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五章:手撕出轨老头子(3)

小说:快穿之养老攻略 作者:快穿狂魔

    “喂,你们听到阿婆说什么了吗?

    那阿婆说她才吃了七分饱,还是把面汤喝了才达到的,这要是光吃面条的话,岂不得吃上两三斤?”

    乔木刚走出面馆大门,坐在她边上那个桌子边的三个小姑娘当中的一个,就有些难以置信的转身跟另外两个朋友说了自己的估算值。

    “听到了,这也太厉害了。

    她是怎么做到吃那么多也不胖的啊,那老太太看着不到一百斤的样子,最多最多也就一百斤出头。

    怎么能吃得了那么多东西。

    还一点都没有发胖。”

    “是啊,真羡慕她。

    我吃面都不敢吃油一点的。”

    这边三个小姑娘羡慕着乔木。

    而乔木则是精神焕发的快步回家,准备回去跟她家那老头子撕。

    这边,乔木刚把钥匙塞进家里的门锁,拧了两下,还没有把门拉开呢,门里的王伟国就骂了起来:

    “死老婆子,你跑哪去了?

    一天到晚的不着家,你是想干什么啊,是想造反吗,你他娘的……”

    就在他骂着的时候,乔木已经推开门走进了屋,并且看到了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的他,抬手就从手里那个袋子里,掏出了一个准备待会吃的茶叶蛋,眼疾手快地砸向他。

    还别说,乔木那是真准。

    那颗茶叶蛋直接划过了客厅十几米距离,准确无误地砸进了王伟国的嘴里,不但把他骂人的话堵住了,同时还差点没把他直接呛死。

    这下子他自然是骂不出来了。

    因为他得忙着赶紧把嘴里的蛋取出来,如此折腾了两分钟,乔木已经顺利进屋,并且把厨房的擀面杖拿到了手,擀面杖在手,乔木顿时觉得放心了许多,再次转身回到客厅,搬了个凳子坐到沙发对面。

    毫不客气道:“老娘要离婚!”

    “你……你刚刚那是谋杀!

    你还想离婚,做梦吧你……”

    王伟国因为刚把蛋从他的嘴里取出来,所以说话还隐约有那么点不太利索,可能是舌头有点受伤。

    不过,十分生气是肯定的。

    “谋杀个屁啊,你死了吗?

    你自己运气不好怪我了,你以为我是国家级狙击手吗,随便扔个蛋就能扔到别人嘴里,我看你就是衰,我呸,不跟你说什么废话了。

    你到底离不离婚。

    你要不同意,回头我就起诉。

    你别以为我没有你年轻时候出轨的证据,别说你年轻时候出轨的证据了,就是你现在出轨的证据我都拿得出来,你他娘的信不信啊?”

    乔木虽然的确没有他现在出轨的证据,但是俗话说的好,狗改不了吃屎,男人到老那也不例外,估计他就算是无能为力,也得摸摸。

    不过,乔木还真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无能为力,因为原身都跟他十几年没有同房过了,所以他现在具体是什么情况,乔木也不知道。

    “你……你不要胡说。

    你这完全就是捏造污蔑!

    你等着,我打电话给俊文!”

    因为乔木太过霸道,说话语气也和原身有着很大区别,所以原本在家里霸道惯了的王伟国反倒有点发怵,当即就想打电话给他儿子。

    虽然他很早以前就已经不喜欢自己那个妻子了,但是他实在不想跟他那个妻子离婚丢人,所以这才会一直不愿意,最重要的是他这要是离婚了,回头到哪找个一心一意伺候他的二婚啊,而且他年纪这么大了,能不能找到二婚都是问题。

    与其冒着各种各样的风险。

    还不如就不离婚拖着。

    那日子过的不也舒舒服服。

    还能免费得个保姆伺候着。

    乔木这时候并不清楚王伟国的心思,见他打电话也不去阻止,反正这件事回头肯定是要让儿女知道的,瞒是瞒不下去的,所以自然无所谓,同意最好,不同意,那她大不了就是彻底撕破脸皮,不认那对儿女,然后上法院起诉就是了。

    乔木可不是原身,对儿女有多深的感情,愿意听儿女的话啥的。

    过去那些世界里,她又不是没大义灭亲过,亲自送进监狱的儿子还有好几个呢,孙子也有好几个。

    更别说只是不听他们话了。

    坐在沙发上的王伟国看乔木没有阻止,自然是赶紧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他那个儿子,也就是王俊文,今年已经四十多岁,将近五十岁的王俊文,这个点他还没醒呢。

    “喂,爸,什么事啊?

    这么早,没什么重要事等待会再打来吧,我困死了,嗯……嗯……”

    王俊文正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着呢,突然就听到了手机铃声。

    眼睛都没睁,就直接把手机拿到自己面前,然后这才眯着眼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发现是他爹后,有些不情不愿的点了接通。

    并且十分懒散困顿的问道。

    “没重要的事?怎么没有重要的事,这么晚了,还在床上没睡觉。

    你妈那死老婆子又要跟我离婚了,一天到晚的,一天不作,一天不打就浑身皮痒痒,你中午有空就回来跟她说说,或者打电话给她。

    一天到晚的就知道瞎折腾。

    你妈她也不嫌丢脸!”

    王伟国这边说着话,乔木则在边上不停的翻着白眼,她简直也是服了原身这个男人的脸皮,真她妈没见过这么厚脸皮,不要脸的人:

    “你别叫他过来,过来也没用。

    这次我是铁了心要跟你离婚。

    老娘就是死了也不想跟你葬在一起,脏了我轮回的路,更不想跟你死在一个户口本上,谁知道你哪天就比我先死了,等你死了我还怎么离婚啊,不趁你活着的时候跟你离婚,难道等你死了再跟你离吗?

    这件事没得谈。”

    乔木的态度是很坚决的。

    不过她也并不是很愿意一开始就直接走起诉的路子,她还是希望能谈则谈,最好能直接达成协议进行离婚,因为乔木很清楚一些法官的路数,很多法官完全就是闲着没事干,人都已经起诉离婚了,还劝和不劝离的劝别离,脑子有病吧。

    要真起诉,估计得费不少事。

    运气好,碰到个不爱管闲事的法官还好点,能直接按证据来,要是运气不好,碰到个爱管闲事的。

    那说不定当庭就能劝起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