一口长气,整个人松弛了不少:“顺利就好,顺利就好,只要我妈能平安无事,别说三万八了,就是要摘取我的器官去更换,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接着他又问出一声:“哥,你说我妈会是什么肿瘤?”

“严重到医生要中途加价才进行手术。”

叶子轩闻言微微无语,随后伸手一拍墨七熊肩膀:“你啊,真是傻大个,你也别问了,去到医院就知道。”

对于叶子轩来说,无论墨母的肿瘤严不严重,医生手术台上加价都是无耻行径,而且手术前,他们在一系列检查中,肯定知道病况,所以不存在是临时发现严重才加价,更多是医院自己设好了算计环节,目的就是让加价不会被拒绝。

墨七熊一时不明叶子轩意思,点点头:“好。”

车队三十分钟抵达目的医院,叶子轩跟墨七熊从车队钻出来,一眼就见到医院中间的宣传牌,两米高,颜色明朗,画面有代表海陆空三军的军人以及翱翔天空的白鸽,两行字眼很是清晰:军中天使,人民的天使,一生守护你的健康。

四周还有几幅标语:什么最好的肿瘤医院,沈市第一肿瘤医院,肿瘤无情,军中有爱。

叶子轩眉头轻轻皱了一下,真是乱七八糟的,一个医院搞得跟酒店迎宾一样,但他也没有过多关注,挥手让一干跟随留在原地,自己跟墨七熊走入了医院,之所以不带守卫进去,是担心被老村长或墨母见到,让墨七熊将来疲于解释。

叶子轩从白秋画的邮件中,已经得知手术室的位置,于是轻车熟路向里面走去,几名漂亮导医迎接了上来,想说什么却被墨七熊挥手驱散,随后两人动作利索上到三楼,电梯门刚刚打开,两人就见到尽头或坐或站几个人,很是不安。

“叶少!”

见到叶子轩跟墨七熊出现,一名靠在墙壁翻阅一些资料的华衣青年,脸上扬起一丝笑容迎接了上来,正是分别有些日子的姚兴旺,他有些讶然叶子轩亲自赶赴沈市,但想到叶子轩跟墨七熊的关系,他又多了一抹释然:“你们来了。”

叶子轩低声问出一句:“情况怎样?”

墨七熊也带着一丝紧张:“我妈什么时候出来?”他还环视一眼:“老村长呢?”

姚兴旺呼出一口长气,领着两人向手术室靠近:“差不多了,刚才有一个护士途中出来休息,她跟我说正在缝合,最多十五分钟就可以出来了,她还清晰告诉我,阿姨手术十分顺利,腹里的肿瘤圆满切除,她带村长去缴费住院了。”

在墨七熊如释重负的时候,叶子轩皱起了眉头问道:“护士手术途中还能出来?还带村长去缴住院费?”自从老村长告知医院无良起价后,叶子轩对这间医院就有不好印象,所以听到护士忙里偷闲出来,带村长去缴费就更加有质疑。

听到叶子轩的询问,姚兴旺点点头:“没错!”

墨七熊用力跟姚兴旺重重握手,随后就把注意力放在母亲身上,站在手术室门口不断徘徊,十几分钟,对他来说跟十几年一样,很是折磨,姚兴旺神情犹豫一下,接着把叶子轩拉到旁边低语:“叶少,有两件事情,我需要告诉你。”

“这间军科医院其实是挂羊头卖狗肉,跟军方有一点利益关系,但没有宣传中的高大上,更扯不上半点无私。”

叶子轩淡淡一笑:“应该说良心都没几分,不然哪会坐地起价?”

姚兴旺看着叶子轩明镜一样的眼神,心里担心又松弛了几分,随后又补充上一句:“还有,刚才护士出来的时候,我站立的角度恰好对着室内手术台,于是就顺势瞄了一眼,我发现,里面的医生根本已没在手术,靠在手术台闲聊。”

叶子轩眼神一冷:“有这事?”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