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回:血控完成

小说:爵迹 作者:郭敬明

    【西之亚斯蓝帝国?魂塚】

    从来没有人见过这样的大海。

    如果一定要描述的话,就像是月光照耀下,波光粼粼的海面——只是月光不是冷清的皓白,而是带着血光的赤红。

    而且,这面大海,此刻倒悬在本应该是天空的位置。

    魂塚底部依然是终年不散的云雾,仿佛乳状的大海,云雾之下透出的红光,反射到高高的天空之上,天空的位置,波涛汹涌,粼光闪烁。

    云和海之间,是峰峦叠嶂的突兀山崖,山崖上密密麻麻的各种魂器,发出或低沉或尖锐的蜂鸣。魂器仿佛有生命的水草,轻轻晃动摇曳着。

    如果一定要形容的话,这是一种非常矛盾的诡异感:整个魂塚,弥漫着一种生机勃勃的死寂。

    头顶之上,传来一阵沉闷的涛声,浪涛声越来越近,仿佛有什么庞然大物,正在从天空降临——或者说,正在从海底深处浮出水面,浮出倒悬于天空的水面。

    海面隆起的巨大弧度突然爆炸,海银巨大的头颅从海面探出,它发出低沉的闷吼,巨大的兽吼在空旷的海底峡谷里来回震荡。

    爆炸的水花四散飞扬,如同狂暴的大雨,几秒钟之后,一种从未有人见过,也很难形容的壮观景象出现在这个一片死寂的海底峡谷:一部分水花,朝着魂塚下方的云海坠落下去,仿佛头顶降下的大雨,而另外有一些水花,却像是被什么神奇的力量牵引着,朝着天空再次上升,重新落回倒悬的海面,这个世界固有的物理准则,在这道微妙的分界线处失效了。

    海银张开巨大的下颚,交错的森然獠牙闪烁着**的光芒,尖锐的密齿之间,鬼山莲泉、银尘、麒零、天束幽花并肩站立。

    黑暗的口腔被从牙齿间穿透而进的光线照亮,四人的轮廓被勾勒出一圈清晰的逆光剪影。一道清晰的光的分界线,随着海银张开的巨口,缓缓扫过四人的脚踝、膝盖、胸膛……光芒照到他们的眼睛、他们的眸子里,是坚定的光芒。

    麒零看着脚下翻涌的白色雾气,感觉眼前的场景是如此熟悉,却又如此陌生,仿佛不久前在魂塚里和鬼山莲泉的初遇,已经如同上辈子发生的事情,记忆隔着一层毛茸茸的混浊,像是冬日清晨窗上的寒气,将外面的一切涂抹成抽象的存在。

    “准备好了吗?”鬼山莲泉在带着剧烈水汽的风里,稍微提高了些音量。

    银尘三人点点头,看着脚下距离他们近千米的云海。

    “需要注意一点,从海银嘴里往外跃出的时候,一定要用尽全力……因为刚刚我看到本来一些朝下方坠落的海浪,被此刻我们头顶上方的大海重新拉了回去。我想,应该在海面附近有一个区域,是重力临界点交换的地方,必须跃过那个地方,才能朝下方坠落,否则,会被引力重新拉回海里。”鬼山莲泉朝前走了两步,靠近海银口腔边缘,然后,她双腿用力,朝下方跃出。

    剧烈的风声像是无数的钢针灌进耳膜。

    无止境的下坠感,让麒零的胃像是被整个掏出身体,翻转了过来,剧烈的眩晕让他想吐,快速下坠状态下,连自由正常的呼吸都变得极其困难,鼻翼周围的空气极其稀薄,他不由得张大了口,剧烈地喘息着。

    直到此时此刻,麒零才明白银尘说的压抑魂力有多么困难,之前他原本以为很容易做到,因为平时没有使用魂术的状态下,魂力也是积蓄在爵印中,并不会在周身游走。然而,在如此长距离的自由落体状态下,身体已经出现了各种各样本能的抵抗,魂力自发地从爵印中往全身流动,企图通过魂术的力量来增强身体的抗性……就像是人在不小心被针刺到的瞬间会本能地缩手一样,是一种对自我生理机能的保护,然而,此刻麒零需要做的,就类似于要做到在摘玫瑰花被刺到的瞬间,却不会缩回自己的手。

    他转过头,看着自己斜前方的莲泉和银尘,他们领先自己几个身位,因此看不见他们的表情。麒零勉强回过头,看了看自己身后的天束幽花,她的面容完全充血,剧烈的下坠让她的表情看起来有些狰狞。

    翻滚的云雾越来越近,麒零知道,一旦进入云海之中,就进入了祝福能够感知的范围,必须在此之前,彻底压抑自己体内的魂力。

    麒零闭上眼睛,渐渐地开始忽视自己身体上的不适。

    空旷的海底峡谷,一座又一座千百年来屹立不动的巨大山崖之间,四根金色的丝线,闪烁着微光,缓缓地朝乳液般的云海刺探而去。

    金色的光芒越来越弱,越来越小。

    最后,变成了四个小小的黑点,云海的巨浪翻滚了一下,四个黑点瞬间消失在浓雾里。

    眼前的云雾消散之后,他们再一次看见了那幅地狱般骇人的场景。巨大狭长的峡谷底部,挤满了一条一条又长又粗的蛔虫一样的血红触手,就像是河底密密麻麻的线虫放大了几十倍的样子,一根根蠕动的触手挣扎在血淋淋的浓浆里。

    银尘被眼前的场景震惊了,尽管之前他就知道祝福的可怕,但是,他也没有想到是这样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恐怖。

    “把魂力降到最低了吗?我们已经完全进入它的感应范围了。”鬼山莲泉转过头,对身后的三人询问。

    银尘三人点点头,面容凝重而痛苦。经过刚刚漫长的自由落体下坠,他们裸露在外的肌肤已经被寒风吹得几乎要失去知觉。

    鬼山莲泉深吸一口气,双眼瞬间变成闪烁的金色,她的脖子上也隐隐发出金黄纹路的光芒,催眠天赋发动。

    下方蠕动着的红色肉藤,缓慢地交错着钻来钻去,渐渐分裂开一个缺口,看起来,催眠的天赋正在生效,祝福自己并没有意识到,它的部分触手正在莲泉的操控之下进行着缓慢的位移。

    银尘将两枚女神的裙摆碎片小心地捏在手里,随时准备着催动魂力将它们激发成可以抵御祝福进攻的原始丝绸状态,一旦莲泉的催眠失效,这将是他们最后的一道防线。

    血淋淋的水面也越来越近,那些仿佛一人环抱粗细的血舌近在咫尺,上面一个一个蠕动着的带刺吸盘都看得清清楚楚,还有几秒钟就会完全撞到祝福的触手之上,如果在那之前,莲泉还没有彻底分开祝福的触手群,那么,即使隐藏魂力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银尘感觉心脏剧烈地跳动着,汹涌的魂力在爵印里像是喷薄的火山岩浆般难以压抑。这么近的距离,如果祝福瞬间发动进攻,以它的超高速度和力量,他并不确定女神的裙摆的残片能够抵御这种强度的冲击。

    鬼山莲泉突然双手朝前虚空一伸,巨大的红色蛔虫样的肉藤快速蠕动起来,仿佛拨开风中柔软的柳枝一样,拥挤在一起的巨大触手温柔地分散开来,一口深井般的通道,出现在四人下坠路径的前方。鬼山莲泉的双眼完全看不到焦点,金色光芒在里面仿佛煮沸的液态黄金。

    四人飞速坠进祝福的体内。

    垂直的通道像是一口深井,井壁是交错缠绕着的、不停蠕动的触手。

    剧烈的血腥气味笼罩着每一个人。

    他们持续下坠着,前方依然一片黑暗。

    没有人可以预测祝福的体量究竟有多么庞大。

    如果在穿越祝福体内的过程中,其中有一点点魂力失控的话……银尘不敢继续往下想。他身后两个年轻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甚至都隐约可以听见他们快要跳出胸膛的心跳声。好在还不能感应到他们的魂力溢出。

    “成功了。”鬼山莲泉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弱,“再保持一段自由落体,以保证安全。等越过祝福的感知范围之后,就准备降落。”

    交错缠绕的红色血舌渐渐离头顶越来越远。

    清新而冷冽的风重新灌进麒零的鼻腔,刚刚令人作呕的血腥气味已经彻底散去。

    银尘闭上眼睛,眼前仿佛依然是刚刚围绕在自己周围的无数红色巨大蛔虫组成的肉壁,那种让人几欲呕吐的腥臭,那种仿佛黏在耳膜上的沉闷的蠕动声,视野里让人难以忍受的一片猩红。

    都过去了。

    仿佛从死亡的边缘走了回来。

    鬼山莲泉转过头,她看了看仿佛天空一样的红色祝福,然后收回视线,冲着身后还在持续下坠三个人,苦涩地笑了笑,她刚刚持续高强度地发动了太长时间的催眠天赋,此刻,她的魂力已经处于极低的状态。她甚至自己都没有把握,如果祝福的体量再大一些,自己是否能够坚持到穿越完它整个庞大的身躯。

    她正准备回头,却突然看见三个人同时惊恐的面容,他们的目光里闪动着巨大的恐惧。

    “怎么了?”鬼山莲泉突然意识到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但是她想不起来这种感觉在什么地方出现过。

    “莲泉,你的眼睛……”银尘的声音颤抖着,像是被风吹得摇摆断续。

    鬼山莲泉睁着一双完全漆黑,仿佛黑色墨水浇灌而成的两颗眸子,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们,她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任何的光芒,仿佛最漆黑最漆黑的夜空,没有星光、没有尘埃,只有最深最绝望的黑暗。

    ——寒霜似、呪夜,鬼山莲泉四人已经通过天网找到,他们还潜伏在雷恩天束幽花的郡王府。你们二人即刻前往,分别执行各自的任务。呪夜,你需要趁着鬼山莲泉入睡阶段,将你体内的黑血,滴进鬼山莲泉的耳孔,然后接下来寒霜似你将她突然从睡梦中唤醒,她刚刚醒来的瞬间,是最容易控制的时候,所以,那几滴血液,应该可以达到短暂控制她的效果,呪夜你只需要保证控制她一个固定不动的瞬间,然后以便寒霜似捕获她的视线。明白了吗?

    ——白银祭司,如果只是需要捕获她的视线,不需要我的帮忙,寒霜似自己就能完成。几滴血液就算进入鬼山莲泉的体内,在她强大的永生天赋之下,就像您说的,也顶多只能控制她短短的一个瞬间,没有太大的意义。而且她有永生回路护体,我的血液在她的体内无法繁衍增生,会被排异消灭。如果您是想要控制鬼山莲泉的话,除非清空她体内的魂力,否则,以她体内丰沛的魂力强度来说的话,我可能需要替换掉她身体里至少四分之三的血液,才能勉强让我的黑血和她体内的永生血液对抗,从而达到控制她的程度。

    ——没关系,这几滴黑血,只是埋下的种子。现在还没有到春天来临的时候,还不需要发芽,只需要蛰伏。很快,鬼山莲泉就会迎来一个魂力剧烈耗损的时候,她身体里的魂力会大量消耗,让她的身体变成一个完全没有防御力的“空城”,那个时候,你就可以操纵这几滴黑血,让它们迅速在她体内繁衍滋生,从而全面浸染占领鬼山莲泉的身体,完成血控。

    ——是,白银祭司。

    ——是,白银祭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