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第二百五十八章

小说:灵媒 作者:风流书呆

    梵伽罗的不在场证明一经公布, 果然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不管大众愿不愿意承认, 在私心里,他们一直是把梵伽罗当做异类看待的。他沉默寡言的性格, 诡异强大的能力,都让他与这个社会格格不入。

    一旦发生什么不好的事, 尤其是略带灵异色彩的事,只要与他扯上一星半点的关系,大众的第一个念头定然是——啊!我早就知道他不对劲!

    也因此, 张阳的计划原本是非常成功的, 他从马游事件中汲取灵感, 试图把梵伽罗塑造成全民公敌。但他没想到,当这个计划还未开始的时候, 梵伽罗就已经预先有了感应, 并且顺着直觉做好了防范工作。

    宋睿公布的视频让大众看见了梵伽罗有别于冷淡、疏离、强大的另一面。在夜深人静之时,他也会露出迷茫不安的表情;在亲密的友人面前, 他也会笑得无忧无虑, 像个单纯稚嫩的少年。

    谁都不能否认他那张俊美妖异的脸所具备的强大杀伤力,更不能否认宋睿卓尔不群的气质与他的神秘莫测是多么的般配。他们俩待在一块儿的时候, 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变得温暖甜蜜了, 这种感觉已然顺着屏幕流淌出来,融化了很多人的心。

    【awsl, 梵老师和宋博士待在一起的画面太美了!我本来是进来骂人的,结果现在掉进cp坑里出不去了!】

    【这段监控视频画质一般般,我也就舔了几百遍的样子。】

    【你们谁还记得那三段杀人视频?在网警删除它们之前, 我是真的相信杀人犯是梵伽罗,但是看了这条监控,我真的没有办法把这个笑得像孩子一样开心的梵老师和那张邪恶的脸对在一起!他们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

    【我也有这种感觉!脸是一样的,但眼神、表情、气质,根本就对不上!看了这条监控视频之后,我敢百分百肯定,梵老师绝不会杀人!】

    【废话!你没看见他跟男朋友待在一块儿有多开心吗?有男朋友在冷冬的夜晚抱着睡觉,谁他妈闲得在外面胡乱杀人!】

    【这桩案子疑点太多了。而且我感觉之前那么多人说要烧死梵老师是有水军在带节奏!】

    【这条监控视频里的梵老师,才是我喜欢的梵老师,那三段杀人视频绝对是假的!】

    爱和温暖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或许是梵伽罗从未向任何人展露的最柔软的一面打动了大众的心;又或许是他俊美异常的脸太具有迷惑性;再加上官方屡屡为他站台澄清,这场轰轰烈烈的“倒梵行动”才刚展开几个小时就偃旗息鼓了。

    张阳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计划破产,内心的愤怒和憋屈简直难以言表。

    他当场摔烂了平板电脑,气急败坏地骂道:“我不是吩咐你们找黑客去黑他家的安保系统了吗?为什么他还有不在场证明?”

    “黑客说刚入侵他家的网络就受到了强烈的磁场干扰,连数据库都没能摸进去。老板,我们请了口型辨认专家,发现他早在我们的计划开始前就已经有了感应。他给宋睿打电话,说自己有不祥的预感,然后就用磁场把整个梵宅都笼罩起来了。”

    张阳的属下低下头,隐藏起自己对梵伽罗的畏惧:“他是华国最强的灵媒,想要算计他哪有那么容易。”

    张阳一脚踹烂茶几,骂道:“艹他妈!为什么这么多官方势力站出来为梵伽罗说话?这可是杀人案,在真相没查明之前,他们不应该保持谨慎吗?梵伽罗的人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大了,这里面肯定还有我不知道的事。”

    他想了又想,还是没法想通:“这个阎泉陵刚刚破获了马游杀人案,照理来说,他不是最应该仇视像马游那种仗着能力特殊就到处杀人的异人吗?为什么他会那么维护梵伽罗?他怎么敢把这件事直接捅到顶层,而且还真他妈拿到了特释令?”

    有些事越琢磨越让人迷惑,张阳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可能忽略了什么关键性的消息。梵伽罗和阎部长,乃至于高层,绝不仅仅是合作关系,应该还有更紧密的利益纽带。

    但是什么样的纽带能比得过自己研制的药水呢?张阳想不通,于是更加感到憋屈。

    不过他却也敢百分百保证,那三段视频都是真实的,而且上头肯定找不到破绽,也抓不住真凶。因为真凶本来就是“梵伽罗”,那张脸摆在那儿,梵伽罗就一辈子都洗不清这个污点。

    只要他身上还背着嫌疑,上头早晚有一天会忌惮他,甚至想办法对付他。一个强大的、难以掌控的、没有弱点又染有污点的人,在这个到处都是平凡人的世界是很难生存的。

    想到这里,张阳终于拧着面皮,阴森森地笑起来。

    偏在此时,孟仲带着一群警察冲入他的家门,出示了一张传讯令,让他去警务厅走一趟。

    张阳现在也算是官方的人,自然不会与警察起冲突,一边穿外套一边假笑:“孟局,好久不见,听说你最近混得风生水起?这次你们传唤我是为了什么?我可没犯事啊。”

    孟仲环视客厅,发现常琦等人不但平安地离开了绿河研究所,还成为了张阳的贴身保镖,心下就是一松,末了暗暗哂笑。都说人各有志,直到现在他才明白这句话还真他妈说得对。谁能想到曾经出生入死的兄弟会为了一瓶小小的药水闹翻呢?

    “有没有犯事,你自己心里清楚。我们这次就是请你去配合调查的,到了地方你自然会搞清楚状况。”孟仲推了张阳一把,却没推动。

    常琦几人低下头,讽刺地勾了勾唇角。曾经实力超绝的兵王、生来就天赋异禀的基因优化人种,如今在他们眼里也不过如此。

    孟仲:……

    艹他妈!张阳到底嗑了多少药,吃了多少异人?怎么摸上去像一座铁塔?

    张阳轻声一笑,又状似无奈地摇头,然后大步走向门口。不管这些人找他干什么,他都不憷。他们若是能抓住他的把柄,就不会是这种明明想干掉他又拿他毫无办法的憋屈表情。

    这个黑锅,梵伽罗是背定了。虽然他有不在场证明,但这次过后,张阳还能在他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布同样的局。方法老旧没所谓,只要管用就行。

    大众对梵伽罗的疑虑并未完全打消,反倒在心里暗暗埋下了一颗怀疑的种子,日.后但凡发生类似的事,就会迅速生根发芽,长成参天大树。算计死梵伽罗的机会,以后还多得是。

    怀着这样的想法,张阳的心情一直很轻松。

    他们刚走进调查小组的办公室,一名技术员就拿着一份报告跑进来,惊异道:“凶手留在案发现场的血液不是人血、也不是动物血,是一种挥发性和破坏性非常强的液体,我们检测不到dna数据。”

    负责人暗暗瞥了张阳一眼,冷声道:“去给梵伽罗取样,这么特殊的血,不比对dna也能找到来源。”

    “好,我们马上去采集样本。”技术员跑回实验室拿工具。

    张阳平平常常地看了负责人一眼,然后垂眸,掩住了瞳孔里的笑意。因为他知道,像他们这种人,身体里的血液已经算不上是血液,根本就没有dna可以比对。只要这些人取走了梵伽罗的血,就一定能与他留下的血的特征相互对应。

    谁能想到这么特殊的血液,会同时出现在一群人身体里呢?这恰恰是钉死梵伽罗的铁证。

    张阳在孟仲的带领下走进一间审讯室,满心都是计划将要实现的得意与猖狂,又哪里会注意周围的环境?当他被关门声惊醒,抬头看去时,却发现梵伽罗正坐在房间的最里侧,眸光晦暗地打量自己。

    他头顶是一束璀璨灯光,周围却笼罩着阴影,皮肤白得几近透明,眼瞳却宛若漆黑的深渊。

    “坐。”他理所当然地下着命令。

    张阳一头就栽进了这个深渊,浑浑噩噩地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下,屁股刚沾上冰冷的椅子便猛然醒转,厉声诘问:“怎么是你?”

    “为什么不能是我?”梵伽罗指尖微微一动,浩瀚的磁场就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兽,缓缓从他体内分离,潜伏在灯光里,潜伏在阴影里,甚至潜伏在了张阳的心里,呲着牙、舔着唇,虎视眈眈,蠢蠢.欲.动。

    这种无形的威慑比真刀真枪的对峙更令人感到恐慌。张阳双腿一蹬便站起来,大步朝门口走去,口里愤怒地叫嚷:“孟仲把我和你关在一起到底是什么意思?公报私仇吗?我要投诉!我是来配合警方调查的,不是来面对一个杀人狂的!”

    转身的时候他才发现,这间狭长的审讯室里竟然还摆放着一台自动贩卖机,卡通型的机身、绚丽的色彩,与这阴暗逼仄的所在显得格格不入。它就伫立在门口,亮闪闪的屏幕上晃动着一个人头的虚框,旁边标注着一行文字——购物请刷脸。

    张阳看得呆愣,脚步却不停,眼看快要越过那台贩卖机,摸到门把手,身体竟被一层看不见的墙壁挡住了。这一下撞得有点狠,令他鼻头隐隐发红,脸庞疼得扭曲。

    梵伽罗转头看向左侧墙壁,那上面挂着一个圆形壁钟,时针和分针不早不晚,正正指着三点半。

    与此同时,xx平台的6752号直播间呼啦啦涌入几十万人,而且每秒钟过去,人数就会增加几千乃至上万。所幸平台方早已做好充足的准备,这才没有导致服务器的崩溃。

    所有人都想知道,那三起惨案到底是谁做的,世界上为什么会有两个梵伽罗。

    三点半一到,原本黑漆漆的屏幕就出现了两个人的身影,其中一个人老神在在地坐着,另外一个人正用力捶打空气,模样显得疯疯癫癫。

    【发疯的这个人是不是张阳?最帅富二代?】很快就有网友认出了张阳。

    【是他!为什么他会和梵伽罗待在一个直播间?凶手呢?】

    这个问题大概是所有人都想问的。

    梵伽罗似乎听见了大家的疑问,于是徐徐开口:“杀人的是你。”

    直播间里的网友:!!!

    站在观察室内的警员:???

    负责人意识到张阳中了圈套,立刻命人打开审讯室的门去解救,却发现即便如此,他们也只能隔着一层坚不可摧的空气看着张阳像困兽一般在这狭长的房间里挣扎。

    他嘶喊、怒吼、踢踹、捶打,却都没有用,反而弄伤了自己。几分钟之前,他是一位穿着体面的翩翩公子;几分钟之后,他却衣衫凌乱、满身汗浆,狼狈地像是在地上打了几个滚。

    负责人放出异能去攻击这层空气,却被反弹回来的磁场打成内伤。

    他牙关一松,差点吐血,抬眸时却看见梵伽罗依然坐在原位,显得那般慵懒闲适。布下了这样一个牢不可破的结界,把所有人隔绝开,对他来说似乎是轻而易举之事。

    直到此时,负责人才隐隐意识到——哪怕自己拥有了诡异的能力,迈入了另一个层次,变成了有别于凡人的更高级的生命体,也依然位于食物链的最底层。

    看看眼前狼狈万分的张阳,再回头看看死得透透的苏枫溪、给全国人民下跪认错的马游、被拆了所有道观的天水派门徒……似乎只要遇上梵伽罗,他们这些狂傲得不可一世的人,就都会被打落深渊。

    负责人吞下满口血腥,放弃了救援。

    看见这些人无奈倒退,颓然低头,张阳这才意识到,自己逃不出去了。他擦了擦嘴角,又理了理鬓发,然后转过身,轻蔑一笑:“你说我是凶手?那你有什么证据吗?”

    “证据会有的,只是需要一些时间。”梵伽罗伸出手,礼貌邀请:“坐吧,我们一起等一等。”

    “好,我陪你等。”张阳满以为他想把自己困在这里,然后让孟仲那些人去外面找证据,顿时放下心来。

    最确凿的证据就是梵伽罗那张脸,如果不能推翻这一点,孟仲他们折腾不出什么水花。

    张阳同样老神在在地坐下,长腿交叠,脚尖前后晃动,模样显得很惬意。只可惜他刚才狠狠踢踹空间,蹭破了鞋尖,这样一显摆,反倒令他的落魄与狼狈无处可藏。

    梵伽罗的视线顺着他沾满灰尘的裤子看向那凹凸不平还破了皮的鞋尖,一句话没说,只是微微挑高眉梢,那种优雅和随性所营造的优越感就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与张阳的虚张声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张阳前后晃动的鞋尖僵滞在半空。

    站在观察室里的宋睿以拳抵唇,轻轻咳嗽。

    孟仲却没有他那样的好风度,指着镜子对面,笑嘻嘻地骂道:“你看这傻逼!”

    直播间里的观众也看乐了,却还是猜疑道:【张阳是凶手?怎么可能!视频里拍到的明明是梵伽罗的脸!】

    【梵老师从来不说谎。我们等等看吧。】

    于是这一等就是五天五夜,直播间的人走了散,散了又来,却只看见两人面对面地坐着,一言不发,像是变成了两尊雕像。更可怕的是,他们在此期间没吃任何东西,也没喝过一滴水,却还能保持清醒。

    不过这两人终究还是有区别的,而且区别很大。

    梵伽罗还是那副俊美非凡、慵懒闲适的模样。张阳的双颊却深深凹陷下去,皮肤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粗糙焦干,紧紧地绷在骨头架子上。他明显瘦了很大一圈,原本合体的西装如今空荡荡地挂着,仿佛随便一扯就会散落。

    梵伽罗把手悬在他脸前,一边感应一边低语,“那种药剂促使你的身体细胞不断燃烧,不断再生,进而脱胎换骨。你新陈代谢的速度是常人的几十倍甚至上百倍,如果没有及时补充足够的能量,你会衰老成一具枯骨,却因为异人的体质,总留存着一口气。你死也死不了,活又没法活,该如何形容你那时的模样呢?让我想想——”

    梵伽罗收回手,垂眸轻笑:“老怪物,这个称呼适不适合你?”

    “老怪物”这三个字无疑是张阳的痛点,像利箭一般刺穿了他敏感的神经。他最害怕也最排斥的,无异于变成老怪物那副模样。他猛然站起身,想攻击梵伽罗,却借由眼角余光看见了镜子里的自己。

    深深凹陷的眼眶和双颊把他英俊的脸勾勒成了一颗骷髅;手臂从衬衫袖子里伸出,竟细得宛如两根枯枝;皮肤焦干、蜡黄,拧出一条条褶皱,与他最为厌憎的老怪物竟那般相像!只在短短五天的时间里,他就瘦成了一副骨架!

    他内心大骇,虚弱的身体还未站稳就跌坐回去。

    他需要能量,很多很多能量!

    等得快不耐烦的网友看见张阳恐怖的样子,不由吓呆了,过了很久才用颤抖的双手打出一行饱含仓惶的文字:【你们快看啊!瘦脱了形的张阳,是不是与制造三起灭门惨案的那个鬼影很像?我现在真的有点相信梵伽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