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小说

第007章 公主选夫,完美结局

2小时前 作者:吴笑笑

临刑前一晚,小小汐央了萧怀槿,要见广平候府的曹嘉,萧怀槿本来不同意,但是架不住这丫头的闹腾,最后只得同意了,这一次萧怀槿没有让别人护送小小汐前往刑部,而是他自己送了小小汐前往刑部。

一行人到了刑部的大牢,小小汐要求自己单独一人见曹嘉,萧怀槿哪里放心,态度坚决的不同意,两个人便在刑部的大牢门前吵了起来,难得一次的吵架,虽然一个是皇帝,一个只是五岁的小小女孩。

“义父,人家想要单独见一见曹嘉。”

“不行,这种穷凶恶极的女人,若是她别有用心,你会倒霉的。”

“她不是被关在大牢里吗,我只是隔着牢门和她说话。”

“那又怎么样,凶徒若是发起狂来,野力强大,能破门而出,朕不放心。”

光是一想到那画面,他便担心死了,生怕小小汐出什么意外,他都后悔同意带小小汐过来了。

小小汐脸色严肃的望着萧怀槿,不满的问道:“义父,你真不同意?”

“不同意,”萧怀槿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神态坚决。

刑部牢门前的一干人个个一脸的汗,这一大一小两个人还真是让人头疼,不过两个人相处的画面竟然说不出的和谐温馨。

五岁的小小汐气恼的瞪着萧怀槿,忽地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叫:“父皇,你快来救我,西雪的皇帝他欺负我,他打我,他还虐待我。”

小小汐的话一起,大牢门前所有人都石化了,这是怎么状况。

萧怀槿心惊肉跳的冲过去,一把捂住小小汐的嘴巴:“乖啊,小小汐,你别哭了别哭了,朕答应你了。”

他真是欠了这家伙的,呜呜,现在轮到他哭了,怎么就栽在这丫头手上了。

“真的,你确定。”

小小汐收手,脸上一滴眼泪都没有,慧诘的大眼睛盯着萧怀槿,萧怀槿看得胃抽筋,却拿这丫头一点办法都没有。

“确定,不过只有半个时辰,超过半个时辰,你就给朕出来。”

半个时辰已经足够了,小小汐抬眉望着萧怀槿:“义父,你真好。”

她说完转身往里走去,身后的元宝公公和小豆子公公都没敢跟上前去,这个小公主可不是等闲人,他们可不敢招惹她。

身后的一干官员,个个猜测着先前的变化,小公主哭诉着好像透露出些什么,什么叫父皇,他欺负我,难道这个小公主,其实还是别国的公主,如果是这样的话,哪一国的皇帝有公主呢,稍微一想,众人便明白,大宣燕皇帝的女儿。

人人脸上冒冷汗,不会吧,如若真是这样,燕皇帝会不会恼羞成怒的找他们西雪的碴子呢,人人担心起来。

大牢中,广平候曹家的人,人人认命了,个个像死鱼似的,先前皇上的旨意已经下到牢房之中了,人人知道她们必死无疑,所以也没人再去哭喊了。

小小汐一路走到广平候府老夫人的牢房外面,老夫人整个人瘦得像枯槁,此时正闭目养神,听到通道上的动静,徐徐的睁开眼睛望着廊道上的小人儿,那双狭长的凤眸中闪着幽冷的光芒,还有一抹冷戾的恨意,那瞳眸散发着的乃是一股熟悉的光芒。

老夫人望着她,慢慢的想到这样的一双眼神是谁的。

曹颖,死去的曹颖的,不,这怎么可能,曹颖怎么会活着呢,她怎么会没有死。

“我的好祖母,我回来了,哈哈,我回来报仇了,难道你以为你杀了我们父女二人会没事吗?那你真是想得太多了。”

老夫人惊惧,连连的往后退,她想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死了的人还活着。

“你是谁,这世上没鬼,对,没鬼,你是在装神弄鬼,你究竟是什么人?”

小小汐唇角是鄙视的冷笑,阴森森的开口:“难道真是好日子过多了,连孙女儿都认不识了。”

“鬼啊,鬼。”

老夫人大叫,空旷的牢房里,没有隔音,很多人听至了老夫人的叫声,纷纷惊悚,簌簌发抖,想不通老夫人为什么叫得这样凄惨,小小汐蹲在牢门前,浅笑嫣然的望着那个惊恐望着她的老女人,此刻只剩一副枯槁神容,再没有往日的金尊玉贵,威风凛凛的样子,她的快乐也只不过维持了五年,便土崩瓦解了。

“哈哈,”小小汐娇笑,看也不看那已疯疯颠颠的老女人,这老女人其实早就后悔了,在她的儿子登上候位不久,她发现要坐好广平候府候爷的位置并不如想像的那般好,她的儿子接触不了西雪的核心,在京城这样遍地王候将相的地方,他可怜的像一个小丑,他们所得的庇荫也不过是前候爷留下的一份体面,所以才能支撑着。

她好悔啊,为什么非要谋夺了候爷的命呢,他也是她的儿子,有他在,她这个母亲就一辈子享着福,候爵之位是谁的真的不重要,可是她悟时已晚,现在还害得儿子媳妇还有孙子孙女全都命丧黄泉。

“鬼啊,鬼啊。”

老夫人受不了刺激,终于疯魔了。

小小汐没理会后面疯了似的老夫人,一路越过众人的牢房,走到了曹嘉的牢房门外,此时曹嘉再不复从前的温婉可人,整个人瘦弱得可怕,脸色惨白,头发凄乱,她没想到她咬出了万清沐,并没有逃脱一命,反而让她死得更快,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曹嘉看到牢门前的小小汐时,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似的扑了过来,隔着栏杆,大叫:“小公主,救救我,求求你了,救救我吧,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她嚎啕大哭,早知道,早知道她不贪心了,她安安份份的嫁给万清沐,这样就不用死了,现在她不想嫁人的事情,她只是不想死啊。

“小公主,求你帮帮我吧。”

“曹嘉,当初我也不想死,可是你为什么不放过我呢?”

灯光幽幽昏沉,本来稚嫩的声音,忽地暗沉忧怨,好似从地狱之中窜出来的一般,曹嘉抬眸望去,那小小的身影中似乎蕴藏着一个人,一个悲哀绝望的人,那时候,她一双绝望的眼睛望着她,死死的望着她,她做梦都能梦到这样的眼神,常常从梦中一惊而醒,现在这样一双眼睛便重现在眼面前。

曹嘉惊骇的往后退,颤抖着手,指着小小汐。

“你,你?”

“没错,是我,曹嘉,我是曹颖,我回来了,我拿回了属于我父亲,属于我的东西,你们这些狼心狗肺,害我父亲,杀我的凶手,我不会放过的,现在你们统统都要死,记着,这是你们的报应,这是报应。”

小小汐森冷的声音回响在牢房里,曹嘉拼命的摇头,不,她害怕得想死,为什么,为什么这样,曹颖怎么会没死。

现在她终于知道她们广平候府的人为什么会被抓,因为是她,是她想要她们死。

是她回来找她们算帐了,所以她们一个也躲不掉。

“哈哈,曹颖,你没死,没想到你竟然没死,你化成厉鬼了。”

曹嘉的心里压根不知道重生这样的事情,所以她以为曹颖化成厉鬼附在了小小汐的身上,所以她回来报仇了。

小小汐懒得再理会她,小小的身子转身离开。

身后的曹嘉尖锐的叫声回响在牢房里:“厉鬼啊,厉鬼回来报仇了。”

天近亮的时候,曹嘉用自己的一条腰带吊死在了牢房里。

曹家的所有人,以及平阳候府的万清沐被押赴菜市场斩首示众。

这一日,同时是宫中选皇后的日子,无数豪华的马车,争先恐后的一路进宫,本来还以为广平候府的曹嘉会成为西雪的新后,没想到广平候府竟然如此蛇蝎心肠,现在满府被斩,那么她们又有希望了。

选秀的殿阁内,萧怀槿正端坐在殿阁的上首看大殿下面千姿百态的女子,或温婉可人,或端庄大方,或冷傲如霜,可是为什么他就是对这些女人提不起兴趣呢,甚至于有些厌烦的感觉,可是他不是想生一个小小汐那样的女儿吗?

萧皇帝脸色有些幽暗,一言不吭的看着大殿中有条不斋进行着的选后殿礼。

正在这时,殿外元宝公公和小豆子公公,脸色难看的飞奔了进来,元宝公公手里还扬着一封信,一路穿过众人直奔殿阁前面。

“皇上,不好了,小公主留下一封信离宫出走了。”

萧怀槿的身子噌的一下站立起来,心瞬间空落落的,好像什么都没有了,他又是孤苦无依的一个人了,他只觉得周身拢着冷寒的气流,一双瞳眸幽冷如寒冰。

殿下谁也不敢说话,大家都知道皇上宠小公主,没想到小公主竟然离宫出走了,这是什么意思?

元宝公公赶紧的把信送到皇上的面前。

只见上面有娟秀的字迹,俏皮可爱的写着。

“义父,我走了,回大宣去了,谢谢你,小小汐会一直记得你的,小小汐祝你娶一个喜欢的女人为后,祝你早日生个可爱的小女儿。”

萧怀槿僵硬着身子,一脸的寒气,手指慢慢的紧握起来,他只觉得难受,小小汐,她真的走了,她终究不属于他,她是燕祁的女儿,为什么不是他的呢?

萧怀槿扔下了一殿的佳丽,拿着一封信直接的离开了。

接下来皇帝三日未上早朝,因为皇上心情不好,吹了一夜的风,竟然生病了。

白泽白将军进宫探望皇上,见皇上神容憔悴,精神十分的不好,白将军赶紧的劝他。

“皇上,保重龙体要紧,若是皇上实在喜爱小公主,臣可以去把小公主找回来。”

萧怀槿摆手,垂头丧气的说道:“怎么找,她是大宣的公主,你敢和燕祁抢女儿吗?”

“啊。”

白泽惊叫,他没想到小小汐竟然真的是大宣皇室的公主,先前他听到这个传闻还有些不相信呢,如若小小汐是大宣皇帝的女儿,怎么可能会跟皇上回京,没想到现在竟然真的是这样。

“皇上,你既然如此喜欢小孩子,何不早日立后,只要立了皇后,就可以早早的生下小女儿了。”

“可是朕只想要小小汐这样的一个女儿。”

萧怀槿歪在床上,有气无力的说道,对于选后的事情,一点也提不起劲来。

虽然京中不泛名门佳丽,有些女子更是美艳非凡,可是他看来看去,这些女人身上都有一股子俗气,还是小小汐可爱水灵,一频一笑都带着灵气,就像小仙女似的。

小小汐那样水灵的女儿,他怕是生不出来了。

皇上越想脸色越暗,越提不起兴趣来。

白泽望着龙床之上的皇上,慢慢的有些心惊,皇上哪里是把小小汐当女儿啊,这患得患失的模样,分明是一个为情所困的男人啊,皇上不会是喜欢小小汐吧。

白泽心惊胆颤的开口:“皇上,你不会是喜欢小小汐吧。”

萧怀槿不疑有他,立刻接口:“朕自然是喜欢她的,朕就想有她这么一个小女儿,别的女儿不想要。”

萧怀槿说完,望向白泽:“不如我们从燕皇帝手里把小小汐抢过来,怎么样,把小小汐抢过来给朕当女儿。”

白泽有些头疼的提醒萧怀槿。

“皇上,你确定自己真的是把小公主当成女儿吗?而不是喜欢的女人。”

“喜欢的女人?”

萧怀槿不以为意,待到意会到白泽话里的意思,不由得脸色难看了,身形一动,从龙床上跃下来,一拳便对着白泽挥了过去,妈的,竟然胆敢亵渎他对小小汐的感情,他是当小小汐是女儿的。

白泽挨了一拳,半边脸立刻黑了肿了,不由得急速的后退,不过嘴里未停。

“皇上,你醒醒吧,如若你真的把小小汐当成女儿,为什么会对她牵肠挂肚的,如若把小小汐当女儿,为什么如此患得患失,还有你仔细的想想,你想娶别的女人吗。想和她们生下别的女儿吗?”

白泽的话,使得萧怀槿的脸色越来越黑,越来越惊惧,他无法忍受别的女人,也不想别的女人。难道他真的喜欢小小汐。

那他岂不是禽兽不如了。

萧怀槿的脸色难看异常,僵硬着身子望向白泽:“难道我是禽兽,小小汐才五岁啊。”

白泽沉稳的报拳:“皇上,你之所以受小公主吸引,正因为她不像一个五岁的孩子,如若她表现的真的像一个五岁的孩子,臣相信皇上不会受她吸引的,而是因为她不像五岁的孩子,所以皇上才会受到她吸引。”

萧怀槿挑眉,点头,确实是这样,从他第一眼看到小小汐,她就像一个小少女,而不是一个五岁的孩子,有时候,他甚至觉得她就是一个少女,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而不是五岁的小孩子,他是真的喜欢上她了吗?

萧怀槿对于这个一点也不排斥,大不了他等她长大。

可是萧怀槿想到一件顶重要的事情,脸色随之难看起来。

小小汐是燕祁的女儿啊,那个家伙看见他就恼,怎么可能会把女儿嫁给他呢。

萧怀槿仰天长啸,别人娶个媳妇很容易,为什么到他这里这么难啊。

“白泽,小小汐是大宣皇室的公主,朕只怕?”

白泽沉稳的在一边开口:“皇上,重点是你喜不喜欢小公主,如若喜欢她,又想娶她,那么臣相信皇上定然可以达成心愿,能打理西雪的万里江山的皇上,娶一个女人应该不是难事,心诚所致,金石为开,臣相信大宣的皇帝定然希望自个的女儿幸福,即便他再恼皇上,肯定也是以女儿的幸福为重的,何况我们西雪和大宣已是和平之国,如若大宣的皇帝想两国和平,把女儿嫁给我们西雪,又可让天下太平数十年,何乐而不为啊。”

白泽沉稳的分析,果然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啊。

萧怀槿终于眸光拢上坚定的神彩,没错,就算小小汐是燕祁的女儿又如何,他已经有了一个小染儿,给他一个小小汐不为过吧。

小小汐,朕等你长大。

……

大宣的皇宫。

云华宫里隐约传出说话声,此时正是早朝过后,宫殿内,围满了一桌子人在用膳,大家一边吃饭一边说话。

燕祁燕皇帝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语气也不太好,火大的说道。

“宁容的办事能力越来越差了,朕派他前往西雪去带小公主,没想到到现在还没有把人带回来,朕打算再派人去西雪。”

云染顿了一下,其实这事不怪宁容,是她暗中下了一道密旨给宁容,让他协助小公主做完小公主该做的事情,所以宁容和小小汐才没有这么快回来。

“燕祁,我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我下了一道密旨给宁容,让他陪小公主待一些日子,等她愿意回来再带她回来。”

“你?”

燕祁错愕,原来却是这个媳妇儿给他拖后腿的,难怪女儿一直没有回来。

“染儿,你怎么能拖我的后腿?”

云染微笑点头:“是的,夫君,我拖后腿了,你这是打算和我秋后算帐吗?要不要惩罚我不吃饭,待在寝宫里闭门反思。”

云染话一落,燕皇帝立刻一脸笑,伸手挟了一筷子黑木耳递到云染的碗里。

“怎么会呢,既然是染儿下了密旨,这事就怪不得宁容了,相信小小汐很快就会回来的。”

本来还生气火大的燕皇帝,此时春风化雨露,满脸温情款款的笑意,细心的照顾着云染,还关心的询问云染觉得肚子怎么样,眼下云染怀孕四五个月了,胎动已经开始了,再加上恶心呕吐,所以很幸苦,燕皇帝很心疼。

云染一边吃一边幸福的笑起来,低头吃东西。

桌边的昭阳延庆和小太子吃吃的笑起来,父皇就是个妻奴,本来还生气发火呢,一听到母后说话,立马就变成了小绵羊,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