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小说

第四章 暗夜的新贵族

2021-12-19 作者:拂晓晨星

“第57只!”

“第58只!!”

看着手掌上的那只战利品,陈烨不由重重叹了口气。 脖子上突然一冷,他不由抬头看着满是露水的天花板,比出了中指。

瞬间冰冷的水珠滴了他一脸,刚想破口大骂,但在看了缀满天花板的水珠后,只能郁闷的坐在潮湿的地上。

周围是起伏不平的石壁,雕满了各色的阴纹。正面是一道铁栅栏门,儿臂粗细的铁栅上也刻着细密的纹路。整个牢房除了一个散着微弱白光的灯泡外,就是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具。

每过一天他就在床板上用小石块划一条细痕,现在床板上已经密密麻麻的排列了27条细纹。在这个黑暗的牢房里孤零零的生活了27天后,陈烨终于知道,原来寂寞比死还难受。天天只能像个白痴一样坐在床板上数数,只有黑暗和寂静陪伴的日子,甚至打蚊子都成了人生的一大乐趣。

开始那个送饭老头的丑脸还让陈烨恶心了好几天,但一个礼拜后,看起来却是这么的顺眼,让人恨不得扑上去亲几口。

记得哪次看书上说过,在这种环境下两周就会让人疯狂,看来我快要打破吉尼斯世界纪录了,陈烨自嘲的笑了。几次穷极无聊下抓住了铁栅拼命的摇晃,结果就是莫明的被烫出了一手大泡。他仔细研究了那铁栅好几天,却根本没有办法用常理来解释。

更奇特是,手上那些严重的伤口每次都会在很短的时间内消失不见,让陈烨百思不得其解,似乎身体有了许多奇怪的变化,自己却像是蒙在鼓里,无从了解。想到这里,他不由狠狠踢了那铁门一腿,有鞋子保护的脚至少不会被烫出一脚大泡……

但今天看来是撑不过去了,心中那股疯狂的冲动越来越强烈,莫明的焦躁和癫狂让人浑身说不出的难受和痛苦。陈烨不由捏紧了拳头拼命的狂砸床板,拼命的扯开喉咙,用能想到的一切字眼来破口大骂!!!

“我**!!老子到底让你们这群sB变成什么样子了!!干脆给老子来一枪算了!!!带种的给老子滚出来!!”

还没等他吼完,耳边响起了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

“你确定?”

那个少女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铁栅外,正用看着骂的满脸赤红的陈烨,还有那已经变成碎屑的床板,缓缓将手移到了腰间的枪上。

“不用了,姐姐……”

瞬间冰山融化了,少女那冷漠的脸上终于显出了微笑,就像一朵终于肯绽放自己的兰花,让陈烨不由看痴了。可惜是好景不长,那美景转眼即逝,少女脸上还是冰雪一片。

“跟我走。”

美女的请求当然不容拒绝,更何况还是腰上带着枪的美女……陈烨立刻乖乖的跟在她身后,走出了牢房绕进了一段渐渐向上的甬道。门外早就有两个男子等候着,一见两人出来,立刻一左一右的将他夹在中间。

抬头看着满天繁星,陈烨拼命呼吸着那久违的新鲜空气,享受着那拂面的轻风。

妈的,老子怎么这么倒霉,卷进这么莫明其妙的事情。这些天所生的一切从头至尾都隐隐带着一丝鬼气,那会说人话的巨狼还有那些装备精良的黑衣人,根本就是电影里才有的情节,可偏偏把自己这个普通人卷了进来。

陈烨一边胡思乱想,一边被他们又拖到了湖边,走进了一条长长的甬道。整条甬道看上去约莫高7米、宽十米,全部用一米见方的大石彻成,墙面上绘着五彩的壁画,燃烧着火焰的诸神正在与怪兽决战,人物和技法都显的古色古香,不知是哪朝的所留。甬道两边,每隔一段便有一座近3米高的怪兽雕像,狼头蝠翼的怪兽双手托着一个铜盆,注满了灯油,黄绿色的灯火闪动着,给甬道内的事物蒙上了一层磷火般的绿光。

“这是去哪里?”走进了一道石桥后,忍不住忐忑不安的心情,陈烨开口询问身前的少女,“到底要把我怎么样。”

“接受最高评议会的最后裁决。”

“要杀我??!!”他不由大叫了起来,‘裁决’两个字怎么听怎么不像是好事,“现在都是法制社会了!!!你们不能草荐人命!!”

“是裁决,不是处决。”少女转头看着大哭大闹的陈烨,眼中闪过了一丝愠怒,“我真想给你一枪然后把你埋了。”

“别别别,千万别,姐姐。”

陈烨立刻闭上嘴,拼命的摆着手,识趣的跟在她身后继续走。从她的话语里终于给他找到了一丝希望,看来这件事情还能有转机。

又走了五分钟,四人进到了一个足有近万平米宽的广场。广场中央有一个几十米宽深不见底的十字形裂缝,正在向上喷吐着数米高的熊熊烈焰。那炽热的火苗带着红光,交集折射,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焰十字架,散着逼人的气势。在火光映衬下,将血红的光芒撒向整个广场。

四具巨龙般的骨骼,顺着四角蜿延而上,消失在高不可测的顶部。无数飘乎的鬼火,带着长长的余辉,在骨架中穿行。空中不时传过类似年轻女子的**喘息,不一时又变成了男子低沉的咏唱。

广场后部,一座带着无数尖塔的黑色建筑出现在眼前,华丽而威严。一排男子穿着闪亮的黑色盔甲、闪亮的皮风衣,左手紧紧的扶着腰间的银色长刀,昂挺立,紧紧守在一道闪着黑色金属光泽的大门前。

两个栩栩如生,足有十数米高的的巨形恶魔雕像,正展开那蝙蝠般的双翅作势欲扑,紧紧拱卫在门前。

靠,这是什么鬼地方!!陈烨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心情已经不能再用惊骇来形容了。这邪恶而又威严的气息,就算是做梦都未曾想到过!!

门前的守卫立刻拦住了4人,少女立刻扬出了一方玉牌,警卫接过仔细看过,立刻挥了挥手。身后的同伴在一个石台上轻抚了一下,黑色的大门立刻分为了四块,在沉闷的机械声中缓缓缩入了石壁中。

在少女的带领下,一行人走过了满是廊柱拱顶的黑色大道,直接进入了那间圆形的大厅。那七个石亭的座位上早已有了一个身影,正用燃烧着的眼神注视着陈烨的一举一动。左右两侧石廊的黑暗中,也站着无数隐约的身影,用红色的双眼打量着他,既有好奇的目光,也有鄙夷的目光,弄的胖子心中既怕又怒,不由在心中暗骂着。操,老子又不是大熊猫,别以为老子看不见你们!!周围一切都散着红光,在老子眼中看的清清楚楚,老子也盯着你们看!!

“肃静。”

一个中年男子走入了大厅中央,用木杖重重击了一下地面。所有人都停止了窃窃私语,整个大厅立时变的一片寂静。

“这即是那天命之子,所有经过就如我先前所言。”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陈烨不由聚起眼神看去,石亭中说话的似乎就是他见过的那名银男子,虽然不理解他的意思,但陈烨能猜出,自己的小命就交在他们这七人的手上了。

“现在一切皆交于最高评议会裁决。”银男子略一停顿,继续说道,“天命之子吉凶未卜,吾族之血至今日方显,此子不可留,吾建议召唤血猎。”

“我附议。”右侧第二个身影立刻赞同了银男子的意见。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