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二章 神秘女子(1/2)

第七百五十二章 神秘女子

“郭厚刚走了?”

下午五点,看着几辆离开花园的军用吉普车,白秋画站在送别的叶子轩身边,望了车队几眼笑道:“没想到你跟他在后园呆了四个多小时,我还以为你敷衍几句就打发他走呢,兄弟们对他那晚表现很是膈应,这家伙就是一个装腔作势的小人。”

她对郭厚刚影响很不好:“不,应该加上墙头草才对,前几天还站在乔八一边,为了乔家跟他的桌底下利益,对叶宫和你耀武扬威,今天为了讨好你,转身就把死去乔八贬得一塌糊涂,实在可恶,你们究竟谈些什么?让你笑容这么灿烂?”

听到白秋画这一句话,叶子轩把目光从远方收了回来,牵起女人的手悠然回应:“呆四个小时,自然有呆四个小时的价值,以后见到郭厚刚来,让大家多给他点面子,喊他一声郭少将,尊敬尊敬,毕竟他是我们的运财童子,未来的衣食父母。”

“三十多万人的大生意啊。”

白秋画闻言先是一愣,随即想明白叶子轩的意思,身子更加贴紧叶子轩,低声问道:“东北军的衣食住行?”

叶子轩竖起拇指:“正解。”

他低声吩咐一句:“这件事情交给龙爷来处理,他跟官场打交道比较多,知道如何拿捏分寸谈判,甚至可以找舅舅探探其中门道,郭厚刚已经说了,先跟东北军合作,等叶宫上手了,熟练了,还有余力,他会把其余军区后勤部长介绍我认识。”

“搞好了,未来华国两百多万人,都由我们负责供应,其中利润和影响,你可以想象。”

白秋画的美丽眸子亮起:“看来,以后还真要喊他一声郭少将了。”

叶子轩走回大厅休息时,想起一事问道:“这郭厚刚除了圆滑世故一点,能力并不是很突出,怎么军衔这么高?”

白秋画很直接给出答案:“他死去的外祖父,曾是军方副主席,二把手,盖国旗的时候,红墙大佬都去了。”

叶子轩恍然大悟点点头。

在叶子轩回到大厅刚刚端起杯子喝入几口茶水润喉时,一名叶宫子弟快速从外面跑入了进来,脸上带着一抹不解和凝重,向叶子轩跟白秋画恭敬汇报:“叶少,白堂主,外面来了一个口罩女子,赤手空拳,没带武器,一个人,她想要见叶少。”

“口罩女子?”

白秋画眸子一冷,问出一句:“什么来路?”

叶宫子弟一脸歉意地摇头:“一个高高瘦瘦的女人,年纪二十多岁,她没有告知身份,只是向我们表达没有恶意,还说可以任由我们检查,她的来历,等她见到叶少时,她自动会说出来,也会让你满意,除此之外,她不便让外人知道自己身份。”

白秋画娇哼一声:“鬼鬼祟祟,非奸即盗,连名字和来历都不肯报出,十有八九是杀手,这样的人,赶走都是便宜。”她展现着应有的狠辣作风:“你出去告诉她,马上报出来历和名号,如果她还是拒绝告知,直接调动兄弟把她给我围杀了。”

叶宫子弟身躯一挺:“明白。”

叶子轩没有说话,他有些好奇对方的来历,但也不会因为好奇贸然见她,天知道是不是人肉炸弹,随后看着杀意凌厉的白秋画笑了笑,这半年来,他一直享用白秋画的温柔和妩媚,都差点忘记了她杀伐果断的作风,回想华海往事还真是感慨。

白秋画见到他古怪笑容,幽幽抛出一句:“你笑什么?”

叶子轩摇晃着杯中茶杯:“我想起华海一些事,当初,我差点被你调动马上彪和欣姐砍了。”那时的叶子轩得罪古大佛,白秋画亲自坐镇调兵围杀,叶子轩跟上官宁被马上彪他们堵在书城后巷,如非叶子轩有点身手,估计都要被乱刀砍死了。

白秋画没好气的哼道:“咸丰年的事,你还记着干吗?小肚鸡肠。”

“叶少,白堂主。”

这时,刚才出去的叶宫子弟去而复返,手里还拿着一张折好的白纸:“口罩女子还是没有自报家门,也不肯摘掉口罩或离去,但她写了一个名字给我,让我一定要亲手交到叶少的手里,还说,这是叶宫十年难得一见的机遇,希望叶少把握。”

他补充上一句:“这纸已经检验过,没有什么玄机。”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