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回:皇血献祭

小说:爵迹 作者:郭敬明

    【西之亚斯蓝帝国·尤图尔遗迹·鲜血祭坛】

    “好像已经落幕了啊,这场精彩的杀戮大戏。”寒霜似看着坠落在鲜血祭坛中央的幽冥的尸体,嘴角勾着一抹稚气未脱的邪恶笑容,“没想到这么快,还真有点意犹未尽啊……”

    “现在我们可以回去了吧?”呪夜侧过头,看着漆拉。

    “我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没有完成……”漆拉淡然微笑着,“呪夜,你让鬼山莲泉把特蕾娅的尸体也搬过来吧,和幽冥、天束幽花一起,都先暂时都留在这里。”漆拉说完,看了看已经失血过多,昏迷在石碑旁边的天束幽花,她的脸色惨如金纸,呼吸气若游丝。

    “幽冥和特蕾娅已经死了,还需要尸体干吗?”寒霜似看着漆拉,饶有兴趣地问。

    “尸体,可是最宝贵的东西啊。”漆拉不置可否地笑着,没有正面回答寒霜似的问题,但他的目光,若有所指地看向呪夜。

    呪夜低头笑了笑,沉默不语,他的双眼漆黑一片,仿佛群星陨落后的夜幕。

    金色的光门从地面出现,漆拉和寒霜似、呪夜,转身走进了各自的光门。

    【西之亚斯蓝帝国·尤图尔遗迹·白色地狱】

    一阵冰凉的寒意紧紧缠住银尘的脚腕,随后,冰凉的触感仿佛一条蛇,滑进银尘的裤管,空气里那种庞大的怪异之感猛烈地袭来。

    银尘低下头,脚下那些匍匐的枯萎芦苇般的白色干草,全部变成了一根一根扭动的活物,好像成千上万白色的蚯蚓一样,整个雪白的地面哗啦啦地蠕动起来,紧接着,一根又一根的白色干草,沿着银尘的脚踝,迅速往上攀爬。

    一道闪亮的剑光闪过,白色的枯草瞬间被斩断。

    银尘高高跃起,朝后方翻飞而去。

    他落地之后,抬起视线,发现整个洞穴四周岩壁上那些密密麻麻的的白色针孔里,都游动出细蛇长虫般的诡异白丝,他举起手,刚刚要催动魂术,然后,他的心脏整个陡然沉到冰点:他突然发现自己体内竟然格外空荡,大量的魂力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失去了踪影,身体里残余的魂力不足十分之一。

    就在他闭上眼睛,想要吸收周围的黄金魂雾补充魂力时,更为恐怖的事情发生了。他骇然发现,整个洞穴内部,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黄金魂雾——这里是一个巨大的魂雾空洞。他终于明白过来从走进洞穴开始就一直持续萦绕不散的诡异感觉到底是什么,因为他从来没有在完全没有黄金魂雾的地方待过,这种绝对陌生的体验,让他产生了无法描述的不适感。可是,按道理来说,绝对不存在黄金魂雾的地方是不应该存在的,不管再荒无人烟,抑或穷山恶水,甚至地底万丈深渊,黄金魂雾在奥汀大陆上已经持续扩散渗透了千万年之久,再偏远的地方,都多多少少会渗透到一些黄金魂雾。

    他头顶悬浮的那面护心镜,光芒呼吸般闪烁了几下,就熄灭了。

    整个洞穴瞬间被黑暗吞噬。

    银尘低头思考了一下之后,轻轻闭上眼睛,空气里,一颗浑圆的金黄色小球浮动出来,他伸出手,小心地将它握进手心。

    他抬起手,掌心几根金色纹路闪烁出光芒,护心镜再次亮起,往前方缓缓地浮动而去。

    越往洞穴深处走,地面的白色草丝就越密集。再往前,就几乎看不见黑色的石块地面了,只剩下厚厚的白色枯草铺满了整个洞穴。

    银尘抬起手,释放出一根长枪,朝前投掷出去,长枪铿锵一声,刺进地面,转眼之间,地面上那些看似枯萎的白色草丝,哗啦啦地全部苏醒,再一次变成蚯蚓般的活物,沿着长枪的枪柄缠绕而上,长枪上本来一直笼罩着的金色光芒,两三秒钟之后,就彻底地熄灭下去。银尘瞳孔一紧,铿然一声,长枪重新幻化成几缕呼啸的光影,回到银尘身体里。

    “能够吸收掠夺魂力的白色草丝……”银尘心里暗暗思索着,这究竟是什么植物,他对亚斯蓝大部分植物都非常了解,但这种草丝却从来没有印象。

    他抬起头看了下四周的石壁,有一些局部的区域,没有白色的针孔覆盖。他想了想,再次用力握了握手心里那颗金黄色的圆球,金色圆球在他的掌心里碎裂,圆球中仿佛液态黄金一样的魂力渗透而出,融进他的手心。

    这个小小的圆球,叫作【黄金源泉】,里面储存着非常精纯的高浓度的黄金魂雾,只需要小小的一枚,就能够补充大量的魂力。

    所有的金色液体在他的掌心中渗透完毕之后,他身形凌空展动,宽大的长袍迎风砰然展开,他仿佛一只滑翔的白鹤,动作快速而又轻盈,他的脚尖在周围石壁上那些没有白色针孔的局部区块飞快地点地,借助反弹的力量,他沿着石壁快速地朝洞内飞掠而去。

    他的银发被风吹动,仿佛白色风雪簇拥着他的面容,看起来他的银发竟然和那些白色的枯草有些呼应。发出光亮的护心镜,追随着他快如闪电的身影,朝洞内飞快地射去。所过之处,黑暗仿佛被闪光的匕首撕开,洞内充满了银尘高速跳跃的残影幻像。

    越来越多的白色枯草,在银尘激荡起的魂力下苏醒。仿佛闻到血腥气味的恐怖怪物一样,之前石壁上那些密密麻麻的白色针尖一样的圆点,纷纷挣扎出锐利的丝线,变成疯狂摇曳的白色草丝,如同突如其来的暴风雪,肆无忌惮地在洞穴里席卷呼啸。无边无际的草丝在洞穴的石壁上被风吹动着,看起来像是无数死人的白色头发,它们疯狂地甩动,紧紧追赶着银尘的背影,呼啸而去。

    身后那种密密麻麻的声音越来越近,仿佛千万只蚂蚁在啃食骨头的声响,银尘回过头,无数白色长发般的草丝朝自己疯狂蹿动而来,他的瞳孔骤然锁紧,身形不敢有任何迟缓,加快速度朝洞穴深处掠去。突然他眼前一花,前方的石壁上,一大团白色的草丝爆炸而出,迎面朝他刺来,他凌空硬生生掉转身形,朝对面的石壁跃去,他想要用借助石壁反弹的力量,来改变行动的路线,然而,当他的双手刚一接触到对面的石壁,还没来得及用力推开,就听见密密麻麻的蚂蚁爬行般的声响再次响起,他的掌心瞬间感受到一阵密集的尖锐刺痛,他想要收回手掌,但是,大量的白色草丝已经缠绕住他的整条小臂。他咬咬牙,用力往后一扯,瞬间血液腥甜的味道充盈鼻腔,他拖着血淋淋的手臂,不顾一切地,继续往前飞掠。

    整个洞穴的草丝都已经被触发得全面苏醒。

    吉尔伽美什,你在哪儿?

    我知道,已经越来越靠近你了。

    你等我。

    【西之亚斯蓝帝国·尤图尔遗迹·鲜血祭坛】

    直到周围彻底安静,所有的魂力感应都已经消散,天束幽花才悄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她刚刚一直假装昏迷在旁边,但内心的惊恐和骇然,让她的心脏一直剧烈地跳动着,她一度担心会被他们发现。

    天束幽花挣扎着坐起来,她看着正在缓慢合拢的石门,她咬咬牙,跑向那盏已经摔散开来的聚魂玉,她把已经跌落成好几个部分的灯罩灯芯灯座重新组合起来,过了一会儿,温润的绿色光芒再一次重新亮起。

    她开心地笑了,她擦了擦眼里不由自主涌出的泪水,然后快速地朝那个放血的黑色石碑再次跑去。她明白,一旦石门彻底关死,就再也无法打开了。

    她看了看漆黑的洞口,脑海里再一次充满那种千万刀刃搅碎手臂的剧痛。她咬了咬牙,抬起另外一条完整的手臂,而这个时候,一阵诡异的脚步声响起,像是有人拖着重物,从她身后,慢慢地朝她走来。

    天束幽花立刻重新躺下,假装闭上眼睛,透过眼缝,她看见了美艳的、脸上带着血迹的鬼山莲泉,她抓着特蕾娅的脚踝,正慢慢地朝鲜血祭坛走来。

    鬼山莲泉的双眼一片漆黑,而特蕾娅的尸体,被倒着拖行在地面,她曾经光洁妖艳的面容,在地面上擦出一条一条的血痕,整齐的发髻已经在地上拖散,凌乱的头发,在地面上搓动着。

    鬼山莲泉走到鲜血祭坛边缘,抬起手,重重地将特蕾娅的尸体,朝祭坛中央一扔。特蕾娅的尸体重重地摔落在幽冥旁边,落地时发出骨头折断的响声。

    天束幽花没有注意到,尸体在空中划过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圈若隐若现的透明涟漪,仿佛划过了一层某种屏障。

    死了也好,就不会再有痛苦了。

    天束幽花突然悲哀地想到。

    随后,鬼山莲泉眼里的漆黑突然消失了,她整个人像是灵魂被抽走一样,瘫倒在地面上。

    静静等待了一会儿之后,天束幽花小心翼翼地坐起身来,她看了看鬼山莲泉,确认她已经没有任何反应后,她挣扎着将胳膊伸进那个漆黑的圆洞。

    汩汩的鲜血沿着沟渠,再一次充满了鲜血祭坛。

    幽冥和特蕾娅的尸体,渐渐地被天束幽花的鲜血浸泡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