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第 103 章

小说:网恋翻车指南 作者:酱子贝

    景欢回到家时, 脑子还是昏昏沉沉的

    他觉得是因为缺氧。

    景欢把外套脱了, 随便丢到一边, 然后把自己扔进了沙发里, 一双长腿随意岔开挂着,抬手捂住了眼睛。

    草。

    天啊。

    也太特么爽了吧……

    他回想了一下刚刚那个吻, 瞬间又觉得有些喘不上气, 想着想着耳廓又热了。

    那个吻是景欢先打住的。

    他有些舍不得, 但再不停下……他那带颜色的反应肯定要被向淮之发现,那就太尴尬了。

    还好,冬天穿得厚,加上被冷风一吹, 回来路上还不至于出丑。

    他拿出手机,点开置顶的对话框。

    小景呀:哥哥~~~到寝室没~~~~

    向:?

    向:到了。

    小景呀:我先去洗个澡啊, 你今天早睡吗?

    向淮之从衣柜里拿出衣服,低头回消息。

    这时, 路杭摘下耳机起身倒水,嘴里还念念叨叨的。

    “刚才抽空跟帮里人去做了个二十人大本,累死了,那几个输出好像都不怎么会玩, 杀了快两小时……”

    这些碎碎念在看清向淮之的脸后停了下来。

    路杭先是一愣,然后快步走上前,拽着他的衣服仔细看了几眼,震惊地问,“向向……你被人揍了?!”

    向淮之说:“没有。”

    “你嘴巴都破皮了!我草, 是哪个不怕死的?为什么打你啊?难道那人的女朋友跟你告白了?”路杭往下一看,更惊讶了,“不是……你下巴为什么还有个牙印?”

    还能为什么。

    想到景欢在他下巴又吮又咬,向淮之就觉得好笑。

    他压下嘴角,问:“你觉得呢?”

    “我觉得?”

    “谁打架只打嘴的?”

    说完,向淮之拿着衣服和手机进了浴室,只留下一脸茫然的路杭。

    向:要复习,还不睡。

    小景呀:那等下还能聊一会?

    向:嗯。

    小景呀:那我去洗澡了~~~~~

    向:……别发这么多符号。

    小景呀:哦~:d

    景欢这个澡洗得有点儿久。

    房间里开了暖气,他出来时只穿了件宽松的睡裤,边擦头发边看他刚刚跟向淮之的聊天记录,看到那几个波浪号,后知后觉有点害臊,但又特别想笑。

    他发了个表情过去,对面迟迟没回。

    景欢坐到电脑桌前,打开相册,久违的发了个朋友圈,然后开始翻这几小时里收到的消息。

    陆文浩:【分享帖子-今晚操场有盏大灯坏了,看到了一堆少儿不宜的画面!】

    景欢心一跳,立刻停下了擦头发的手。

    他心虚地点进帖子,看到里面没人提到自己和向淮之后,才松了口气,把帖子关了。

    陆文浩:啧啧啧,你们看看,你们看看!

    小景呀:看什么?

    陆文浩:这群男男女女,居然在学校圣地里干这种苟且之事!!!

    陆文浩:不知廉耻!

    小景呀:你说得对。

    陆文浩:不过听说今晚停电,场面比往日还要激烈!

    小景呀:唉,我真不知廉耻。

    小景呀:[爱的魔力转圈圈]

    陆文浩:?

    陆文浩:???

    景欢乐不可支,接下来任凭陆文浩怎么他,他都不回复了。

    向:来了,刚洗了个澡。

    景欢眼睫眨了下,抬头看了眼时间。

    小景呀:洗这么久?

    然后那头又开始反反复复的“正在输入中”。

    景欢抬起嘴角,打字:还挺爱干净——

    还没发送,手机就振了下。

    向:嗯,做了点别的事。

    小景呀:……

    小景呀:哦。

    景欢莫名觉得有点热,他伸手揉了揉脸。

    小景呀:我也是。

    小景呀:干了些别的。

    景欢心脏砰砰跳,以前因为觉得无聊,他从来没跟哪个男生聊过黄色话题。

    这话题要怎么切入啊?

    要不先百度一下……

    向:背了半页重点。

    小景呀:?

    向:纸还差点湿了。

    小景呀:……

    向:你呢,做什么了?

    景欢面无表情地打字。

    小景呀:我……也在背重点。

    向:这么乖?

    小景呀: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

    景欢往后一倚,开始反思自己——

    再怎么说,亲一下就起反应什么的,也太逊了吧……

    临危不乱才是真男人!

    下次他绝对不这样了!

    向淮之又回了消息过来,这次是条语音。

    景欢毫无防备,刚点开就听见一道难以抑制的笑。

    “逗你的,不是背书。”

    景欢握着手机愣住了。

    不是背书……那是做什么了?

    说清楚啊你!我又不是没流量!!!

    景欢咽了好几次口水,心想完了,他心脏已经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了。

    翌日,景欢大清早就去了图书馆。

    明天考试,他得在最后关头抱抱佛脚。

    陆文浩和高自翔也来了,还给他带了早餐,景欢捧着碗在图书馆外吃完才进去。

    他刚落座,高自翔就问:“你昨晚去操场了?”

    景欢立刻转头看他:“……你怎么知道?”

    “你不是发了个朋友圈吗?”高自翔怪异地看着他。

    景欢怔了下,想起来了。

    他发了张操场的照片,随便拍的,没什么美感,配文也只有一个戴墨镜的emoji表情。

    高自翔戴上一边耳机:“跟向哥一块去的吧?”

    景欢语气更惊讶了:“你怎么又知道?!”

    高自翔愣住了,莫名其妙道:“因为向哥也发了跟你差不多的照片啊?你怎么了,一惊一乍的……”

    景欢随便应了声没事,立刻拿出手机翻朋友圈。

    向淮之还真发了,昨晚一点多发的,图片是学校的跑道。

    跟他的一样……没什么美感。

    但向淮之要更酷一点,他连表情都没加,只是单独发了一张图片。

    啧。

    怎么跟打暗号似的……

    一有这念头,景欢就有些拉不回神,抬手给照片点了个赞。

    学到中午,三人一块去食堂吃了顿饭。

    “我完了,我必挂。我刚刚打开复习大纲看了眼,后面一堆没背就算了,前面背的还全他妈忘了……”陆文浩满面愁容,“兄弟们如果还有良心,重修的时候记得来探望我。”

    景欢笑了声:“重修而已,别说得跟坐牢似的。”

    “有差吗?”陆文浩抬头,见他正在玩手机,问,“你吃饱了?”

    景欢:“饱了。”

    “那这牛肉我吃了啊,别浪费。”陆文浩夹过他的牛肉。

    高自翔拍了拍陆文浩的肩,说:“浩儿,这就是你和帅哥的差距。”

    陆文浩朝他啐了一口。

    景欢闻言笑笑,低头专心玩手机。

    他哥昨晚好像复习得挺晚,现在都还没起床。

    景欢又去看了那条朋友圈一眼,然后闲着无聊,打开了许久没看的帮派群。

    春肖:【恭喜发财,大吉大利】

    春肖经常在帮派群里发红包,景欢下意识就点开了。

    十六块,运气王。

    莫问归期:我日,小景景,好久没看见你了,一来就中招?

    爱是分你吃:哈哈哈,太惨了。

    春肖:继续。

    景欢还在因为自己难得不臭手而高兴,看了他们的话,又蒙了。

    小甜景:啊?什么意思?

    莫问归期:我们在玩红包接龙啊,运气王继续发。

    小甜景:……

    莫问归期:哈哈哈,娱乐而已,二十块十人份,这你都能抢到十六块……也真挺牛逼的。

    景欢无精打采地想,是的,在倒霉这一块,我就是这么牛逼。

    他熟练地打开红包,刚要发送,手机突然跳出一行字来,提示他今年转账已经超过限额,无法再使用这项功能。

    景欢:“……”

    现在正好是休息时间,群里几十个人在等着,见红包迟迟没出来,难免有一两个人催。

    景欢啧了声,刚想叫吃吃帮他发一下。

    心向往之:【恭喜发财,大吉大利】

    心向往之:帮他发的。

    景欢一怔,抬眼一看,左上角果然有未读提示。

    他对红包接龙不感兴趣,但既然是向淮之发的红包……那他一定要摸一摸!

    【心向往之的红包已被领完,小甜景是运气王!】

    本命芝芝桃桃:……

    心向往之:……

    爱是分你吃:……

    小甜景:qaq

    小甜景:哥哥再帮我发一个,我限额了。

    心向往之:【恭喜发财,大吉大利】

    心向往之:还玩吗?

    小甜景:不玩了……

    心向往之:嗯,那回我私聊。

    莫问归期:喂喂喂!玩游戏呢!别来撒狗粮!!

    景欢立刻关掉帮派群,背了一上午书的郁闷瞬间跑得无影无踪。

    向:刚睡醒。

    向:人呢。

    小景呀:被学习蹂/躏了一上午,现在在食堂。[葛优躺]

    小景呀:钱我转你支/付/宝吧?

    向:不用,背得怎么样,能考过吗?

    小景呀:那谁知道……

    小景呀:不过有个办法,或许能提高我考过的几率。

    向:什么?

    小景呀:我明早九点考试,你要不要跟我吃个早餐,顺便给我开个小小的动员大会?

    景欢原本就打算骗个拥抱,当然,越多越好。

    万万没想到,考试当天早晨,向淮之拎着一根油条和两个鸡蛋,敲响了他家的门。

    景欢看看他,又低头看看鸡蛋:“……什么东西?”

    向淮之举起早餐:“一百分。”

    景欢:“……”

    草,为什么这么土的事,一放到向淮之身上,就变可爱了。

    因为从这到教室还有一段距离,两人吃完早餐,什么都没来得及做就匆匆往学校里赶。

    到了教学楼楼下,景欢一脸遗憾。

    没拥抱,没碰触,啥也没做。

    算了,至少见到人了。

    “那我进去了。”景欢问,“你要回寝室吗?”

    “去图书馆。”

    景欢“哦”了一声,刚想转身,向淮之突然抬起手,覆到了他头发上。

    微凉的手掌稍稍往下滑,很轻地捏了一下他的耳尖。

    “好好考,小学弟。”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大家的营养液和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