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回:最后的诅咒

小说:爵迹 作者:郭敬明

    【西之亚斯蓝帝国尤图尔遗迹白色地狱】

    雕像凹槽里的寒冰,正在一点一点地蚕食着冰冻的魂器。

    麒零看着已经被蚕食大部分的剑刃,紧张地等待着。他不时回头看看依然往外喷涌着寒气的白色地狱大门。

    黑暗里突然出现的金色光芒,仿佛是无尽黑夜里陡然出现的一轮灿烂烈日,金光将麒零的脸部轮廓勾勒出一圈发亮的金边。

    麒零回过头,朝向光源的方向。

    三扇由金色光线编织闪烁的光门,从黑色岩石地面上拔地而起。

    漆拉、寒霜似、夜,从光门的透明涟漪里缓缓走了出来。

    麒零紧张备战的表情稍微松懈一些,但是依然带着疑惑。他有点不明白,为什么漆拉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而且身边跟着两个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少年。是他的使徒吗?如果是使徒的话,为什么会有两个?

    “漆拉,你怎么在这里?”麒零的目光在三人淡然的面容上来回扫视着。

    漆拉没有说话,他低垂的睫毛笼着他的眸子,有点看不清他的眼神。他没有回答麒零的问题,只是轻轻地抬起手,在空气里快速地用手指划动出一个复杂的动作,空气里一面闪烁着金色光芒的半透明墙壁迅速扩张,他手腕翻动,光墙朝着那个蚕食魂器的雕像横扫而去。

    麒零回过头,视线还没有聚拢,就先听见了清晰的冰块凝结的声音。然后,他赫然发现,寒冰蚕食魂器的速度瞬间加快了很多,顷刻之间,整枚长剑已经被彻底蚕食,寒冰突然融化成水,轰然坍塌而下。

    黑色的岩石地面**地反射着光芒,看起来像是被雨淋湿过一样。

    白色地狱的入口山崖处,传来轰隆的巨响,大门开始缓缓地关闭起来。

    麒零迅速召唤出一件新的魂器,送入雕像的凹槽。魂器吸附在凹槽的内壁上,寒冰再一次开始缓慢生长。

    沉重的石门停止了关闭。

    轰隆的巨响在地底山谷里回荡了一会儿就消失了。巨大的寂静再一次笼罩幽然的黑暗。

    “漆拉,你要干什么?”麒零脸上的困惑已经消逝,他朝后退了两步,手上已经握紧了半刃巨剑,“你不是银尘的朋友吗?”

    “朋友?”漆拉轻轻地笑了,他薄薄的嘴唇看起来有一种微妙的弧度,像是一抹痕迹微弱的嘲讽,“在这个残酷的魂力世界里,你应该相信的是权力、是地位、是凌驾一切的独一无二的力量,你最不应该相信的,就是所谓的,朋友。呵呵,你还相信些什么啊?”

    麒零的手用力握紧剑柄,他的骨节甚至有些发白,他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手,不要因为愤怒和恐惧而颤抖。

    漆拉依然静静地站立着,没有太多的动作,他的黑色长袍垂在地上,让他本就高大挺拔的身躯看起来更加修长,仿佛黑夜里一个无声的隐者。他戏嚯而怜悯地看着麒零,目光里跳动着一种狂热。

    “哦对了,你肯定还相信王爵使徒间不离不弃的忠诚吧?”漆拉的笑容看起来更加舒展,像是在看着一卷故事,一点一点地走向自己早就预料到的,抑或是说,自己亲手写好的结局,他的目光牢牢地看着麒零,眸子里的光芒,像是一枚等待着削骨剥肉的小刀,“不过银尘应该没有告诉你,王爵和使徒之间,从来就不是对等的关系吧?你所感受到对银尘的不舍、依赖,对银尘的崇拜、毫无隐瞒的忠诚……所有一切,都只是使徒对王爵单方面的情感而已啊……”

    锋利的刀刃,轻轻地划开了心口上第一道伤痕,血珠从看不见的地方冒出来,像是一颗红色的珠花。

    “银尘不可能骗我。王爵和使徒之间的灵犀,是坚不可摧的。”麒零咬着牙,坚定地看着漆拉的眼睛,他没有退缩,也没有摇摆。

    “是吗?那银尘有没有告诉你,在你们躲藏在天束幽花的郡王府的时候,有一天晚上, 他悄悄地离开了你们呢?你知道他的行踪吗?你知道他去见了谁,做什么吗?”漆拉微微地摇了摇头,似乎有些心疼地叹息着。

    “你撒谎,在郡王府的那些日子,我和银尘每天都待在一起,银尘不可能出……”麒零说着,突然停了下来。他脑海里突然想起雪刺叫醒自己,去图书馆发现天束幽花的那天晚上。银尘说自己每天晚上都会让雪刺巡逻放哨,如果有任何情况的话,雪刺会及时通知他。然而,雪刺那天晚上却没有直接去找银尘,而是找了自己,然而,雪刺并不是自己的魂兽,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雪刺找不到银尘……

    “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漆拉的笑容更加舒展,他似乎看见了一根淬毒的银针扎进心里的画面,可是,还不够,远远不够,“麒零,你猜我怎么会知道呢?因为银尘那天晚上去见的人,就是我啊。”

    麒零愣住了。

    不光是麒零,甚至寒霜似和夜的表情,都微微有些惊讶。他们站在漆拉两侧,本来面容冷漠,此刻,他们的眼睛里开始亮起饶有兴趣的光芒来。

    “银尘去找你干吗?”麒零看着漆拉。

    “他来找我帮忙,因为那个时候,你们被如何突破最后一层关卡,也就是这个需要一直蚕食魂器来维持白色地狱大门的倒计时装置给难住了。他来找我,想要我告诉他,能够突破的方法。我说的,没错吧?”漆拉微微侧过头,看着麒零问。

    “银尘为什么会去找你?”

    “因为我就是这整个囚禁之地的设计者啊……从上到下,每一层关卡,每一个障碍,每一道用鲜血和生命编织而成的樊篱,都是我精心设计的杰作,你还喜欢吗?”漆拉的面容,在暗淡的光线里,似乎都隐隐地笼罩着一层白皙的光芒,看起来又美又无邪,“而且,银尘之所以会来找我,是因为他也和你一样蠢,他也认为吉尔伽美什和我,是所谓的朋友啊。可是他忘记了,是谁将我从一度王爵的位置上拉下来的了,他真的以为,曾经不可一世高高在上的漆拉,会心甘情愿地以三度王爵的身份,和吉尔伽美什,成为所谓的,朋友吗?”

    针尖刺破心脏的声音。一根,一根,一根。

    每一次心跳,都可以听见拥挤的针尖彼此摩擦的声响,和带来的锐利的痛苦。

    漆拉看着沉默的麒零,表情非常满意,他如刀锋般锋利而娇艳的嘴唇,继续缓慢而镇定地翕动着:“我记得我告诉了他,你们逃不掉,也救不出吉尔伽美什,可是他还是不死心。既然不死心,我当然愿意送他最后一程,让他彻底死心。只是,他的决心真的很大啊,好像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救出吉尔伽美什呢,这个不惜一切的一切里面,自然也包括了你啊。你看,银尘为了吉尔伽美什,可以连命都不要,就像你,誓死追随他来到这里,可是,当你有危险的时候,比如现在,他在哪儿呢?如果吉尔伽美什和你,只能选择让一个人活下来,你猜,他会选择谁呢?”

    麒零的眼睛有些湿润,他觉得胸口很痛,像是有一张粗糙的纸,在胸腔里来回拉动着。

    “银尘进去救吉尔伽美什之前,应该对你也有些依依不舍吧?毕竟你也是他的使徒,就算只是一条狗,丢下它的时候,也会有些舍不得吧?他对你依依不舍的告别,其实并不是他觉得自己会死,而是因为我告诉过他,守在门外的人会死,在他心里,最后的结果就是他救出吉尔伽美什,然后和他的王爵一起离开这个暗无天日的囚禁之地,作为牺牲、作为条件的,就是牺牲掉一些他觉得,可以牺牲的,比如天束幽花、鬼山莲泉,还有你。在吉尔伽美什面前,你们的存在,根本就像是蝼蚁一样啊……”

    麒零抬起手,擦掉眼角的泪水:“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的,我只信银尘。”

    “我真羡慕你。”漆拉忍不住笑了,“可以活得这么单纯,或者说,这么愚蠢。”

    麒零把断刃举起,横在他的面前,他冲着漆拉说道:“只要我活着,你们就别想进去伤害银尘。”

    “所以说你蠢。”漆拉收起笑容,仿佛花朵般美艳的面容突然变得冰冷,像是寒霜突然覆盖住了花瓣,“你忘记我的天赋是什么了吗?我想要进去,根本不需要越过你。”

    麒零沉默着,他没法反驳漆拉的话,他的手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他像是面对着一个无法战胜的敌人,一个时而温柔时而残忍的看不清的恶魔。

    “不过,我本来也没打算进去,毕竟里面那些东西,也是很恶心啊……”漆拉的目光看着远方白色地狱冒着寒气的入口,“进不进去,都无所谓,因为银尘根本就不可能解开,最后一个锁死吉尔伽美什的诅咒。”

    “诅咒?”麒零皱起眉毛。

    “你是不是认为自己的魂器很多,可以一直不断地将魂器丢进凹槽里面,从而帮银尘争取到足够的时间?”漆拉看着雕像中的寒冰,“可是,白色地狱内的空间,早就被我设下了缓速120倍流逝的时间位面。你的这些魂器……就算可以在外面坚持一百天的时间,可是对于里面的银尘来说,你为他争取到的时间,连一天都不够。”

    漆拉的面容像是被什么点亮着,他的目光里燃烧着一种没有人可以看懂的狂热:“如果说只有一个人最了解吉尔伽美什的强大的话,那么这个人就一定是我。什么祝福、什么死灵、什么鲜血祭坛……这些东西,都是笑话,根本不足以将他困死。真正锁死吉尔伽美什的牢笼,是我独一无二的天赋。”

    雕像里的寒冰,再一次坍塌为虚弱的水。

    像是一场无力的雨,疲惫地淋湿了地面,淋湿了所有曾经温暖而单纯的心。

    【西之亚斯蓝帝国国境边缘无名山脉】

    皑皑的白雪将整个辽阔的山脉覆盖起来。

    狂暴的大雪已经在山洞外唿啸了整整一夜,似乎依然没有停止的迹象。

    洞穴外,身上披挂着黑铁鞍的飞龙,蜷缩着身体,在冰冷的寒风中瑟瑟发抖。

    洞穴内,微弱的炭火燃烧着。

    飞龙骑士的面纱已经摘下,是一个脸上有一道疤痕的女人。她转过头,看了看炭火边上,静静放着的那个金属筒。

    她挽起袖子,小手臂上那个之前一直发亮的伤痕,已经熄灭了。她知道,那是特蕾娅的生命消逝的讯号。

    这个刻痕,和我的生命互相连接,只要我还存活,它就会持续发亮,闪烁魂力的金光。如果它熄灭,那么就代表,我的生命已经结束。

    飞龙女骑士看着洞外唿啸的暴风雪,她轻轻抚摸着手臂上那个暗淡的伤痕,不知道在等待着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