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三章 出大事了(1/2)

第八百零三章 出大事了

翌日清晨,白秋画给叶子轩找来横店殡仪馆的几份资料,尽管越文雄的死还有威虎帮和龙庄两张外衣掩盖,越人暂时不可能找到叶宫的头上,但叶子轩出于未雨绸缪的需要,还是让白秋画收集现场材料,了解对方实力避免将来吃亏。

好不容易走到今天的位置,他可不想阴沟里翻船。

殡仪馆的监控被毁坏了,但白秋画拿到警方拍摄的现场照片,叶子轩打量了一下那四名中刀警员的致命伤口,这四名警员全是胸口和额头各中一刀,两人后倒,两人前仆,根据这个细微差别,便可以判定,后倒者应该是先中刀的人。

后倒者的手放在胸前,似乎是想去腋下拿枪,但他们最多刚刚摸到枪柄,便已被对方军刺射中心脏,而前仆者的枪已经掏出来了,只是还没有机会举起、还击,便已然被击毙,从他那失去生命光辉的眼睛中,兀自能看见一抹不甘的色彩。

这也难关,看个尸体,却被人杀了,难免憋屈。

通过这四名死者可以看出,袭击杀人的杀手水平有限,而且在额头补上的那一刀,也许会给人慎重谨密的感觉,但在叶子轩看来,根本就是多余的,实乃是自信心不足的表现,如果是跟自己交手,这个间隙,自己可以让他死上三回。

坐在叶子轩身边的阮破虏,也给出相似的看法:“这应该是两名越人同时下的手,军刺抛射刺中警员的心脏,巨大冲力还让两人直接后倒,随后飞身扑射另外两名警员,因为存在时间差距,所以两名警员多出一点掏枪举起的时间。”

“只可惜这点空档,依然没能救他们的命。”

叶子轩脸上流露一丝赞意,随后竖起大拇指笑道:“推测合理,这两名越人足够凶悍,可依然不算顶尖高手,这样的主来找我麻烦,还是可以轻而易举的应付,可惜他们跟警方的激战监控毁掉了,不然可以锁定他们面目提前下手。”

阮破虏苦笑一声:“跟叶少做敌人还真是头疼,还没找你晦气,就先被你惦记着要性命。”

叶子轩闻言发出一阵哈哈大笑,又把目光投到其余两人的尸体照片,看到这些血淋淋的场景,他的眉头遽然皱在了一起,眼眸,是从来没有过的专注,阮破虏也微微坐直了身子,带着一丝惊诧望向照片,最后两人死亡的样子最难看。

他们是脑袋与墙壁相撞,在巨大力量的作用下,鲜血和脑浆崩溅飞散,使青灰色的墙壁,有着泼墨般的腥红,惨不忍睹,但叶子轩注意到的是,两人扭曲变形到了极点的脖子,特别是脖子的喉节处,违反常理的细如鹅胫,紫红颜色。

这是重伤的迹象。

两人的后脊椎骨也在此处错位断折,一截从前面捅出,惨白的骨茬迎风摇曳,就像是一根触目惊心断矛,实在是让人难以想象,这会是受到什么样的重击,才有可能达到如此可怕后果,阮破虏喷出一口热气:“这绝对是棘手人物。”

叶子轩轻轻点头,随后他又发现,在死者的裤裆部分,也有骨骼变形痕迹,鲜血渗透,而裤裆的表面,并无破损。

点喉节!撩阴脚!

沉默片刻后,阮破虏轻声挤出一句:“叶少,这是当年华军侦察兵最犀利的杀招,专门用来暗杀敌兵的,没想到越人学得青出于蓝胜于蓝,这人绝对是军中的绝顶高手,否则,很难把撩阴脚和点喉节这两个招式,连接在一起使用。”

“我要完成,都需要全神贯注。”

对华军格斗招式很是清楚的他,向叶子轩作出解释:“因为被撩阴脚踢中者,会因为巨大的疼痛,先是下意识的扬头吸气,但这过程很短,随后又因为下阴被击,身子情不自禁的缩成一团,如被煮熟的浅河大虾,喉节便会被下颔护住。”

在叶子轩安静的聆听时,阮破虏发出一阵轻叹:“所以点喉节那一招,除非是能把握住对方扬头吸气时,那仿佛是白驹过隙的瞬息,否则随后一脚,只会踢在对方的脸上或下巴,当然,就算是踢在这两地,也同样有强大的杀伤力。”

“但通过这一点区别,便可以衡量出出手者的技战水平。”

阮破虏眼里闪烁一抹光芒,声音不知不觉低沉了下来:“在战场上,胜利者和死亡者,有时候,就是因为这微小的差别而决定,我几乎可以断定,是越文妃亲自来华了,放眼越国,当年师从华军的那一批,只有越文妃有这水准了。”

“来的真快啊。”

叶子轩脸上没有什么质疑,他绝对相信阮破虏的判断:“不仅收到了越文雄横死的消息,还第一时间跑到华国抢夺尸体,当得上谍中谍,王牌中的王牌,破虏,你说,以越文妃的实力,会多快找到我的头上,我要不要先下手为强?”

听到叶子轩这一番话,阮破虏没有丝毫的犹豫:“越文雄他们是被威虎帮聘请的,至少明面上是这样,毕竟红姐身份是威虎帮大姐大,他现在死在地下钱庄,现场死者又有不少龙庄子弟尸首,我想越文妃目光一定会落在龙庄身上。”

“就算她心思聪慧狡猾如狐,也会先去找龙文静的晦气。”

阮破虏很平静地作出分析:“根据叶少的资料,龙文静又不是一个普通角色,所以越文妃要想从龙文静口中或其它途径,查探龙远一伙人实为叶宫人,至少需要半个月时间,再加上越文妃需要分析和部署,叶少一个月内不会有事。”

“但一个月后,怕是会有麻烦。”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