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越级杀牛(1/2)

穿过一大片开阔的草原,聂言到了一片乱石林立的地方,随处可见峥嵘的怪石错落分布,乱石之中有一些狭隘的通道。

“就是这里了。”聂言观察了一下,确认是此处坐标无疑,格外小心地慢慢潜行,这附近是野牛怪很活跃的地方,到处充满了危险,他钻进一片乱石之中。

坐标567.528.192。

此处地形古怪,乱石的缝隙狭窄得只容许一个人通过,从其中一处缝隙朝远处看去,距离这里大约二十六码的地方,有一头通体黝黑的野牛,全身布满健壮的肌肉,头上尖锐的牛角就像两把尖刀。

8级野牛头领:头领怪,血量300/300。

聂言将手弩托在左臂上,校准了一下,角度刚刚好。

他恰好能把野牛头领纳入攻击范围之内,那只野牛头领因为体型太大,即便发现了聂言,也无法冲入乱石堆中狭窄的道路,所以攻击不到聂言。

一处典型的地形bug!

这是聂言游戏里一个奥法朋友发现的,但是现在,知道此处地形bug的,仅此一家!

利用这处地形bug,聂言可以轻松地越级击杀野牛头领!

聂言在弓弩上安装弩箭,三秒钟,三支弩箭安装完毕,瞄准野牛头领,嗖嗖嗖三声,三道箭矢呈一条直线朝野牛头领激射而去。

噗噗噗,三道弩箭同时命中野牛头领。

miss,-1,miss,三个数值从野牛头领的头上飘了起来,由于双方等级差距太大,聂言的攻击对野牛头领的杀伤很低,绝大部分时间是miss,即便命中也只能造成强制一点伤害。

野牛头领被攻击之后,喷出一口浊气,朝聂言狂冲而来。

轰的一声,野牛头领撞在岩石之上,被反弹了出去,它攻击不到聂言,只能绕着岩石打转,但是毫无办法。

聂言娴熟地上完箭矢,又是一道道弩箭射出,射向野牛头领。

尽管伤害极低,但在聂言持续不断的攻击下,野牛头领的血量出现了一些下降的迹象,不过很慢,只是一点一点地往下掉,不时地还能回复一些。

聂言的攻击频率很稳定,野牛头领遭到攻击之后暴躁地怒吼,可就是无法接近聂言。

一切如预想中一样顺利,聂言一边攻击野牛头领,一边想着以后的练级步骤,重生之后,若是还像别人那样,傻乎乎地找个地方刷怪练级,那就太笨了。

要知道,聂言脑袋里,有着大量的游戏信息,他要顺着自己的思路,设计出一个完美的升级过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半个小时之后,弩箭的箭矢被聂言用掉了一筒,这可是整整一千支箭!此时野牛头领的血量还剩下三分之二左右。

不断地重复填装射击的过程,聂言觉得自己都快睡着了,但他还是努力保持着高频率的射速,免得停止攻击之后,野牛头领的血量又升回来。

野牛头领有些累了,不停地喘息着,焦躁地撞击岩石,将岩石撞塌了一部分。

聂言往里退了点,这时他的语音响了起来。

“高手,我去你说的那个坐标刷怪,果然很快,今天已经出了两本潜行了。”石头发来消息道,在聂言告诉他的地方升级,升级速度比平时快了50%左右,令他很是兴奋。送了聂言一本潜行技能,却知道了这么个刷怪的宝地,太划算了。

“这个毫无疑问,沉沦巫师还出夜枭感知,如果有多余,别忘了送我一本。”聂言一点都没感到惊讶,他前世看过无数高手攻略,这些小窍门记了不少。聂言是那种神经大条,并且很健忘的人,生活中的很多事情都会忘得一干二净,唯独对这些游戏攻略,记得最为清楚。

每个人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记忆力都特别好。

“我要是爆出来就给你邮过去一本。有一点我很疑惑,你是怎么知道这个练级地点的?”那个石头问道,他碰到聂言的时候,聂言才0级而已。

“我之前玩过一个战士号,删了重练盗贼。”聂言随口诌道,他可不想让人知道他重生的秘密。

“原来如此,你那个战士号等级肯定很高吧,怎么给删了?过几天我一个朋友要组团刷沉沦巫师营地,高手,给点意见吧。”石头期待地道,聂言看起来真的很懂的样子,而且他那几个朋友确实只打到沉沦巫师营地的外围,便进不去了。

沉沦巫师营地是个高难度的副本,副本分为特殊副本和基础副本,特殊副本要是有玩家通关了就会消失,变成普通地图。基础副本即便有人通关了也不会消失,可以重复刷新,但装备掉率很低、收益也不高。

沉沦巫师属于基础副本,分为五个难度,简单、普通、困难、高手、专家,难度越高,爆出来的装备越好,要是有团队通关了,五天后才能继续刷新该副本。

“沉沦巫师营地全程攻略,售价两银币,不还价。”聂言道,两个银币就是二百个铜币,对初级玩家来说,这可是一笔了不得的巨款。既然石头的那个朋友能带队刷沉沦巫师营地,两个银币应该不算什么。

“我回去和那个朋友商量商量。”石头有点将信将疑,聂言不会真有沉沦巫师营地全程攻略吧,这玩意连网上都没有。

剿灭简单难度的沉沦巫师营地收益大概是三个银币左右,运气好的话,或许能弄到一两件属性不错的小极品,重要的是沉沦巫师营地出治疗轻伤技能书,聂言索要两个银币信息费,算高得离谱了,要是他们爆不出装备,就得帮聂言白干。

沉沦巫师营地这个副本难度有点高,等灭团几次之后,那帮人自然知道,聂言开出的价格一点都不贵。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