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回:风斩

小说:爵迹 作者:郭敬明

    剧烈而狂暴的魂力从莲泉身体内部翻涌而出,金色光芒笼罩着她下坠的身体,她整个人像是燃烧着火的六芒星,在暗无天日的地底划出一道诡异的金线。

    糟了。

    强烈的不安从银尘心底升起。他回过头,几根巨大的血舌正从上空激射而下,血舌上密密麻麻的吸盘仿佛一张张蠕动的血盆大口。

    莲泉剧烈的魂力波动被祝福清晰地感知!

    血舌从银尘麒零幽花三人身边几乎贴身擦过,剧烈的血腥气瞬间迎面扑来。

    麒零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血色触手已经将莲泉整个人缠绕了起来,触手仿佛力道强劲的巨蟒,用力收紧。

    空气里传来骨头折断的声音,和莲泉被包裹其中闷声的痛苦呻吟。

    “莲泉!”麒零的半刃巨剑突然从空气中幻化而出,他手握巨剑,正准备出手——

    “麒零,不要动!”银尘从空中变换姿势,双手平展,长袍瞬间被风鼓动,带着他朝上空飞去,迅速靠近麒零身边,他迅速地伸出双手,将麒零朝远处用力推开,就在麒零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几根祝福的触手几乎从他眼前擦过。

    银尘的手臂来不及收回,被触手上的倒刺拉掉一整块皮肤,血淋淋的肌肉暴露在空气里,发出撕裂般的剧痛。

    “我们还没有离开祝福的感应范围,绝对不可以动用魂力!”银尘的声音在剧烈的气流中,听起来仿佛是铿锵的剑吟。

    卷裹着莲泉的触手朝天空收缩回去,莲泉挣扎的身影离三人远去。

    位于最上方的天束幽花企图伸手拉住莲泉,然而血舌的速度实在太快,天束幽花被重重地撞开,失去平衡,从天空上挣扎着坠落。

    麒零收拢双臂,将身体在天空中倒立,下落的速度瞬间加快。他斜斜地追赶着已经加速坠落往下方的天束幽花。他尽力地伸出手臂,一点一点地靠近天束幽花。

    “抓紧我!”麒零冲天束幽花大声呼喊。

    天束幽花挣扎着,尽量维持着身体的平衡,然而半空中的气流狂暴而剧烈,她摇摇晃晃的,始终离麒零的手有几寸的距离。

    麒零伸出手,将自己后背上的披风用力一扯,披风带来的巨大风阻瞬间减小,麒零下坠的速度瞬间加快,他用力地抓紧天束幽花的手腕,然后把她朝自己后背上一带。

    天束幽花借力翻上麒零的后背,她抱着他的脖子,耳边是剧烈的风声和麒零的呼吸。

    “麒零!盾!”银尘朝麒零大喊,然后,他率先从手上释放出一面盾牌,“已经差不多快要脱离祝福的感知范围了,可以使用简单的魂器,不要召唤苍雪之牙!它的魂力太强,会被捕捉感应到!”

    麒零看着银尘,他抓住盾牌背后的皮带,将盾牌高举过头顶,巨大的风阻将银尘下坠的速度渐渐减慢,他瞬间心领神会,于是召唤出一面巨大的盾牌。

    三人在空中高速地滑行着,朝着地面匀速降落。

    银尘和麒零将盾牌变换着各种角度,在空中控制着飞行的方向,他们渐渐飞往垂直的山崖。

    当他们从山崖边上惊险地几乎贴身擦过的瞬间,他们丢掉了盾牌,两人的手上瞬间金光四射,拳刃出现的瞬间,他们就举起拳头,重重地朝山崖砸去。

    锋利的拳刃刺进坚硬的山体,摩擦出飞溅的火星。

    陡峭嶙峋的山崖上,两道笔直下滑的尘埃碎石轨迹,拖出长长的尾迹。

    空旷的山谷,回荡着碎石坠落时相互碰撞的声音。

    很快,黑暗压抑的山谷,再次重新被死寂笼罩。

    麒零挣扎着从地面站起,浑身各处传来清晰的剧痛。他转过身,看看离自己不远处的天束幽花,她已经挣扎着站了起来,她脸上被山石划开的伤口,正在慢慢愈合。

    麒零抬起头,庞然大物般的祝福,已经离他们很远很远。那些如同怪兽的触手,此刻看起来又细又小。整个天空像是一碗煮在血水里的面条,模糊而黏稠地蠕动着。

    “走。”银尘转过身,没有多说一句话,沉默地朝前方峡谷入口走去。

    “那莲泉怎么办?!”麒零看着远去的银尘,着急地大喊。

    银尘没有回头,他的肩膀看上去有些颤抖,他背对着麒零,面容表情隐藏在他倔强而沉默的背影里。

    “银尘!银尘!”麒零的眼眶有些发红。

    银尘没有回头,他的身影渐渐变得越来越小。

    “麒零,我们走吧……”天束幽花小心翼翼地走上来,站在麒零身后方,她的衣服和面颊上,都沾满了泥土和血迹,看起来狼狈而又让人心疼,“祝福正在繁殖期,力量很弱,我相信莲泉可以控制住它的,而且,莲泉还有永生天赋呢……我们就算在这里,也什么都做不了,帮不了,但是,我们至少可以不让银尘独自走进尤图尔遗迹吧……”

    麒零抬起手背,擦了擦湿润的眼眶,一言不发地跟上已经远去的银尘。

    空旷的地底峡谷,上方是不知道已经盘踞了多少年的上古四大魂兽之一的祝福,成千上万血红色的触手交错编织成发出暗红色血光的天顶。

    血色的天顶之下,是毫无生机没有任何植物生长的嶙峋山石,错落的山崖仿佛一颗颗巨兽尖锐的牙齿,三人小小的身影,在山谷中快速地前行着。

    他们正在朝山谷尽头的一个狭窄洞穴前进。

    洞穴开在一个仿佛是巨大环形火山口的山崖底部。

    火山口内部,就是沉睡多年的尤图尔遗迹。

    【西之亚斯蓝帝国·尤图尔遗迹】

    山洞很长很深,几乎暗无天日。银尘的铜镜在前方飞行,照出一小段距离。

    三人彼此沉默着,没有说话。

    山洞的四壁上,不时会裸露出一些看起来仿佛巨大宫殿的边角屋檐,像是曾经有一座繁华的城市,被泥石流吞没了。

    远远地,传来洞口的微光。

    看来快要走出洞穴了。

    直到此刻,麒零才算明白尤图尔遗迹的构造。

    在之前,他们只是直接通过魂塚尽头的石门铜环而瞬间抵达了尤图尔遗迹,他那个时候并不知晓包围着整座遗迹最外围的那些高不可攀的山崖究竟是什么存在,而现在,他明白了,整个尤图尔遗迹被存放在了一个环形山的中央底部。

    三人从山洞里走出来,眼睛适应了渐渐亮起的环境之后,他们的表情变得渐渐苍白起来。

    “迷……迷宫?”天束幽花看着眼前一条深不见底的长方形通道,脸上写满了震惊和疑惑,通道的尽头,看得出来是一个十字路口,分别朝向不同的方向,又分岔出三条同样宽窄的通道。

    就是迷宫。

    “这不是尤图尔遗迹吧?我记得不是这样的啊……”麒零转过头,看向银尘。

    银尘的表情非常凝重,锋利笔直的剑眉用力地皱起,他抬起头,看着通道上方,垂直陡峭的墙壁笔直上升,然后,上空翻滚着黑色的乌云,乌云里滚动着沉闷的雷声和不时闪出的电流。“尤图尔遗迹已经被改造成巨大的迷宫了……”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一种悲哀,又像是愤怒。

    “迷宫的墙再高,也总有顶吧?飞上去,就能够看见所有的路径了。”天束幽花手腕翻转,一只金色的巨鹰飞快地从空气里幻化成形,“也许我们可以从上方突破。”

    巨鹰振动起双翅,朝着天空飞去。

    然而,就在巨鹰刚刚快要接触到黑云的时候,一道粗壮而锋利的闪电突然从黑云里激射而出,巨鹰瞬间被击碎成金色的粉末。

    天束幽花的脸色苍白一片。

    巨大的怒吼声,从身后的洞穴里闷闷地传来。

    “时间来不及了。如果祝福繁殖结束,我们就再也没法逃离这里了。”银尘咬了咬牙,“闯吧!”

    轰隆的雷鸣在黑压压的乌云里翻滚。

    三个人飞快地在迷宫里奔跑穿行,麒零不时地抬起头,企图看见身边石墙的顶,然而,除非把脖子仰到几乎垂直,否则,都看不到石墙的顶端——然而,这个顶端还不是石墙的顶端,只是乌云翻滚的一层封锁而已。

    ——设下这个迷宫的人,早就想好了会有拥有飞行系魂兽的闯入者吧。充满雷暴闪电的乌云,就像是把这个迷宫的顶给全部盖起来了一样。闯入者只能像是小小的爬虫,在千万条分支中选择穿行。

    这样看起来,这个迷宫绝对不是随意生成的。

    麒零正想着,突然被“叮——”的一声打断了思绪。

    他的目光看向银尘,他刚刚抬起手,将一枚短剑钉到迷宫的墙壁之上。麒零反应过来,这是银尘对他所走过的路径和分岔选择的方向,标记的记号。

    祝福沉闷的怒吼时远时近,有时候像是就隔着几道墙壁那么遥远,但有时又像是已经远远离开它的范围,越来越多的短剑被钉到每一个路口的转角,所有被选择的路径都已经记录下来,帮助他们不走重复的路途。

    然而——

    “根本走不通啊!”天束幽花看着前方停下来的银尘,她顺着他的目光,看见了那枚似乎半个小时之前,银尘留下的短剑,清晰地插在前方的石壁上。

    银尘低垂着头没有说话,他背对着麒零,所以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让麒零觉得更加心疼。

    麒零觉得心里的愤怒正在累积,如果现在有一个敌人就好了,如果有一个可以正面对抗的敌人就好了,哪怕受伤,哪怕流血,也比这样被困在这里,完全没有方向没有希望地徒劳奔走要好啊。

    麒零愤怒地朝天空那些乌云空舞了几下半刃巨剑,然后泄气般地在地上坐下来。他心里很难过,鼻子有点发酸,因为他不知道莲泉是生是死,然而他们却被困在这里什么都做不了。

    他抬起头,看向银尘,他本来想要对他说话,但是,却发现银尘惊讶地看着天空,而幽花震撼地看着自己。

    麒零顺着银尘的目光向上看去。

    翻滚的乌云裂开了一道缝隙。缝隙正在飞快地合拢。

    “风……是风……”天束幽花小声而谨慎地看着麒零,“你的魂器……是风源的魂器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