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回:泣血的花蕾

小说:爵迹 作者:郭敬明

    “有人在下面?”麒零看着迅速恢复黑暗的无底深渊,“刚刚你们看到了吗?有一道金色的光亮了一下,应该是有人使用魂力产生的光亮。”

    “走,我想下面就是鲜血祭坛。”银尘说完,朝着无尽的阶梯往下走去。他的脚步声在空旷的黑暗里显得有些孤独。

    “银尘!”麒零忍不住大喊,但他没有停下脚步。

    “银尘,我刚已经说了,这很可能是一个精心策划好的陷阱,你还要这么义无反顾地踩进去吗?”天束幽花冲着银尘的背影大声地说。

    “不管下面是不是陷阱,我都得去。”银尘的声音已经开始有一些回音,“因为这就是我此行的目的。”

    麒零咬了咬牙,跟着往台阶下面冲。

    “你疯啦!”天束幽花扯住麒零的衣服,把他拉回来,她的表情有些焦急,又有一些愤怒,“这么明显一个引诱你们去踩的陷阱,一个一个争先恐后地往里面跳,你们这帮人是怎么回事啊你们!”

    “银尘去哪儿,我就去哪儿。”说完,麒零朝台阶下面走去。

    天束幽花看着麒零远去的背影,她的眼睛微微地红了起来,她犹豫了一会儿,然后跟着往下面走去。

    银尘的铜镜和天束幽花的雪鹰,同时飞舞在深洞里。铜镜和雪鹰都发出光芒,来回飞舞,照耀着范围巨大的黑暗。

    他们终于看清楚自己所在的地方,究竟是什么样貌。

    长方形的地坛四边中心分别有一条很长的台阶,一路延伸,通往位于洞穴底部的祭坛所在。此刻,他们正走在其中一条台阶上。

    这里显然不是一块天然塌陷而成的巨大地洞,而一个精心修建的地坛。地坛一层一层往下修建,各种雕刻精致的巨大神像和壁龛环绕四周,甚至每一层还有走廊和窗户。麒零心里觉得有些毛骨悚然,在这暗无天日的地下,窗户究竟是给谁用的呢?这个巨大的建筑立面居住着谁?或者说,居住着什么?

    没有任何的声响,只剩下他们急速行进的脚步声,和偶尔一两声碎石掉落的声音。

    除此之外,整个下陷地洞一片寂静。

    终于,他们来到了这个凹陷的地洞的底部。

    还没有等雪鹰来回飞舞照耀一遍,巨大的光亮瞬间盖过了雪鹰的亮光。

    一朵又一朵巨大的蓝色火焰从黑暗里跳动出来,仿佛麒零他们的到来,触发了这里的响应。

    地坛底部中心,有十二尊巨大雕像合围而成的一个圆圈,大概有十几米的范围。雕像头顶接二连三燃起的蓝色火焰,照亮了这个一直沉睡的地方。

    其中两个雕像,有一道看起来像是低矮围墙或者是石碑一样的东西,三人此刻朝着那里走去。

    走到近前,他们发现石碑非常厚,说是石碑,不如说是一块巨大的方形石头比较合适,上面有人像花纹和彩绘,但最让人费解的,是石碑正面上那个碗口粗细的黑洞,不知道里面有什么,看起来像是一个钥匙孔,但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钥匙孔未免有点太过巨大了——不过,周围围绕成一圈的十二尊雕像本来就格外巨大,甚至这整个下陷的区域都太过巨大了。

    “银尘,你来看。”麒零走过石碑,走到十二个雕像合围起来的区域边缘朝中心看去。

    一个异常奇怪的地形。

    十二个雕像合围起来的区域是一个圆形,然而这个圆形却是往中间不断下陷的,就像是一个碗的形状,碗的边缘就是此刻银尘麒零幽花他们所站的位置,而碗的中心,则逐渐下沉。碗底被雕刻出极其烦琐复杂的沟壑回路,那些沟壑看起来有半个手掌那么宽,一圈一圈,密密麻麻,环环相套,所有的沟壑汇聚的中心,是一个圆形的石塞。

    这看起来仿佛又是一个复杂的迷宫。然而,和普通的迷宫不同,这些沟壑并不能走通,很多沟壑都支离破碎地断开了,彼此完全不连。

    石碑对面,相对麒零他们下来台阶的位置,有一扇沉重而紧闭的石门。

    “又是迷宫?”麒零看着脚下这个下沉的石碗,不知道该从何下手。本来到达这里,就应该是莲泉告诉他们具体的通关方法,然而……

    “这个一圈套一圈的巨大环形转盘,其实是一个锁,你看地面这些彼此断开的花纹,只有每一圈都转动到该有的位置,这些沟壑才能连接起来,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这些沟壑是用来放血的,只有当血液在这些沟壑里完整流动的时候,大门才会打开。”银尘看着眼前断裂的沟壑,说道。

    “要怎么才能让这些圆盘转动起来呢?”天束幽花问。

    “那个石碑!”麒零突然想起什么,回头走向那个石碑,看着石碑上那个莫名其妙的黑乎乎的圆洞,“要让圆盘转动起来,需要插入钥匙!”

    银尘和天束幽花走回那个石碑面前,果然,那个石碑上,画着一个半跪在祭坛面前的女人将手伸进石碑的图案。

    “把手……伸进去吗?”天束幽花突然害怕起来,她看着那个黑乎乎的胳膊粗细的洞,不知道里面有什么蛇怪虫豸会不会咬自己一口。而且,以刚刚看见的那个凹陷的巨碗一样的鲜血祭坛来说,那血量有些太过惊人。

    “应该是,原来,‘人’就是钥匙。”银尘看着石碑上那个黑洞。

    天束幽花犹豫着,最终还是站在了石碑的前面,她伸出胳膊,纤细的手指并成一团,然后缓缓地伸进那个黑洞,她不知道自己会摸到什么东西,但这种看不见的恐惧,才是最大的恐惧,如果这不是一个浑厚的石碑,如果这是一个透明的石碑,那么,所有人都会知道这个圆洞里有什么……

    天束幽花颤抖着,一点一点地把胳膊伸进去,直到她的手肘卡在外面,无法再继续推进为止。

    麒零和银尘都稍稍松了口气,看来黑洞里并没有什么毒蝎蛇虫之类的东西。

    可是,然后呢?

    没有任何动静啊。

    “伸手进去,转盘也没有转动啊,银尘,你确定莲——啊!!!!”天束幽花突然剧烈地惨叫起来,她拼命地想把手从那个黑洞里扯出来,然而,已经不可能了。

    【西之亚斯蓝帝国·尤图尔遗迹·魂塚】

    特蕾娅睁开眼睛,身边的金色光门渐渐消散。

    她往前走了几步,脚下是无边无际的翻滚的浓稠云海,云海里各种巨大的人形石柱耸立着,上面插满了各种各样的魂器。

    “唉,真可惜啊,好不容易再来这里一次,可惜已经被魂塚标记过了啊,不能再拿点什么好东西了。”特蕾娅低声笑着。

    她看了看四周,没有任何动静,整个庞大的魂塚一片死寂。

    “看来我来早了啊。”特蕾娅沿着山崖慢慢地走着,欣赏着脚下的各种魂器,“不知道莲泉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到达这里啊,最好别让我等太久。”

    她的裙摆随着她的步伐,在地面拖动着,一些小石块被拖在地上的裙摆带着滚动几下,掉到了下方浓厚的云海里。

    “你出来吧。”特蕾娅抬起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眼睛已经变成了混浊的白色,“在我面前,你就不用躲了。”

    山崖的阴影里,呪夜慢慢地走了出来。他笑了笑:“我躲的可不是你哟。”

    “白银祭司不是要我独自防守这一关卡吗,怎么还派你来了呢?”特蕾娅看见呪夜,双眼恢复了正常,她收起嘴角淡淡的笑意,冷漠地说,“白银祭司不相信我一个人就可以胜任吗?”

    “看起来,你来‘晚’了啊。”呪夜的嘴角含着一抹神秘的微笑,衬着他少年般精致而孱弱的面容,看起来有几分危险,又有几分暧昧。

    “来晚了?我还觉得我来早了呢。都不知道要等多久——”特蕾娅说到一半,突然转过身,她混浊的双眼剧烈地颤抖着,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几十根巨大的祝福触手扭曲成一股巨大的仿佛一朵花苞般的形状,缓慢地从她所在的悬崖后面的云海里探了出来,特蕾娅离祝福的距离此刻也就一两米。

    滴血的花苞缓缓上升,然后俯身而下,朝着她慢慢绽放,仿佛一朵娇艳的花朵在离她面前最近的地方舒展着自己的花瓣,触手一根一根打开,剧烈的血腥味瞬间将特蕾娅吞噬。

    “我都说了,我躲的可不是你啊。”远处的呪夜有点可惜地摇了摇头,“而且,你真的来‘晚’了啊。”说完,呪夜转身走进了山崖洞穴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