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8章 杀王允

小说: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作者:东一方

    王灿和刘协离开凉州后,便径直往长安去。

    这一遭回长安,是要查探一下他陵墓修建的情况。如今刘协的陵墓,定名为昭陵,如今已经陆续在修建,且天下间的徐州糜家、冀州甄家,已经是搬迁到两地。

    除此外,还有诸多的天下豪强,也尽皆迁徙于此。不过天下的豪强,虽说迁徙于此,但实际上,真正的豪强也就是甄家和糜家,因为其余的豪强,多是一些望族,不算是世家大族。

    随着糜家、甄家等的进入,昭陵附近,倒也是热络起来。

    糜家和甄家,都是商业大族。

    不过王灿看了后,却是不满足,只是他没有说出来。他和刘协在昭陵转了一圈后,最后离开时,王灿说道:“徒儿,如今昭陵的情况,你认为如何?”

    刘协正色道:“老师,昭陵迁徙了大族来,一切的修建,也都在有序进行。这情况,也算是不错啊。弟子看了后,没看出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王灿道:“仅仅是甄家和糜家,以及一些小家族,就让你满足了?”

    “啊!”

    刘协听到后,惊呼出声。

    他顿时明白了。

    这一刻,刘协的脸色沉下来,沉声道:“老师提点,弟子明白了。此前倒是看到有诸多的家族在此,又有甄家和糜家。”

    “一时间,没有去考虑。”

    “可仔细一琢磨,甄家和糜家,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两家都是商人豪强,完全不是其余的地方豪强。”

    “这样的人,即使削弱,实际上,没有太大的影响。”

    “更只是表面功夫。”

    刘协继续道:“实际上,来的一些家族,其实不大。真正的地方豪强,其实没有伤筋动骨。这就等于是,拖延时间,暂时做表面功夫敷衍。”

    “虽说老师要离开的消息,天下间除了弟子,暂没有人知道。可终究,会有到来的那一天,一旦老师离开,恐怕是他们反扑之日。”

    “到时候,天下豪强必定反扑。”

    刘协说道:“要对付要强,就必须抓紧时间,必须要尽快。一旦时间拖延长,到最后,就无法彻底根治。”

    王灿这才点头,说道:“这一回,你算是说对了。”

    顿了顿,王灿继续道:“其实还有另外的一个缘由,糜家曾经,帮助我在徐州立足,且如今,糜竺也是有举足轻重作用的人。”

    “这样的人,不能轻易对付,因为他是站在你一边的。”

    “你要记住一点,所谓的修建皇陵,说到底,是给你一个对付豪强的机会。天下间的豪强,你也不可能全部灭绝。”

    “水至清则无鱼,便是如此。”

    “只要朝中还有重臣,天下间,就肯定有豪强。”

    “所以明明糜家,是站在你这边的,是你最能借助的。偏偏,却遭到了打击。这样的事情,岂不是自断一臂吗?”

    王灿沉声道:“这就是内中缘由,而且权利之道,帝王心术,运用存乎一心,就看你如何运用。其余的,倒也没什么好说的。凡事,多思考,所考虑就是。”

    刘协正色道:“弟子明白。”

    “走吧,该回朝了。”王灿的眼中,有着一丝的冷意,明明糜家是他倚重的人,朝中的人,竟是如此的一意孤行,分明没有把他放在眼中,或者说这本就是朝中官员的试探。

    只是,糜竺却没有来信。

    甚至于还硬生生承受,心甘情愿的把家族迁到昭陵来。

    王灿大致明白,估摸着糜竺认为,可能是王灿的意思;或者说,糜竺担心抗拒会让王灿难堪,所以才同意举家搬迁,才没有给王灿来书信。

    刘协心中叹息,朝中的真是一群瞎子。

    明知道,糜家是老师的人,却明明要去动。事实上,刘协对于此事,也非常恼火。因为朝廷中的人,分明没有把他的旨意放在心上,完全是敷衍。

    王灿和刘协这一路赶回,途径弘农郡后,很快进入河南尹,直奔洛阳。

    两人返回的消息,没有隐瞒。

    朝中诸公,尽皆知晓。

    所以在刘协和王灿抵达时,王允、蔡邕、卢植、黄琬等朝中的老臣,以及郭嘉、贾诩、李儒等新进入朝中的人,全部到了城门口迎接。

    说起来,刘协已经有数年,没有返回,如今一个个见到了刘协,看到刘协长高了许多,而且变得成熟自信,心中都是倍感惊讶。

    只是他们看向王灿时,更是震惊。

    数年过去,王灿依旧如此。王灿依旧是王灿,如同谪仙人一样,岁月的痕迹,在王灿的脸上,简直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

    刘协和王灿一起,来到城门口时,以王允为首的官员,齐齐向刘协行礼。

    只是刘协径直就进入。

    王灿紧跟着。

    两人进入洛阳城中,根本就不去管行礼的文武百官。

    这一幕,登时让文武百官,一个个的内心,吊在半空中。

    王允皱起眉头,脸上露出凝重神色,因为当前的情况下,完全超乎他的预料。他没有想到,自己带着文武百官来迎接,竟是发生了这般的情况。

    李儒和贾诩也在其中,李儒看着这一幕,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道:“文和兄,你说如今的情况下,是怎么一回事?”

    贾诩捋须道:“还能是怎么回事,据传回的消息,王大人和陛下,回洛阳之前,可是去了一趟昭陵的。这,不是很明显了吗?当初,要对付糜家,咱们可都是反对的。当时,是王允那老头子,要一意孤行,咱们有什么办法?”

    李儒笑道:“倒也是!”

    郭嘉站在一旁,也是嘴角噙着笑容,道:“文和先生、文优先生,您们两位可是眼光毒辣的。你们说说,今天的宣室殿,会流血吗?”

    他如今和李儒、贾诩走得很近。

    一方面,这两人都是老狐狸,智谋出众。即使郭嘉也是才华出众,但他在两人的面前,却很是谦逊,因为这两人是前辈。

    另一方面,李儒、贾诩都出身西凉军,是和王允等人关系不和睦的,他是王灿的人,即使王灿曾经杀了董卓,但和王允一系,关系可不怎么样。

    所以和李儒、贾诩走得近,那是正常的。

    一行人,跟着一起往宫内走。

    所有的官员议论纷纷。

    当一行人来到了皇城,径直进入,来到了皇宫中,径直往宣室殿去。

    刘协坐在了主位上,王灿坐在刘协的身旁,百官则是齐齐向刘协行礼。刘协摆手让文武百官落座,目光落在了王灿的身上。

    王灿颔首,淡淡道:“此前为天子修建昭陵,意在迁徙天下豪强。我倒是想问一问,把徐州糜家迁徙到诏令,是谁的主意?”

    “是老夫的主意!”

    这个时候,王允却是站出来,昂着头回答。

    王灿点了点头,说道:“很好,看样子,你王司徒是对本官不满。诏令的修建,意图是什么,你们应该都清楚,是为了对付天下间,欺压百姓的豪强。”

    “东海糜家,救济无数的百姓,令无数人能有事情做,能挣钱养家。这样的糜家,堪为豪强大族的典范。”

    “你不树立为典型夸奖,也就罢了。”

    “如今,竟是对付糜家。”

    王灿继续道:“更何况,糜家还是随本官一起靖平天下,帮助天子扫荡不臣的人。你如此对待糜家,有问过本官吗?”

    王允内心,早就对王灿不满。

    他原本,是想要得到皇甫嵩、卢植、蔡邕等人的支持,抗衡王灿,至少不让王灿过于放肆。可是,所有人都不站在他的一边。

    此前糜家的事情,虽说一开始的时候,皇甫嵩、卢植等人,那都赞同迁到诏令,可后来,卢植一下想明白后,提点了众人,一个个都改变口风,不再提迁糜家的事情。

    最终是王允,一意孤行。

    以至于到了如今地步。

    王允昂着头,正色道:“王大人,既然是迁徙豪强,我就问一句,糜家是不是豪强?我知道王大人杀人轻而易举,可老夫,就是要问一个清楚。”

    王灿笑道:“王允啊王允,看样子是这几年,我一直在天子身边,少动武,所以你认为,我会有所收敛啊。”

    说话时,王灿抬起了手。

    他的手掌抬起,掌心劲力流转,那坚韧的罡气,直接箍住了王允的脑袋,然后提着王允立在了空中。这一幕在众人的眼中,王允就是升空了,然后不断的挣扎。

    只见王灿手上一发力,那罡气缩进,只听嚓咔一声,那罡气直接就掐断了王允的脖子。

    扑通!

    王允的尸体,旋即跌落在地上。

    刘协看到,并没有反对,而且他在陇西郡担任太守,早已经见惯了生死。这样的场面,对刘协来说,不是什么大场面。他更是认为王允倚老卖老,而且阻拦了大汉迁徙豪强的国策,只要是阻拦了这一国策,该杀!

    “拖下去!”

    王灿收手,吩咐一声。

    立刻有士兵进入,快速的拖着王允的尸体退下。

    朝中官员,一个个噤若寒蝉。

    尤其是曾经和王允交好的一群人,看到王允被杀,心中更是忌惮。时隔多年,王灿再一次出手,而且王灿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杀死了王允,除掉了朝中的司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