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114

小说:FOG[电竞] 作者:漫漫何其多

    周火看着时洛, 低声一笑, “时神,这哪儿是房卡啊, 这是whisper的情书啊……”

    时洛捏着外套口袋里的两张房卡,侧眸看向余邃, 嘴唇微微动了下, 没接话。

    办理好入住,余邃作为队长还有一些事需要处理,余邃示意官方人员等一下,走到时洛周火身边道, “我一个单采,一个拍照……原本定的明天,但我估计明天咱们就都能开始训练了, 太耽误时间,刚才跟他们的人商量了下,干脆今天晚上我一起儿全做了, 明天咱们开始闭门训练。”

    周火皱眉,“有事跟选手直接说是几个意思?什么媒体想采访就采访?”

    “游戏官方媒体, 这每个战队固定流程,推不了的那种,是我刚问了他们明天安排他们才说的。”余邃揉了揉肩膀, “反正我也睡不着了,花一两个小时解决掉算了。”

    周火让余邃稍等,他去同官方人员接洽, 确定是固定流程且是配合了余邃的时间后周火才点了头,他跟俱乐部的其他随行人员交代了两句,要陪着余邃做单采去。

    “你先回去休息……”余邃对时洛声音轻了点,“我回来了给你发信息。”

    时洛抿了下嘴唇,点点头,“行。”

    时洛直接去了余邃的房间,行李箱也没开,只从自己外设包里拿出笔记本来小组赛同小组其他几个战队的过往比赛录像。

    小组赛分的战队整体实力和free差的实在太多,老乔都没让四人浪费时间看这些资料,只是团队去看了而后详细写了每队的总结发给选手,只有时洛自己拷了一份过来,原本想着在飞机上睡不着时看,这会儿正有时间。

    时洛坐在床上,腿上放着笔记本,一盏灯没开,天已黑透,房间里只见笔记本屏幕的幽幽亮光。

    时洛开了二倍速看视频,中间还不断快进,一个战队五个小时的比赛视频,时洛用了不到两个小时就看完了。

    时洛点开另一战队的视频,刚开了二倍速,时洛眸子倏然抬起,而后飞速将笔记本合上了。

    几秒钟后,房间门“滴……”的一声,随之开了。

    刚刚接受过采访的某人毫无防备的开了廊灯,进了洗浴间先洗了洗脸,拿过毛巾稍稍擦了擦后,余邃转身往外走,还没能出得了洗浴间开了灯就被时洛一个强吻堵了回来。

    余邃愣了下,随后放松身体,微微摊开手臂,任由时洛施为。

    余邃被时洛从洗浴间门口一路推到了洗手台旁边,余邃半分也不抵抗,时洛按着他肩膀的手稍一用力他就随着时洛一路后退,时洛亲他的第一时间他把唇分开了,时洛刚一碰余邃领口,余邃主动将自己外套拉链一扯到底方便时洛施为。

    洗浴间中灯线昏暗,只有两人比往常稍稍急促些的呼吸声。

    时洛把手放在了余邃卫衣下摆上,攥着余邃宽松柔软的卫衣,迟疑片刻,没撩起来,只将手放在了余邃腰上,继而继续深吻。

    克制又疯狂的无声亲吻十分钟后,时洛放开了余邃。

    时洛嘴唇发红,声音很低,“……你不主动。”

    余邃闻言闭上眼,静了片刻后无奈笑了下,声音稍稍发哑,“宝贝……我没主动,现在就已经很想做了你了,我再主动……咱们明天训练可能真的没了,我刚才也就白白早早做了采访了。”

    时洛想起小假期里的种种,原本就不是很安分的心思突然又被撩拨了下,他用手背抹了下嘴唇,没再说话。

    余邃几个深呼吸后脑子稍微清醒了些,可睁开眼一眼看见时洛,心瞬间就软了。

    余邃嘴唇微微动了下,“想我主动?”

    余邃敛眸看着时洛,声音很低,“也不是不行,应该控制得住……想我怎么做?”

    “你……”时洛顿了下,反问,“我想要你怎么做,你就怎么?”

    余邃莞尔,“在不会耽误你明天正常训练的前提下……可以满足你。”

    时洛深深深吸了一口气后低声道,“余邃……你谈恋爱,这么不给人后路的么……”

    余邃没听清楚,“嗯?”

    “你是生怕我死不到你手里是么?”时洛磨牙呢喃,“还没跟你在一起的时候,粉丝就提醒我,我还年轻,别跟你好……太年轻的时候跟你谈恋爱,如果分手了,以后不容易再动心,你当时是不是看见了,就故意这么对付我,让我……”

    余邃深深的看着时洛,嘴角微微挑起,问,“让你什么?时洛,让你什么?”

    时洛忍无可忍,“让我喜欢你喜欢的心脏疼,恨不得把命给你,再也离不开你……”

    余邃听着小男朋友甜的要死的告白,眼中笑意越来越深,他微微低头在时洛唇上亲了下,“对,就故意的。”

    “我故意……让你一辈子舍不得和我分开。”

    时洛让余邃撩的没脾气,攥着余邃的领子又在他唇上亲了亲,余邃把握着尺寸的温柔回应,片刻后时洛将余邃放开了,哑声,“行……行了。”

    “行了?”余邃扯了一把自己已经被时洛扒了一半的外套,忍笑问,“……时神,蹂躏我蹂躏的还满意么?会给好评吗?下次还来吗?”

    “跟木头似的,不满意。”时洛转身往外走,“……比赛后再说。”

    余邃笑笑,自己拉好外套拉链,也出了洗浴间。

    时洛在外间开了余邃行李箱,帮着余邃将行李迅速放好,当晚时洛没走,两人一同看比赛录像看到后半夜,稍有困意后一人喝了一杯热牛奶,强行睡下。

    翌日,周火向官方申请的训练室就就位了,众人大致循着国内的作息,只是把训练时间往前稍微提了些,十点多的时候吃了早餐,而后赶到官方提供的训练场地,稍微熟悉了下后十一点整点上机准备打练习赛。

    德国上午的十一点钟的时候国内是早上四点钟,约国内战队太难,周火下午约了北美的战队,晚上约国内战队。

    没有约圣剑。

    自然,圣剑也不可能同意,圣剑那边对free严防死守,不肯同任何中国赛区的咱队约练习赛,生怕余邃这边对他们有任何了解渠道。

    周火冷嘲热讽,“说的跟他们约咱们赛区战队,咱们赛区还会答应似的,玩的脏,爱嘲讽,谁乐意搭理他们。”

    练习赛间隙,众人一起吃饭的时候周火不住吐槽圣剑小家子气的种种操作,老乔拍了周火肩膀一下,低声道,“差不多就行了。”

    老乔没说出来,但瞟了时洛一眼,周火愣了下反应过来老乔是在提醒他,时洛和圣剑之间梁子颇深,让他别再营造对立气氛影响时洛心情。

    周火话锋生硬的一转,笑笑,“对了,再过几天nsn就过来了,也是来咱们酒店,到时候跟他们约对练方便了。”

    时洛扯过餐巾擦了擦嘴角,“我吃好了,去看看复盘视频。”

    时洛装作什么都没看出来。

    余邃在担心自己,队友们在担心自己,周火老乔……所有工作人员都在担心自己。

    时洛心里很清楚。

    比赛前,黑子怎么黑自己的时洛记得一清二楚,黑自己没有大赛经验,黑自己心态不够稳,黑自己是战队隐患。

    头次进世界赛,有可能还会撞见一生之敌圣剑战队,身边的人都担心自己真的出太明显的岔子,继而心中原本只是一点点阴影伴随着铺天盖地的质疑声滚雪球一般扩大,越滚越大,最终自己都被全网的质疑声洗脑,没了自信,真的废了。

    前车之鉴比比皆是,多少选手都是只因一个并不决定比赛输赢的失误背上骂名,之后一直未能再证明自己,真的成了黑子们口中的垃圾。

    时洛没想解释什么,也不想跟自己战队的人说自己没事,别这么小心。

    国内小小常规赛,只因解说一句“很庆幸我们赛区有最好的医疗双子星,whisper和天使剑”就变了脸色让所有看比赛玩家都察觉到自己心态崩了的废物,确实是自己。

    现在轻飘飘说一句我没事,只会让别人觉得自己在强装镇定,会更担心自己,时洛懒得给别人添这个麻烦。

    所以时洛默默享受着余邃的温柔,默默接受着战队其他人的善意,小组赛前一天,在周火说出“小组赛输上几局也没事,只要能出线我们就赢了”这种铁亲妈才会说的话的时候,时洛也没说什么。

    小组赛正式开赛,a组因为排序成了开幕赛战队,双循环小组赛,free第一局对战泰国战队,比赛结果没什么爆点,如大部分人预测的一般,free轻松赢下,不到二十分钟拿下了比赛,但出乎很多人预料的,当场的mvp评给了时洛。

    当局时洛操作确实亮眼,且坊间一直有说法,官方技术人员在评选mvp时有时候,会给头一次上场世界赛的选手一生一次的友情分,看不太懂深层操作的玩家观众们觉得时洛可能是作为新秀被官方照顾了,仔细想想也觉得合理,对新选手总要照顾一点。

    赛后采访,主持人在问时洛这个mvp是是自己操作漂亮还是因为新人照顾而得到的时候,时洛淡淡说了一句官方照顾。

    但国外解说忍不住替evil辩驳,“free能轻松赢下并不意外,但evil选手作为新秀选手,这操作实在有点出乎人预期……他们战队里有whisper,在whisper手里拿下mvp,这个难度太大了……当然,也存在因战斗时间过短没什么僵持阶段,先天没给whisper发挥空间的情况在,但能力压宸火和puppy也已经非常难得了,打实力稍差自己的战队,选手很容易杀红眼上了头,继而出现大大小小的失误,但evil没有,他发挥的太稳定又太漂亮了,完全不像是个世界赛新人。”

    因为有半真半假的首秀即赠送一次mvp的说法,纵然解说激情评价了时洛,玩家对时洛的第一场发挥也没感觉到太多意外。

    但在翌日,free连续对战日本战队和越南战队,在两局顺利拿下后,两局mvp,依旧全部给了时洛。

    小组赛只打了三个bo1,时洛连斩三个mvp。

    后面两个mvp,时洛完全凭本事拿下,发挥稳定又操作天秀,mvp拿得让所有人心服口服。

    打完第三局小组赛,整个世界赛国内国外对时洛的讨论热度翻了好几倍。

    free战队后台休息室,只有余邃和时洛两人的小小更衣室里,时洛将余邃推到墙角,在连拿了三个mvp后,时洛才有了底气同余邃说,“心疼我来德国之前睡不好?知道我为什么睡不好么?”

    “因为我他|妈|的终于终于终于能来这个破逼地方,找圣剑那群人的麻烦了。”时洛眼中带着几分挑衅几分恨意,“两年前……他们瞧不上我,不买我,你也不许我来……我现在就要让他们看看,小爷值不值钱,当年没坚持买我这个替补,是不是亏了。”

    时洛沉声道,“我不是焦虑的睡不着,我是兴奋……终于有机会让别人看看清楚,老子到底能不能打世界赛,到底会不会拖后腿。”

    余邃倚墙站着,想着时洛放在在场上的极限操作,深深看着时洛,被他迷的恨不得在更衣室里做点什么。

    “为什么……”余邃低声道,“提前不说?”

    “半点成绩没有,说了也没意思,而且……”时洛顿了下,久违的小心机又出来了,他声音越来越低,“我早说了……你还会对我那么温柔么?”

    小时神周身煞气退去,脸上带了几分不自在,“我喜欢……你对我那么好。”

    “我就喜欢……你渣男那一套。”

    “很喜欢。”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支持

    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