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九章 谁的金三角?(1/2)

第七百八十九章 谁的金三角?

上午十点,叶子轩走入阮破虏的房里,并没有看到后者安分的躺着,而是一脸落寞地跪在地上,面对金三角方向摆着染血的匕首,似乎是告慰昨晚战死的十五名兄弟,叶子轩走了过去,轻轻一拍他肩膀:“别跪着了,回床上躺着。”

“不然伤口又要全部崩裂,到时就浪费我昨晚的苦心。”

阮破虏轻轻咳嗽一声,或许是杀掉了蛟龙跟大冢,他脸上的愤怒少和恨意了很多,再也不复激怒的狮子一样绽放着杀意,他侧头望着叶子轩苦笑:“谢谢叶少关心,我也想好好躺着养伤,可一躺下去,我就不由自主想起死去的人。”

“是我害死了他们,是我对不住他们,十个蛟龙和大冢也无比相比。”

叶子轩把他扶起来送到床边,按着他做在边缘叹道:“养好伤,恢复元气,才是你要做的事情,其余东西都不重要,不要再多想了,想得越多,心情就越压抑,越压力,情绪就不理智,对你绝没好吃,不要辜负我援手的一番心意。”

阮破虏轻轻点头:“好,我会尽量稳住自己情绪,不让自己伤势再恶化。”

接着他眼里闪烁一抹光芒:“叶少,你先后两次救了我,还把大冢和蛟龙交给我手刃,我欠你太多太多,这些恩情,我一定会报答,回到金三角,等我手刃了金田八,一定说服金夫人,让你成为金家合伙人,代理华国这一片市场。”

“这可是每年数百亿利润进账,叶宫一定会引起再上一个台阶。”

听了阮破虏的这番话,叶子轩再次抬头,仔细的打量了阮破虏一眼,看得出后者的真诚,也相信阮破虏会竭尽全力,只是叶子轩脸上没有太多波澜:“谢谢你的回报,只是救你纯粹是一个意味,也是举手之劳,所以不用太放心上。”

阮破虏微微一怔,随即低声问道:“叶少莫非嫌少?”

“毒品利润很大,只是我没多少兴趣。”

叶子轩神情就像多年的老友一般熟稔,他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并拉了一把椅子坐下:“虽然我跟叶宫走的是黑道之路,但这个民族对毒品从来都是深恶痛绝,因为当年就是鸦片垮了国门,所以我内心是很抗拒毒品在华国流通。”

他低头喝着茶水道:“你给我一百吨,一千吨,掌控华国毒品市场,或许可以赚得跟猪头一样,新一代毒品大亨,但我绝对不会开心,因此这回报对我没什么意义,如果你真想要感谢我的话,等你伤好了,请我吃顿饭喝顿酒就行。”

“吃饭喝酒是必须的,只是这就算回报,那对不起叶少恩情,也显得破虏命贱了。”

阮破虏望着叶子轩苦笑一声:“叶少还真是特别。”换成其余实力,早就激动不已了,把十几亿人口的毒品市场交给叶子轩代理,那等于是送了一座金矿,可没想到叶子轩却不为所动,这让阮破虏惊讶之余,叶让他生出了一抹敬重。

叶子轩拿过一个杯子,给阮破虏倒了一杯温水,随后蕴含一抹深意开口:“拒绝你的回报,除了不想祸害华国民众之外,还有就是,你现在开的都是空头支票,根本难于兑现,别说是华国大市场,就是小小的横店,你也做不了主。”

阮破虏身躯一震:“你什么意思?”

叶子轩微微前倾自己的身躯,神情平淡的说道:“这不怪你,昨晚昏迷到早上,醒来又忙着杀掉大冢和蛟龙,接着又是祭祀死去兄弟,没有时间跟金三角联系,半小时前,我接到一个消息,在金三角的贪狼营,发生了小规模叛乱。”

在阮破虏目光下意识变得凌厉时,叶子轩又补充上一句:“一群士兵对前去视察的金夫人下手,结果被金田八发现端倪来了一个反围杀,双方都死了不少人,还关押了一批人,据说大部分死的人,和被关押的人,都是贪狼营将士。”

“什么?”

这个忽如其来的消息,显然大大出乎了阮破虏的意料,他的脸一下子变成雪白,高大身躯摇晃了两下,差一点就从床上摔了下来,他喃喃自语:“贪狼营将士?谋反?死?关押?金田八,你这个混蛋,无耻小人、、、、你太卑鄙了、、、”

贪狼营正是他所在营地,那些将士也算是他的人。

叶子轩没有半点停歇:“还有,金三角悬赏一千万,说一天一夜都联系不上你,你跟十五名兄弟全都人间蒸发,金三角判断你们私吞了一百公斤的货,跑去世界角落过逍遥日子了,所以金三角下令,黑白两道都可以对你得而诛之。”

“悬赏?一千万?金三角怎可以这样对我?金夫人怎可以不相信我?”

在片刻失神之后,阮破虏猛然抬头看向叶子轩,此刻,他双目已然血红,脸色是比刚才的凶狠,更加可怕的狰狞:“叶少,饭可以乱吃,话可是不能乱说的,你这个消息是怎么来的?你又如何能证明,你说的这个消息的真实性呢?”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