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七十七章 震撼人心的战场

小说:万古神帝 作者:飞天鱼

    “月儿,你的大局观,与你师尊比起来,差得太远。这点损失算什么?与本源神殿比起来,别说一座神女城,就算神女十二坊的一百八十楼全部毁掉,也都是值得的。再说,张若尘应该已经落入你师尊的手中,仅仅只是他身上的财富,已是远超这座神女城。”煅凌风道。

    煅凌风的精神力强大,张若尘不敢催动真理之心,更不敢调动精神力,因此并不知道他们在谈论什么。

    “轰!”

    蓦地,振聋发聩的声音响起。

    神女城中,无数修士瞬间耳膜破裂,双耳流出鲜血。

    一股强大的气压,从上而下涌来,碾碎城中的道锁、大圣铭纹、神纹。

    城中一条条街道,一座座古老建筑,仿佛豆腐做的一般,土崩瓦解。

    护城大阵破碎了!

    整座神女城,缓缓向地底沉去。

    “轰隆!”

    “轰隆!”

    ……

    神罚天罡符爆发出来的毁灭力量,凝聚成神殿、古佛、战锤……等等,各种形态,轰击在神女城中。任何一道力量落下,一大片城域,便会灰飞烟灭。

    如同末日降临,城中到处都是腾飞而起的身影。

    所有修士,无论修为高低,全部乱成一团。

    惨叫声、呼救声、叫骂声,交织在一起。

    修为太低的修士,则是被神符的威能,压得趴伏在地上,无法动弹,无法逃遁,只能悲呛的长啸,或许低声的哭泣。

    “这是神灵降下的神罚吗?”

    “所有人都得死,逃,是逃不掉的。”

    “爹爹,玲玲害怕……啊……”

    “师尊,救我。”

    ……

    神符降下,无论是鱼龙境的生灵,还是圣者、圣王,生命都脆弱无比,一道雷电闪过,便是神形俱灭,化为微粒。

    只有大圣,才能勉强从神符攻击的余波中,谋求生机。

    在神符攻破护城大阵的一瞬间,煅凌风启动城主府中的空间传送阵,带着众人离开。

    张若尘没有亲眼看到神女城中的惨烈景象,却也能够想象,正是如此,心情沉甸甸的,“如果神符真是白卿儿派人打出的,如此狠辣无情而又疯狂的手段,实在是让人毛骨悚然。”

    毁一城,杀千千万万修士,只为洗清神女十二坊的嫌疑,张若尘自问,自己做不到。

    空间传送阵,将他们传送到了一片白茫茫的雪原上,距离神女城已不知多么遥远。

    煅凌风取出一根赤金色的法杖,法杖充满古韵,顶部铸炼有一只拳头大小的乌龟。仔细观察,张若尘发现,所谓的法杖,形状很像一条弯曲的蛇,满是鳞片。

    蛇,缠绕在乌龟身上。

    这根法杖,是玄武的形态。

    煅凌风手持法杖,重重向地面一击。

    气劲从地底传向天空,地面的冰雪,如同白色花瓣一般飞扬起来。

    下一刻,所有精神力圣师惊恐的发现,大地猛烈晃动,并且向上升起。

    一只长达两百多里的玄武神尸的尸骸,冲破冰雪,从地底爬了起来,众人皆在它的背上。

    煅凌风眼中的疯狂之色更浓,吩咐道:“所有精神力圣师,由我来安排和调遣,催动玄武吞天阵。你们负责催动玄武神尸身上的隐匿阵法、控尸神纹、大光明剑。”

    所有大圣,全部行动起来。

    而数百位精神力圣师,却还处于震惊和惶恐之中。

    煅凌风的声音,传入他们耳中:“所有精神力修士,给你们一刻钟时间,寻找到手中玄武石,对应的阵法区域。”

    所有精神力圣师行动了起来,分布到玄武神尸背部的不同位置。

    煅凌风冷笑看着这一切,心中暗道:“玄武吞天阵一旦启动,必定抽干你们的精神力、圣魂、血液,全部都会变成死人,你们也就只有这么一点价值。大圣之下,皆是蝼蚁。”

    张若尘找到了手中这块玄武石对应的阵法缺口,将玄武石放置进去,蹲着身,查看四周的阵法铭纹。

    虽然,他没有花费太多时间,研究阵法之道。

    但,炼化神木之心,继承了接天神木一个元会的知识,自己也翻阅过很多阵法相关的卷籍,对阵法的了解,或许比不过地师,但是却远胜在场这些精神力圣师。

    在张若尘研究的时候,玄武神尸身上的隐匿阵法和控尸神纹被催动,神尸脚踩虚空,无声无息的向北行去,速度奇快无比。

    大概行了八千里,张若尘感应到空气中,出现强劲的能量波动。

    于是,向北眺望。

    只见一座座雪山,有的被推平,焦黑一片;有的在燃烧,有赤红色的岩浆在沸腾;有的被削斩,山峰不知去了何处。

    无比震撼的战场,数万里之地都被摧毁,地貌大变,天地规则紊乱,尘土化为黑云遮盖天穹。

    来到这里,犹如进入黑暗的修罗杀场。

    玄武神尸飞到离地千丈的云层中隐藏,并且,停了下来。

    所有精神力圣师都心惊胆颤,相互议论。

    “这是大圣级的战斗,而且,不止一位大圣出手,冰王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神女城被毁,这里数万里大地化为焦土,这是要天塌地陷。”

    “我们不会也是来参战的吧?”

    “怕什么怕?有世界之手在,更有诸位大圣坐镇,即便再强大的敌人,我们也可以将其碾压。”

    ……

    张若尘凭借半神之体的肉眼,望穿云层,看到万里外,正在爆发一场令人震撼的大战。数十道顶尖大圣的身影,分成两大阵营,正在激烈交锋。

    那片区域,空间都被打得破碎,分布出无数裂缝。

    有十多道命运之门,悬浮在半空。

    一尊身躯高达七丈的巨人,手脚都长在头颅上面,没有身躯。他飞在虚空,嘴里发出犹如龙吟一般的声音,音波震得命运之门为之颤动。

    张若尘判断出此人的身份:“大衍神教的教主,庞呼。”

    一艘长达八百里的亡灵战船,飞在半空,船上站满鬼兵、鬼将,插有三十六万杆阴旗。每一杆阴旗上,都布有阵法铭纹。

    一位长有九眼的鬼修,身穿白衣,手持羽扇,站在亡灵战船的船头,垂落下的头发足有千里,却没有脸。

    “鬼船盟的盟主,九眼鬼帝。”

    一座由圣境生灵的尸体堆砌而成的神殿,高达三千丈,撞击向一座命运之门。这是一座真正的神殿,由九尊神尸操控,即便是命运之门也挡不住,瞬间支离破碎。

    神殿中,坐着一只干瘦如柴的苍老猴子,双手中,飞出成千上万根圣气丝线,操控九具神尸。

    “亡灵殿神境之下的第一强者,食尸猿。”

    ……

    张若尘看得头皮发麻,出现在这里的,无一不是十大暗势力中最顶级的大圣强者。甚至对于很多大圣而言,这些人,都是传说级的存在。

    只知其凶名赫赫,却从未见过真身。

    谁能想到,这些威震天庭万界和地狱十族的狠角色,全部都驾临冰王星?

    不用猜也知道,被十大暗势力的顶尖强者围攻的,肯定是命运神殿的司空,他们想要夺取天枢针。

    张若尘早就有所猜测,可是,却一直都不敢相信,白卿儿竟然真有这么大的胆子。而且,她还开辟了两座战场,两座战场的对手,都是天下一等一的强势。

    “这个女人太疯狂了,比我以前见到的任何修士,都要更加疯狂。”

    现在唯一庆幸的是,虽然无间阁的修士,也出现在了战场中,可是,却没有看见寒雪的身影。

    寒雪很有可能,还在神女城。

    神女城也很危险,可是小黑在那里,肯定会保护她。

    “既然已经到了这里,神女十二坊为何不出手?难道想坐收渔利?”

    张若尘立即摇头,意识到一处不对劲的地方。

    夺取天枢针,对十大暗势力而言,的确是一件无比重要的事,联合一起出手,倒也正常。

    但,他们的对手,可是命运神殿。

    天运司的司空,必定是将命运之道修炼到登峰造极的人物,可以预知祸福凶吉。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十大暗势力加起来,恐怕也不是命运神殿的对手。

    天下第一人巫马九行,如果没有受伤,或许他们还有机会。

    可是,少了一个巫马九行,他们成功的机会,可谓微乎其微。

    这些活了上万年的邪道巨头,凭什么冒这么大的风险,齐聚到一起,做这么疯狂的事?

    他们的底气何在?

    厚厚的战云下方,天运司的司空“宫南风”,坐在火炉边,正在烤着炉火,对站在对面的般若,道:“冰王星与传说中一样,冷寒得很,我的身体弱,没你弄来的炉火,怕是会被冻死在这里。”

    般若身形笔直,望着天空那座湮灭的命运之门,感受着大地的震荡,道:“冻死,总比被人杀死强。”

    宫南风笑道:“我算过了,这次我不会死。再说,有吾悦命皇、死亡大祭司、福禄大祭司、凶骇大祭司、怒天大祭司在,区区十大暗势力的修士,哪里伤得我?”

    “我有一股不祥的预感。”般若道。

    同坐在火炉旁的四位大祭司和缺,露出慎重之色,向她望去。

    就连宫南风也收起笑容,道:“你别吓我。”

    做为命运神女,手持十二神尊神力加持的天令,又修炼出了真我之门。她的预感,绝不仅仅只是一种感觉,必须得重视。

    见般若的神情严肃,宫南风道:“我再算一次。”

    “既然如此,那就速战速决,先收了这一波网,再钓其他的鱼。”

    吾悦命皇说完后,头顶上方,凝聚出一座明亮的命运之门,身体化为一道光,冲天飞起,撞击向八百里长的亡灵鬼船。

    四位大祭司依旧坐在火炉边,烤着火。

    死亡大祭司喝起了血酒。

    福禄大祭司则是眯着一双眼睛,不知在想什么。

    怒天大祭司似乎也想动手,可是,向天空看了看,见亡灵五刹,四位命皇,还有福禄神宫、怒天神宫、凶骇神宫的强者,似乎可以应对,于是,又继续在那里闷坐。

    炉火燃烧得更旺了!

    ……

    (接下来的一周,小鱼要去参加四川网络作协的高研班,只能每天一章。等一周后,再恢复一天两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