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Chapter 148

小说:破云2吞海 作者:淮上

    “……鲨鱼在镇外准备进山搜万长文的制毒工厂, 他们有各种冲锋|枪和土制|手榴|弹,必须立刻安排抓捕……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吴雩刚呕吐过的嗓子非常哑,声音还带着急促的喘息:“大部队呢?武警呢?你不该来的, 太危险了!”

    洗手间狭小破败,昏黄灯光下, 只有他们紧挨着注视彼此的脸, 外面寒风呼呼地吹动窗框。

    步重华低声说:“我现在应该亲你一下, 然后再狠狠打你一拳……”

    他低下头,在那冰凉的嘴唇上印下一个亲吻,两人呼吸颤栗纠缠。

    吴雩大睁的瞳底甚至映出了他的眼睫毛,然后步重华略抬起头, 掌心用力摩挲面前狼狈憔悴不堪的脸, 仿佛在含恨琢磨应该往哪块儿打似地, 轻轻说:“但我舍不得。”

    洗手间门被轻轻拍了两下,然后开了, 宋平探进头:“咳咳!”

    步重华一使力拉吴雩站了起来,跟宋平快步走出卫生间,穿过仓库一排排堆满各种零件的货架,转过拐角只见一道布帘, 掀开后赫然只见几位专案组成员及便衣特警, 那个穿羊羔毛大衣的汽配店“老板”也赫然在座,正一脸严峻地调试技侦设备,见他们进来,立刻端起手边刚整出来的一大杯温盐水示意吴雩喝了:“时间很紧, 外面拖不了多久,情况怎么样?”

    这是吴雩连夜逃出津海后第一次和这么多公安局的人站在一起,刹那间有点本能地瑟缩,心想:他们这么信任我吗?

    但这时候已经没时间让他多想了,吴雩边喝温盐水边把鲨鱼的人员、装备、火力情况简单清晰叙述一遍,包括另一辆车已经出发去分头买钉胎的事。当他说这些的时候边上所有人都在埋头迅速录音做笔记,间或有人匆匆出去压低声音打电话,应该是在紧急安排特警前去鲨鱼藏身的地方进行抓捕。

    宋平问:“你知道万长文的工厂到底藏在矿坑的什么方位吗?”

    吴雩摇摇头:“鲨鱼有详细路线图,但他防着不让我看,整个团伙中只有他一人知道到底在哪。”

    几个专案组成员互相凝重对视,都知道这意思是什么——以吴雩的专业能力,连他都无法偷看路线图,那可见是鲨鱼藏得有多严实了。

    放虎归山再难抓,决不能冒让毒贩进山的风险,必须赶在鲨鱼得到钉胎、出发动身之前就把他抓起来!

    “没事,我们立刻派特警去你刚才说的地点去对鲨鱼实施紧急抓捕。”宋平看了眼表:“另外这镇上所有轮胎店汽配厂我们都已经派人潜伏布控,只要看到你刚才提供的车牌号,就立刻想办法拖住他买钉胎的手下,为抓捕鲨鱼争取时间。”

    宋平面朝着吴雩,揶揄地冲步重华一努嘴:“还是多亏了步支队想到这一点,他为了早点定位到你……为了早点定位到毒贩,也真是拼上了,从昨天早上到现在就没见他睡过觉!”

    步重华不知从哪里找了两支葡萄糖和几块巧克力,正低着头往吴雩裤兜里塞,两人同样满是擦伤、冻疮和枪茧的手在衣摆后紧紧握了一下。

    这时一名特警匆匆而入:“报告!抓捕组已完备出发,二十分钟后抵达鲨鱼藏身点!”

    “宋局!宋局!”另一名技侦蓦然抬头:“明光路汽配店潜伏点传来消息,目标车牌已进入视野,三名毒贩驾车前来买钉胎,两名已经进店!”

    专案组霍然起身,宋平当机立断:“通知伪装人员,尽一切力量拖住他们,快!”

    简陋的仓库角落瞬间陷入紧张忙碌,步重华拉着吴雩退了几步,退出布帘外,两个人面对面站在堆满了轮胎的货架下。这个角度能让他们随时注意到专案组那边的动静,但又不会被人听见他们的话音,吴雩双手被步重华握在掌心里,心脏突然怦怦跳起来,张了张口却又没说出话。

    局势是这么诡谲不明:受命抓捕鲨鱼的特警还夺命疾驰在路上,几公里外另一组警察正竭力拖住买钉胎的保镖,从他“上厕所”进来到现在少说也过去十分钟了,外面店里的阿ken肯定已经起了疑心……所有人都在全力以赴,每一秒钟都珍贵紧张,如同倒计时的定时|炸弹悬在头顶滴答作响。

    吴雩知道自己现在应该说什么,但他贪婪地看着步重华,听见自己小声说出口的却是:

    “……我昨晚梦见你了……”

    “梦见我什么?”步重华顶着他的额头低声问,像是怕惊醒此刻短暂的梦境:“梦见你拉着我从那栋着火的房子里拼命往外跑,把我藏在那个树洞里,叫我一定要活下去吗?”

    有刹那间吴雩以为自己听错了,紧接着从那双好看的琥珀色眼睛里看见了自己表情空白的脸:“你怎么——”

    “你在我父母墓碑前说我是你见过最完美的人,其实不是这样,你才是我平生见过的,最完美、最英勇、最高不可攀的人。”步重华一只手攥住吴雩修长而干裂脱皮的手腕,一只手发着抖摩挲他乱糟糟的鬓发:“你知道我最开始是怎么爱上你的吗?”

    步重华从来没有说过我爱你三个字,吴雩呆呆地望着他,好像突然丧失了听懂中文的能力。

    “我俩在丰源村调查郜家被人放火的那次,我呆站在火场里,整个人几乎废了,是你砸开门去拔锁、护着平民奔上楼、当头一耳光把我打醒叫我跑,那天晚上被邪教围攻时也是你挡在前面叫我先走,你来断后。那个时候我看着你的背影,觉得这世上怎么会有人那么神勇,真的就像战神一样。”

    步重华看着他,尽管因为连日奔波而满身风尘,但眼底却满是眷恋。

    “后来我想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动心的,也许最初就是从那一瞬间开始的吧。因为爱意最初都建立在敬佩和信任上,所以你对我来说不仅仅是共度一生的爱人,还是我同仇敌忾的战友、并肩作战的知己、生死相托的伙伴……你几乎占据了我所有感情的全部。”

    吴雩嗫嚅道:“……我也……没有那么……”

    步重华伤感地笑起来,问:“还记得你把我藏在树丛里,自己迎着歹徒往树林里跑的那个夜晚吗?”

    当然记得,那血泊中的夫妇、滚滚烈焰的黑烟、走投无路时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悬崖山谷,曾经无数次出现在他的噩梦里。

    那是年幼的阿归第一次纵身扑向死亡,也就是从那一次起,他的整个人生都在不断向着那深渊坠落,向死而生。

    “我看着你跳出树坑,全身鲜血,拼命冲向那些毒贩追来的树林,一下就消失在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从那天晚上起我就一直追着你的脚印往前跑,像是不断追逐火种,一刻也不敢停。”

    吴雩好像是做梦一般被紧紧拥抱着,脸颊贴在步重华衣襟间,鼻腔里满是熟悉好闻的味道、他听见步重华声音有些奇怪的哽咽,每个字都好像直接敲在他酸楚的心尖上:“我追了二十年,才终于追上你。”

    “不管再危险我都会来接你,你梦里都叫我了,我怎么能不来?”

    吴雩一口一口吸着埋住他鼻腔的味道,像雪松一样凌冽、雨林一样醇厚芬芳,仿佛这样就能驱散自己咽喉里不断绞紧的酸楚和苦涩。

    那好几秒像几个世纪一般漫长,他终于慢慢伸手反抱住步重华。

    那动作很轻而且充满了犹豫,但就像一针无穷的勇气和信心,被直接打进了步重华的心脏里。他立刻更紧、更用力把吴雩勒向自己怀中,仿佛要藉由这个动作,抵抗即将到来的暴雪与动荡,从此永远再不分离。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通向店铺的仓库门被哐哐拍响了,隐约传来大声喊叫的动静——是阿ken!

    吴雩整个人像触电般一颤,步重华立刻握住他的手,用眼神示意他不慌。

    与此同时专案组也通过监控看到了前面店堂里的情景,布帘后一阵骚动,那个汽配店“老板”风一般卷出来,神情严肃紧绷:“那保镖起疑心了!快!他要砸门了!”

    步重华迅速压低声音:“抓捕组情况如何?”

    “步支队快去,特警刚从目标藏身地传来现场指挥。”老板一把抓住吴雩:“跟我来!”

    哐哐哐!哐哐哐!

    “喂!吴哥!”阿ken用力拍打那扇破旧的木头门,脸色惊疑不定,竭力装作若无其事的语气却一声比一声急:“吴哥你在哪?你好了吗?你再不出来我就——”

    咔哒一声门开了,阿ken砸门的手一下挥空。

    吴雩脸上手上都湿漉漉的,像是刚用冷水洗过,边抹鼻端下的水珠边皱眉问:“怎么了?我在跟老板看货。”紧接着便转身向仓库货架走去。

    老板正抱着一个轮胎蹲在地上,皱眉苦脸说:“真的不是翻新货啦,你看看这个牌子,这个质量,这个光滑度……”

    “你没事吧吴哥?”阿ken紧追在吴雩身后,狐疑地眯起眼睛,“怎么去了这么久,你吃坏肚子了?”

    吴雩说:“没事,冬天太干刚流了点鼻血,你看这不洗了脸么。”

    说着他也不再理阿ken,蹲下身用指甲扣了下钉胎上的花纹,皱眉道:“你这不像是新胎,胎毛都快没了,刀槽看着也不对劲。你这生产年份的钢印是打了重新贴的吧?别动!是重新贴的吧?”

    老板不干了:“干嘛,干嘛!你去镇上问问我们店是不是有名的诚实守信老字号,怎么可能是翻新胎?这镇上还有哪家做我们家德国!马牌!……”

    阿ken频繁看表,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窗外天色也越来越暗,终于忍不住低声催促:“吴哥,我看要不就拿下吧。时间已经不早了,老板那边毕竟还等着……”

    “不行。”吴雩冷冷道:“翻新胎容易爆,走山路会非常危险,出事是我担着还是你担着?”

    阿ken登时一哽。

    他知道鲨鱼对这个几乎弄死过马里亚纳海沟的传奇卧底是有一定容忍度的,说不定还隐约有些其他的心思——但现在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如果待会在山路上真的翻新胎爆了,不仅鲨鱼不会放过他,眼前这个画师也一定会趁机把他弄死!

    “——你看嘛,你看嘛!”老板也急了,从货架上噼里啪啦滚下来十来个崭新的轮胎,一股脑全砸在地上:“这不都是货真价实的新胎?哪个是翻新的你说?你说?!”

    阿ken站在边上,眼神里隐约的狐疑和焦躁越来越掩饰不住,这时冷不防手臂被人一拉,只见是汽修店老板脸红脖子粗地把他拉住了,一副不说清楚决不罢休的架势:“帅哥你别光站着,你来评评理——我这轮胎哪里像翻新的了?啊?你来评评理?!”

    与此同时,四十公里外,镇郊旷野。

    一支二十人的特警行动组借着地形掩盖,从各个方向分散埋伏,向远处山脚下隐约晃动的目标迅速推进。

    “指挥中心指挥中心,这里是抓捕组第一观察分队。”廖刚匍匐在地,在草丛中对着无线电低声汇报:“我们已经赶到现场,后面十六支特警分队正全速赶来,目标尚待确认,完毕。”

    频道那边滋啦几声,宋平的回话也不太清楚:“目标应有三辆越野车,毒贩三十四名,配备高机动性火力!你方随时汇报情况,完毕!”

    “艹。”不远处杨成栋咬牙低低骂了一句,“真他妈会躲,这大旷野空地的,待会怎么发动围剿?”

    这会天色还不够暗,附近一马平川的平坦地势又不像城市高楼,光秃秃连个掩体都没有。连这支二十人的观察小组都是靠匍匐前进上千米才勉强靠近到这个距离的,待会大批特警赶到,怎么可能不被远处的鲨鱼发现?

    廖刚沉思片刻,一咬牙抓起无线电:“指挥中心指挥中心,这里是观察小组廖刚,附近地形极不利于大部队赶来围剿,可能必须发动夜袭。现在天色还太亮了,后方能拖到什么时候?!”

    通话另一端,专案组所有人脸色骤变,同时望向窗外——

    此时是下午四点二十。

    冬季天黑得早,但荒郊旷野没有光照遮挡,起码要到五点半后才能满足夜袭条件。算上毒贩买完钉胎开出镇的时间,两个汽配店里的伪装人员都起码要再拖半小时!

    步重华面沉如水,抬手示意带着指挥耳麦的专案组成员不要出声,然后摸出手机迅速输入一条文字信息:

    【钉胎调货艰难,务必将交易拖到五点,不可惊到顾客。】

    他点击发送,收信人孟昭。

    与此同时,数公里外,明光路汽配店。

    嗡!

    带着“娘家妹妹”边烤火边守店的“老板娘”看了眼新消息提示,不动声色收起手机,笑着撩了把头发:“所以您二位是要橡胶钉胎是吗?”

    其实这家汽配店规模很小,门牌也相对破旧,三条街外就有一家更新更大的轮胎店正促销营业,是专案组和特警重点布控的目标。

    但谁想到十分钟前,毒贩的车在那家店门口绕了一圈,竟然又专门折回了这家柜台后只坐着两个女人的小店铺,其原因自然不言而喻。

    “——是,照着我刚才给你的规格要十二个,现在就要。”

    一个穿褐色夹克、理平头、脸上有道疤的男子往柜台上扔了一沓钞票,面相阴森隐含凶悍,冷冷道:“十分钟内给我搬上车,动作快。”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2-09 21:40:46~2019-12-10 23:28:1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舞落随风 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吴雩的奶黄包、juqcoo-、江停的棋友、silvia慕希、sugarrian、吱吱喳喳、aoooko。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樱桃啵丸子 3个;云不世、naolla357、鹫时呀、花七 2个;今天吞海更新了吗、漪羅、威武霸气月牙儿、美丽阿柠、鹅、juqcoo-、浮光、夏x章、江有似青雲、球球球球球球球可、茂茂小肉包包、雯雯、刀鱼小馄饨、橙鹰、陌尘、希_希、考拉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希_希 3个;今天吞海更新了吗、淮家受都是我宝宝 2个;鲤寺、六九缺一、毛球毛线毛钱、渟渊、风兮、nc退散、juqcoo-、灵渊哥哥nmsl、停雩的奶黄包、喵与鱼的碎碎念、风染、吴雩的纹身、四之川、治不孕,找雩停、归杳楠、啵、雨女无瓜、玖玥晞、刘朵朵、wwc123、aoooko。、狗倾书、dworange、depression、、叶叶叶如故、玟宝宝、消小消、天南星、ava.、清水的呆、狗蛋开文踢我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四倍弱冰 55个;治不孕,找雩停 17个;玲珑坠、珏素兮 10个;春华秋实-沂水舞雩 9个;君离笑 8个;吴雩无求、bing蹦三天 7个;妖荼、蛋白是白的、兔兔兔子、雨女无瓜、沟渠 5个;盐渍阿桃 4个;受受相遇、-散尘-、葱花鱼太难了嘤嘤嘤、miss-m、淮老师最棒最迷人、铁打的小超人、月兮溯流光、rui蕊蕊蕊的蕊 3个;唐梓小盆友、tnnh.、明生、又香又甜、常存、turtledove、秃咸鱼、寒风朔雪、wwc123、六九缺一、夜雨微凉617、allah、少浣、想吃小馄饨的童童、冰下的蕾蕾 2个;41186046、添哥你真行!奥利给!、天涯、风兮、、卢老叁、f酱酱、水清水扶酒、千山唤行、容曦、言寺水登、白甜甜的小甜甜、呦呦鹿鸣、飞星过水白、葱花煎鱼、波酱、koubunka、玉阶生白露、秋鲤鲤、不要欺负吾雩!、吴彩虹吴鱼鱼、何小邪、李大炮炮炮炮、山牙子的灵魂小老婆、啃石头的兔子、40728958、阿楽。、evak、沐雩不是木鱼、东方镜君、可爱雩?、馨冉、梵犀、怀瑾、裴之之、相思无尽处、监考官xy、hazelsette、妈妈我也想玩奇迹停停、和光同尘、#kid、18387394、41276181、持续自我厌弃中、nc退散、小脑被狗吃了、冰糖咖啡、安定猴、哄哄、骆枭、朴轩轩啊喂、发发小号、z.u.coco、叶君,韶华逝、步雩、der_schatten、1108163、算了、正版沉荩、鲮鲤、葱花鱼要永远在一起、hyule、洋葱57、雯雯、千面妆、吧唧吧唧鱼子酱、杜沈言、32779181、水夏、掵殄、盛夏白瓷、庭雪森曜、32020820、antu、xiaodaode、depression、、江教授的保温杯、30587914、紅山刑房的畫師。、在下崖崖、葱花撒在鱼身上、假装自己是只喵、是来人、283、ruka000、mm木头、蓝色颜料、朱朱、沙雕无罪、洛南苑、孟温礼可可爱爱没有脑、咩团团、舞猾、蝉时雨fasiie、小火没有苗头、热爱清新克苏鲁的小坚、玉面小阎罗、uni_、?jocastaq?、朱砂痣、爱不点灯、坂田金水、angle30°、echo小木、临安初雨未霁、老林头、porridgi、霸道警草俏警花儿、岑桑柒、meow、薛定鳄的鱼干、我嗑的cp都是真的、舔海行动、芋圆今天吸?了吗、空想肥闲鱼、pax琪、夜岚海、天上人间の光、27164205、噢吼、长月烧酒、22555862、laynos、曲终人不散、36312882、绿茶冷面、今天葱花鱼ao3了吗、36897763、以沫、捕捉甜文小可爱、夜小豆、徂川、盛望我老公江添是他老、葱花的闪耀鱼鱼、幽灵、穿堂风、清水的呆、竹敲秋韵、算辽、ruyouuuu、甜甜的旺仔、阿幻熊、y_ng_____、停云霭霭成江峫、夜雨吃吃、钥砂、瑶山xxx、与先生恋爱、orangebear、消愁、naidiw、km18yj、影の像、崽崽、啊姝姝姝姝姝、逆毛楠、维萚、ating、倾斜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横刀 160瓶;洛南苑 130瓶;鲤寺、悄咪咪改个名儿、烦烦今天早睡了吗 80瓶;柒青灯、老汉尼拔 70瓶;龙生九子*貔貅 65瓶;流连无言 60瓶;未见清明 59瓶;凉凉不冷、落落梨 50瓶;-浅lir 46瓶;燕_yan. 44瓶;半?、diamond洙、泠岚、椋 40瓶;硯安、f酱酱 35瓶;-赖柳- 33瓶;香菜梗梗 32瓶;漆年、cicy、39670082、预购假发不得之、吞海别刀了icu不够了、旺仔软糖、゜(?;w;`)?、翛翛、归杳楠、风染、chocolate、荼川、凉柚° 30瓶;万期 29瓶;长命百岁苏沐秋.、谷静风 26瓶;白术、一一、.喵 25瓶;yoona 24瓶;榆西西 23瓶;祁麟 22瓶;bttzp、阿幻熊、一颗大柚柚柚_、kristeny、钮钴禄·葱花、紫苏、祖传大力丸、天上人间の光、须弥、葱花煎鱼、昊雩、慕凉、三三得九、菏玖试图努力码字、追更太苦了、芋圆今天吸?了吗、gn、在水一方、喂喂别抢我的菠萝啊喂、小脑被狗吃了、本用户懒得取名、和葱花抢鱼还是和鱼抢、大岛元太、張涵、淮老师最棒最迷人、果sama、沈子楼、甜饼全是盐、启明启明哎呀、浮光、花生米、梅溪湖水质管理员、28550141、却离.、雨花石、quantum、非茶即水、道枝骏佑、吴雩的纹身、29340635、祁醉和于炀的证婚人 20瓶;31814613 19瓶;初闻不知曲意、坂田茜、安素 18瓶;橙辰、顾正秋、莫辞、清月晓、昶夜 15瓶;四小姐 14瓶;妧胥、七海、雁长靖、再改告诉妈妈 12瓶;张起灵、枫染晴川 11瓶;步小花、棒棒糖的秋天、旋转柠檬草、草莓捧着糖水司南、坚果、vivi、30872699、秋水长天一色、苏眉soulmate、northoftheuniverse、akari、在下崖崖、鑫月、噢吼、ggad、风台雨来、予浠、海风、青山不改、夕薄、hyule、晨凉、苏苏苏苏苏格子呀、一个可爱的老木、lj、星辰、lesouvenir、鸭、林春阳、豆豆小少爷、blackhey、斯人荼蘼、徂川、逆毛楠、象谷、岭云莧鹤、穆溺chengi、叶子叶梓凝、小勋_、清水的呆、黑幼、聊将锦瑟记流年、埥衍、秋秋秋、cinderella、jin、听祁醉讲故事、我爱停停、叶君,韶华逝、一只甜甜的药丸.、123木头人、落草为蔻、宁橪、我爱贝利、迟木、京京、安凌、早近持觞、兔子吃萝卜、顾淮祁、竹林木木、shackles、橙粒浓、27262086、我家狗狗会咬人、xlmtyfdzcllwy、president、青雀无尘、gy、winkelf、糖醋鱼、玫瑰芩、凌锅锅、昔木、爱阅读、加饭+++、水深谦割、gone2006、寄黛、一世长安、eve.、沙雕无罪、铁打的小超人、双鱼座米妮、顾长亭、小陈小陈评论不沉、纪鹤、晴天见、可爱的人。、霜降、云兰凌、chloe、江江江、爱豆少年、41146913、薄莫白、jessie、云生初上、丁小猴儿、麦冬、shdidnxh、广陵散、今天吃肉松了吗、闻舟哥哥真甜、、爱是不腻。、雾润嘉木、&星语&、koubunka、三废3fei、orangebear、巴乔乔巴、转瞬即逝、40895085、3w、江南水龟、啾啾、春华秋实-沂水舞雩、青香、玖、毛球毛线毛钱、suzy、唯一、1139554、anne、aminta、莫得感情杀手的崽儿、颜末、lukook、uni_yy、悠胖悠胖、吃枣药丸、antu 10瓶;喵丞丞的小兔子乖乖 9瓶;季今朝、权公子、coolwater2012、风中细雨、顾拙言 8瓶;江教授包的小馄饨、一只青梅、mikrokosmos、華華薇、严峫怎么这么可爱、艾小甜_sweetsky、30004477、兔飞与猫丞、阳光、木头初二 7瓶;珩清清、是喻九九九九鸭_、zeiry、给我一本书、淮庭、~~、米哒 6瓶;花椒头头、苏窈sy、泰西、lesley、江停我的宝贝、你看看你那个作死的样、腐朽、卫小庄崽、柯斯韦林、君倾倾、nice云上的lily、啦啦。。、静里乾坤、奥利奥小甜饼、小雩儿、33961131、容曦、苇燕、厌离.、脚丫、顾小白、宵明、骆枭、南楼窗、刘朵朵、肆、弥生小宓、嘎啦嘎啦、手术刀加强版大萌砸、38831554、洛北执、akimoto 、得想个办法绿了严峫、叶飘零、小火没有苗头、明玥倚筝、38916453、董小董、离离、晓晓晓、85、停云行海、程警官的小警帽、smop、国教学院院长、瑞诗欧个性定制家具-、lan归途、折口盐、劭戚_faith、哔哩吧啦、归倦、姌嫋、velvet、峫不压正 5瓶;ss、花妖林林深林、莳闲、落花时节、啊啊啊啊啊、兰陵昕薇、青衣少年三十六、茶茶 4瓶;之恒、不乖、孤枫残叶、将离、三岁大孩子、13469013、清清、伊、41077526、不要欺负吾雩!、江辰儿、夜兔神乐_饭、啦啦啦柯啦啦啦、莫爱米乐、生活质量有待提高的杉 3瓶;玉阶生白露、君蓝、是soda呀、天涯明月、25510930、薄荷_mint、赜渊、妞妞的扭、小雪花、蒋丞选手、允归、灼灼琉璃夏、(╯‵皿′)╯︵┻━┻、顾小轴、鲨鱼的mr.right黑桃k、36476058、猫丞丞的兔飞飞 2瓶;曼梵、严不大弟媳粉头、贝母、我嗑的cp都是真的、专业暖jio机、谁谋杀了帅气屠夫、shiofumi、晓梦大师、念桥知生、km18yj、巳辰、酷爱、ydfq、落夕、无名、云清.、隔壁表哥、。260+呀、猫影影88、40151323、41186046、严江忠粉、晨曦、41181067、库房保管员、盛夏白瓷、九九、玘靈、31847029、梦比糖果甜、恋桃乌龙茶多加冰、34258929、小菊花、cecilia、你撕大可爱、小九的萌芽、择明、小嘟脸白二哥、木子邪、沉迷仙女、rin、小郁、怀瑾、黄不白、刈碎、白骨花儿、小鱼饲养家、ナナ、3094427、缪音、一见你就笑、楠迟、停峫雩目击秦川吻林炡、你看见你、不知名人士、停停的普洱茶、miss-m、八十、benben、柚子、啊恙、溢芳香的瓶子、音、不在线、小無sama、庭树、破云女孩绝不认输、玛格丽特辣子鸡、七月噗噗、小可?爱`、月兮溯流光、ぞ泺缡ベ、南乡子兰、喝老同兴吃东星斑刀鱼、ruka000、ei、暖风·风、卷毛熊、游鱼出听、钓雩执法、庭雪森曜、岁月旧曾谙、流光不易把人抛、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